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寒芒
    此时的韩易陷入了纠结,他从来没有考虑过该使用何种武器,对于武器也仅限于在书籍上看到的那样。

     他想像吕布手持方天画戟那样的霸气,也想像赵子龙那样手持长矛七进七出时的潇洒,或者手持飞镖杀人于无形之中,刀剑也在考虑之中,或许手持扇子,一身白衣做个英俊潇洒的公子哥也挺好,再不济也可以像东方不败学学,手持杏花针,抛个兰花指什么的,想想都觉得寒碜。

     “考虑好了没有?认真考虑,我不会干涉你的任何决定。”施老问道。

     “没。”

     “我就知道你心里没底,遇到这种时候,不要慌,既然你决定不了,我们不妨让老天来决定。”说着施老拿出了纸,把韩易所想的武器都写在的上面,有刀,枪,棍棒,剑,等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武器,韩易也没听说过。

     “原来老师所说的让老天来决定指的就是抓阄啊!”韩易心中菲薄到。

     由于是正方形的纸张,施老将纸张沿着边缘对折两次,让韩易闭上了眼睛。

     施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在纸上写下了剑、剑。剑。剑、还是剑的纸条,大约有十几张,趁机塞在了纸张之中然后佯装淡定道:“每一种武器都有一直对应的纸条,几率是公平的,至于你能选到什么样的武器,完全取决于天意了。”

     接着把所有抓阄用的纸条摆在韩易的面前,韩易小心翼翼的从中取出了一张,然后睁开眼睛,缓缓的打开了纸条上面写着“枪”。

     韩易倒是无所谓,但是施老的脸色都变了,这难道真的就是天意吗?

     在韩易的注视之下,施老不情愿的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把长枪。

     只见长枪枪长七尺二寸,其中枪头为八寸。枪头上尖锐,其下部有侧向突出之倒钩,钩尖内曲。枪杆长六尺,粗圆径为四寸,以木制成,杆尾有铁鐏,长四寸。

     虽然看不懂,但是韩易还是说了句”好枪“,拿在手里,居然有些下沉。

     “长枪基础招式分为拦、拿、扎、刺、搭、缠、圈、扑、点、拨,在打斗时,因为枪杆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弯曲,所以在对手格挡住枪头的刺击以后,手腕翻转,枪头会以较快的速度绕出弧线,贴过对手的格挡物继续完成刺击的动作,攻的优势在于此;对方的重兵器进攻,枪杆抵挡过程中,适当的弯曲又会卸掉一部分劲力,防的优势在于此。”施老还是耐心的解释道。

     未了,又说了句。

     “怎么样,不想要的话我们可以再抓一次。”

     看着韩易在摆弄长枪,施老还是有些不死心。

     好一会儿,施老仿佛做了什么决定一样,从戒指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对着韩易大声的说了一句“接着!”

     正在摆弄长枪的韩易听到施老的话,还没来得及反应,下意识的丢弃手中的长枪,接住了抛来的长剑。

     下意识的韩易拿起手中的剑就是一阵攻势,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就在下一个动作时,韩易右手一阵抽搐,没有了右手的控制,剑飞了出去。

     施老大叫了一声“好”。

     而韩易只能任由右手疼痛,刚想拿左手去捂有才,才想起来左臂还有重伤在,这左臂一动,仿佛拉伤一般疼的厉害,左臂疼的比右手还厉害,不得已韩易又拿右手捂住了左手,仿佛疼的那叫撕心裂肺,只剩下施老一个人在风中凌乱。当然山洞里是没有风的。

     即使这样施老还是很高兴的。

     漫长的一段时间就在韩易左右手愉快的互捂之中过去了,停下来的韩易用着那种幽怨的目光看着施老,活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小媳妇。

