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不若且归去
    善儿打心眼儿里舍不得小九离开。平日里林渊虽是还算和善,偶尔也会与自己调笑,无奈他的身份和年龄都只能仰视,面对他时终究不能随心所欲。小九却不同,狐狸那些贪玩爱闹的秉性她是占了个全,再加上涉世未深,从小养成了“你对我好我便对你好”的好习惯,勉为其难能与善儿还未发育完全的智商打个平手,让他好不自在。

     放下心中的失落,还是开了口问:

     “打算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日吧。”

     “这么急?”未曾想到她决定下的快行动也如此快,善儿一脸茫然。

     “姥姥吩咐的事已经办完,也没什么牵挂,还是早些回去罢。”免得日日见着他平白地给自己心里添堵。

     一半是置气一半是失落,仔细想想这样也许更好。何必呢,放着平平安安的日子不过,偏要去接下这个三世情债的烂摊子。其实自己倒是愿意接,可人家还不愿意给呢,何苦何苦。

     善儿见她的话中酸意盎然,就已经明白被她咽下去的那后半句话是什么,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却也不好再说什么。

     夜已深,善儿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对着小九道“小九姐姐,再留一日吧,明日晚饭给你烤只兔子,当做践行了。”话音未落便已经朝着道观走去,不再陪着小九数星星。

     “你师父不是不让你再捉兔子?”小九朝着他的方向喊道。

     “你捉,他又不能管着你。”

     善儿溜得快,随着声音越来越远,人早已没了影。

     ——————

     第二日傍晚,小九提着两只兔子来到道观,不用寻,便见着善儿满脸专注地在院子里练剑,一招一式虽是不太有力却颇有意境。林渊单着一身玄色道袍,满头乌发不像平日里只用发簪簪起一半,而是整齐地束成了一整个发髻,用同色发带裹了,正坐在一旁的石凳上看书,时不时弹出一颗放在石桌上的小石子儿纠正善儿不到位的动作。这一幕像极了当年的自己与白泽,小九不禁躲在暗处多看了一会儿。

     林渊早已察觉小九的气息,却不做声,依旧看着自己的书随手捻起小石子儿弹向善儿。

     那石子堆越来越小,善儿被打来疼的龇牙咧嘴,心里无比委屈。心中一遍一遍地想从前每次练剑一个时辰一到师父就会喊停,可这都快两个时辰了也没动静,别是看书看的入了迷忘了这档子事儿了吧。实在忍不住了便停了下来看着林渊的眼色道,

     “师父,已经两个时辰了……”

     林渊这才抬起眼,看到善儿满脸委屈地看着自己,哑然失笑。

     “好,去吧。”说罢视线又回到了手中的书上。

     看着善儿已经在兴冲冲地收了剑,小九才慢慢从暗处走出来。见着小九来了,手里还拎着两只被吓得一动不敢动的肥兔子,善儿顾不得浑身疼,即便是一拐一拐仍然三步并作两步迎上去,一把接过兔子嘴里嘟囔一句“我去烧饭你们聊”便一溜烟儿地跑了。

     林渊这才将目光移到小九身上,望着一脸尴尬还维持着兔子被抢走的姿势的小九淡淡地一笑,轻声道:“院中未设茶水,就不招待了,你自便。”

     小九本不知该如何面对林渊,毕竟始终不能介怀自己的自作多情,一路走来一直都在想这个开场白应该怎么说。本以为会尴尬,可眼下林渊看上去像是不甚在意,她也就放松了下来。

     自顾自地走到他身边寻了另一个石凳坐下,顺手捻起小石子儿打向身旁斑驳的红漆柱子,不去看他。

     弹葡萄核练出来的指法刁钻有力,石子儿直接镶进了柱子里。一颗,两颗,三颗,嗯……这石子儿除了比起葡萄核大了点,也还算得上顺手。打着打着便入了迷,柱子上被钉出了一个歪歪斜斜的‘九’字。

     待她准备再摸一颗把那最后的勾给弯上去,本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的林渊终是不愿眼看着她继续破坏自己院子,无奈的伸出手截住了她的魔爪。

     “这方仙道观已建了上千年,那日被玄蛇啪啪啪地就拍断了几根柱子,昨晚好不容易才修缮妥当,眼下你也要弄折一根不成?”

     手上突然叠加的温度让小九轻轻一抖,转过头望着林渊,像是没听到他刚才的话。

     林渊不着痕迹的收回了手,随意指着柱子上那个未完成的‘九’字笑道:“幸好你这名字不复杂,若是笔画再多点儿这柱子便可以直接换了。”

     小九这才回过神,将手从石桌上移开放在了腿上,神色落寞地望着手背,轻轻撇了撇嘴不置可否。

     沉默半晌,轻摇了摇头,抬眼时已是一片坦然,

     “我明日便回去了。”

     林渊今早从善儿口中得知此事,并不吃惊,只是上翘的嘴角稍稍地收了收,“嗯,早些回去也好,被我困住两年多,也是时候走了。”

     说罢,便从衣襟内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只深褐色小葫芦递给小九,小九不知是什么,接过后拿在手中左看右看,这只葫芦较那日给玄蛇那个稍微小了点,却更精致,像是被浸过了蜜一样油油亮亮的,周身还有符咒一样的花纹,在葫芦嘴出有两道弯月一样的印记。

     “这是方仙蜜葫芦,里面装着许给你的那颗丹药。丹药拿出即可解除封印,之后拔掉上头的塞子便可以乘坐了。挺有用的小东西,就当做饯别礼吧。”

     “这个给了我,你日后如何远行?”小九听见这小葫芦竟然可以当成坐骑,不由得满心喜爱,却又假装矜持地问了一句。

     林渊笑了笑,“我平日结印腾云即可,用不上它的。”

     也是,当日他来救自己,不也是招了朵云就回来了么。这东西对他来说只是个装饰,对没有翅膀又不会腾云驾雾的自己可是大有用处。小九想了想,就心安理起来,当下便拔出塞子倒出了丹药,将葫芦随手一抛,那葫芦“啵”地一声变成可小马驹大小,颤颤地飘在离地面一尺高的地方,仔细一瞧,那葫芦嘴上本该是两道弯月印记的地方突然生出了两只圆溜溜的眼睛。

     小九不禁“呀”地一声站了起来,这葫芦竟是活的?

     只见那葫芦打了个哈欠,眨巴眨巴眼睛上下打量着小九,确定自己不认识之后转了个方向看到了正坐在石凳上笑眯眯看着自己的林渊,虚了眼看了会儿,突然一脸欣喜的冲了过来,啊,是飘了过来,一边飘还用尖细的老头嗓音念叨:

     “哎呦喂林渊小心肝儿,你都这么大啦?啧啧啧……岁月真真儿地不饶人,你看你这一脸褶子,都快赶上老聃那老儿了……哎?哦……那不是褶子啊,你说你不大点儿个小子一见着我就皱个眉头干嘛?”

     小九惊地下巴差点没掉下来,这个画风转变的有点突然她暂时无法跟上节奏,只有抬头望着林渊,果真看到他原本笑眯眯的一张脸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一脸嫌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