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基础剑式小成
    执法堂上,众人们脸色异样,执法队长不禁浮想联翩,唐家的家族继承人一直是大家争夺的目标,虽然没有摆在明面上,但是暗地里的争夺已经水深火热,所以家族继承人只位素来争执颇多,各弟子之间暗中没少使绊子,这对韩易动手是不是预示着什么?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这里了,谁也不许妄自议论!”

     执法长老挥了挥衣袖,让两名执法堂弟子退了下去。

     虽然执法堂不管内部的勾心斗角,不过心里也有些猜测,到底是谁引起这场争夺。

     至于刘浩临死前所说的话,究竟是什么含义?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天之计在于晨,早晨是修炼的最好实际,因为早晨的天地间的灵气最为活跃,虽然对练气期的修炼并没有多大关系。

     “呼!”

     修炼了两个时辰,含义觉得有些疲惫,顺势倒在自己的床上,闭着眼睛,不知道在什么?

     “在想什么呢?”施老悠悠的说道。

     对于老师的出现,含义早已近免疫了,即使再发生点什么,估计都不会惊动含义。

     “我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目的要把我摆在众人的面前?”韩易说道。

     “为什么这么想?”

     “你想为什么我刚和刘浩打架的事情执法堂这么会那么快就接受道消息,而且本来半死不活的刘浩突然活蹦乱跳的,估计在他身上没少下功夫,说不定还有了什么珍惜的疗伤丹药,如果是仅仅是这样还还说些,但是,虽然刘浩在执法堂上控诉我,不过我看他的样子,怎么看都有点不真实,开始时候倒是还有些样子,可是事情暴露的时候居然不求饶,反而有些淡定,这里面要说没有猫腻不可能的。”

     接着又说:“最让我看不明白的执法长老,眼神阴晴不定,倒是很难让人发现什么。而且这此唐宁的目的明显是将我推到众人的面前,我倒是有些不明白,他这样做有什么好处?”

     “想不明白就不要想,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烟云。”施老自信道。

     闲来无事的韩易拿出了从萧灵音那儿抢来的玉佩,自从带着这枚玉佩,韩易只觉得心中有些安定。

     看到韩易拿出的正面雕有黻纹缀麟图,图上刻着萧字,的玉佩,施老的眼神有些诧异。

     “拿来给我看看!”

     韩易恭敬的递到了老师的面前,并没有放在心上,一枚玉佩而已。

     施老接过玉佩,揣摩了半天,脸上也变得十分的精彩,看向韩易的目光中有了几分不同,用询问的目光注视这韩易。

     韩易在老师的注视有些不好意思,立刻将在街上遇到萧灵音的事情说了一遍,以及怎么把玉佩偷来的过程也说的十分详细。

     说完之后韩易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原以为老师会批评自己的,可是没想到施老并没有责罚韩易,反而笑了笑,说道:

     “偷的好啊,你小子倒是厉害,能把这么重要的东西偷过来,不简单啊!不过你为什么不把人也一起偷来,多好?”

     说着施老大声的笑了起来,搞得搞得韩易有些尴尬,他自认为虽然对方倒是有几分姿色,但是一想到对方的实力完爆自己,还又是一个暴力女,倒是白白糟蹋了自己的脸蛋。

     笑过之后,施老在玉佩上打了一个独特的标记,玉佩散发出柔和色的光芒,将韩易的小屋照的满是光亮。

     紧接着将玉佩递给了韩易,说道:“以后将玉佩戴在自己身上,不要轻易拿出来,这是个宝贝,平时戴在身上调养身心,温养灵力的作用,能够御于无形,好处别的也不多说,你自己慢慢体会。”

     紧接着指了指韩易手上的戒指,说道:“普通的戒指倒是难以容纳这枚玉佩,因为它的灵压太高,放入容易造成空间崩塌,所以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要将其放入。”

     韩易点头答应,接着施老指出韩易修炼时的常见问后,便遁入了戒指中。

     韩易走到庭院,温习了下基础剑法,一套剑法打完,韩易只觉得四肢通畅。

     身体是许多之前战斗留下的瘀伤也开始有所松动。

     渐渐地有所感触,韩易的剑式越来越快,剑影模糊,牵扯着一丝剑风呼呼作响,自然而然的夹杂着一丝韵味。

     看到庭院内渐渐剑影模糊的韩易,附近的家丁彻底的愣住了,这还是平日里的韩易吗?

     感受到体内灵力的变化,韩易这才收起剑,缓缓起身,长长的呼吸吐纳,将浑身浊气排除,睁开眼睛,一阵精,精神抖擞,虽然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了,但是韩易觉得一阵舒畅,感觉对基础剑式掌握的更加深透,如果之前是初窥剑道的话,现在已经算是剑道小成了。

     捏住拳头,韩易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增加了几分,心中暗叹:“果然有用,如果真的按照老师的规划走下去,我韩易会没有出人头地的那一天吗?”

     虽然韩易现在有些实力,但是在唐家的年轻一代中并没有什么话语权,他也算是半个府中的少爷,只会微微关注,唐家虽然修炼的药材很多,但是没达到凝脉期,再多的灵药都是白搭,对于凝脉期韩易还是非常向往的。

     他踱着补子慢慢的向内屋走去,刚打了一套剑法,身上早已被汗水湿透,寻找了一身干净的月白长袍换上,韩易想着若是再背负一把剑,倒是有几分侠客的味道。

     之后的几天,韩易独自呆在自己的小屋内,没事修炼,偶尔练习下剑,唯一可惜的是韩易到现在并没有合适自己的灵技。上次与刘浩交手,吃了灵技的亏,若是有灵技在手,虽说不一定打的过,但是起码有了抵抗的能力。

     这几天也难得的清净,或许说知道韩易不再是当初那个不能修炼的韩易,家丁侍卫们倒也不敢找他的麻烦,这也算是变相的承认自己的实力。

     虽然韩易足不出户,但是通过平日里家丁的谈话中韩易还是模模糊糊得到了一些消息,他总结了一下,大概是过几天拍卖会就要开始了,据说这次的拍卖会有几样宝物,家主唐武吩咐下唐家的资金充分的调动了起来,当然这些与韩易关系不大,只是好奇会有什么样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