     施老咳了一声,难得的不好意思。

     “你第一次用剑把?”施老突然严肃的问道。

     “对的,老师,我就是第一次。”韩易也觉得不可思议,从未碰过剑的他居然把剑舞的那么顺手。

     “我看出来了,之所以你会突然把持不住剑,是因为你从为碰过剑,会舞剑完全是你下意识的进行,这就说明你和剑有缘,右手手心劳宫穴是一出特别的穴脉,用剑之人必须长久的练剑才会把劳宫穴打穿,若是从劳宫穴未打通的人使用的话就会遭到反噬,就像你刚才那样!“

     人体真是奇妙,韩易默默的想。人体就像是一处未知的宝藏,需要我们不停的探索又是如此的神秘。

     “那我该学什么?剑还是枪?“韩易问道。

     “当然是剑啊,你也看到了,你对剑的天赋如此只高,不学剑真是可惜了。“说着一脸期待道,好像韩易不学剑就对不起他一样。

     “老师不是说听天意的吗?”韩易反驳道。

     “你要知道靠人不如靠己,老天也靠不住,而且不是说了吗,我命由我不由天,事在人为。更关键的是你也看到了,要学会依靠自己的判断。”施老为了能劝住韩易学习剑道,又开始胡言乱语了,至少韩易是这么想的。

     不待韩易反应过来,施老立马把长枪收了起来,只留下那把剑。

     韩易当然懂得施老什么意思,自然不会故意说出来。

     看着这把好剑,韩易虽然看不出什么名堂,但是却感受到剑的杀戮之气。

     此剑名唤寒芒,剑长三尺,剑身玄铁而铸及薄,透着淡淡的寒光,剑柄为一条金色龙雕之案,显得无比威严,剑刃锋利无比当时真正的刃如秋霜。可以说吹毛断发,无坚不摧,削铁如泥,也不过如此了。

     看的出剑的锋利,倒是让韩易有些喜爱了。

     “今日我讲的这些你要牢记,剑术一般分为“站剑”和“行剑”两大类别。“站剑”一般指持剑者立身一处,沉稳而似雕塑,动则迅速敏捷;而“行剑”则相对显得停顿较少,动作连续不断,均匀而有轫性。同时剑还有长穗、短穗之刀,穗又称穗袍,它的作用是舞动以惑敌,演练时显得龙飞凤舞,形象优美。”施老的话诚恳而严肃。

     接着又道:“剑法都是先人创立的用剑技巧。剑的基本招式有,劈,斩,截,撩,挑,钩,刺。穿,抹,扫,点,崩,挂,云。这些招式随便组合连续起来就是剑法。其中实用的劈,斩,截,撩,挑,钩,刺。不太实用的穿,抹,扫,点,崩,挂,云。练剑即是练心,即以身领剑,乃练剑之要。统而言之,剑术之招式主要可分为劈、砍、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压、挂、格等十几种。其特点是刚柔相济、吞吐自如,飘洒轻快,矫健优美。敌对时候往往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杀人于无形。”

     施老认真的讲解着,眼神里又好像充满着什么,似乎是憧憬,又好似包含着别的感情。

     韩易并没有打断施老的回忆,他看得出老师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起码韩易知道这便宜老师绝对是一个用剑高手,否则就不会那么推崇剑道了。

     隔了好一会儿,施老才接着说道:”剑法复杂而多变,我将其分为四类,分别是劈剑、刺剑、撩剑、扫剑。等到你伤势好了之后,我便开始教你学剑。“

     韩易闻声应答。

     又是一阵沉默。

     “你的祖上绝对是用剑高手!”施老肯定道。

     “何以见得?”韩易问道。

     “你从未接触过剑,但却下意识的能够舞剑,这完全是祖辈深到骨子里的剑道追求,普通的用剑之人无法能够将剑道的执着铭记到骨子里,你的先祖绝对诞生过强者。”施老肯定道。

     “这我也不知道。”韩易哪知道这些呢,他的印象之中只有养父母,亲生父母是谁,他克不知道。

     接着施老同韩易聊了许多,一直聊到下半夜,韩易才入睡。这其中也韩易懂了很多,有了老师的帮助,起码可以走的更远,更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