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初到方仙山
    姥姥啊姥姥,你当初叫我来寻林渊,可能预知林渊会收了我?我堂堂涂山狐妖,至今只活了九十八载。还未曾尝遍天下美食,未曾游过美景山水,怎可栽在一个凡人手上。况且他还不是别人,正是姥姥的旧情人。小九满心愤恨,自己只是作为一个传话筒来到这儿,怎么就这么背居然被收了。

     就这么想着想着,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是醒着还是睡着,四周一丝光线都看不到,除了自己的心跳其他一点声音都没有。渐渐的,心中的杂念没有了,不再感觉到饿,也不再感觉到困,那种将自己包裹住的拥挤感也慢慢消失。闭上眼睛后仿佛自己在缓缓升空,一睁眼却又能真切体会到花布包裹身体那柔软的质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幻觉,但这种状态让她感到很舒服。要出去的想法一点一点从脑中抽离,呼吸仿佛也在渐渐停止。不知不觉中脑海中有个声音响起:你本是一个无牵无挂随遇而安的狐妖,何苦与舒适作对呢。

     突然一阵摇晃把小九从舒适中惊醒,睁眼才发现自己跌落在了地上。这是……出来了?她不敢相信地望了望自己的双手,摸了地上的砖,粗粝的质感很真实,真的出来了。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不由地伸了伸手脚握了握拳,自由的感觉真好。好心情没持续多久,突然就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很重的血腥味。这到底是哪儿?

     顺着墙上灯盏的光下意识的环顾四周,小九发现自己身处一间没有窗户的房内,房门大开,身边一个很大的三角铜炉倒在地上,四周散落着乱七八糟的书籍和木盒。一边看一边轻手轻脚地向着光亮处走去,突然看到房门口一个身着青袍的人扑倒在地上,急忙停下来,一动不动地看着。等了一会那人没动,便轻咳一声,还是没动。这是,死了?

     她小心翼翼地上前推了推那人,没法应。又拍了拍,还是没反应。用力将他翻了个身才发现那人是林渊。小九来不及细想,手放在他胸口试探,还有一丝心跳。本能地就想用灵力为他护住心脉,突然一个念头跳了出来。要是救活了他,他又用收灵布裹住我怎么办?本只是来帮他和姥姥断了情劫,他却不信,还用收灵布将自己困住。如果救活他之后再逃,估计就迟了。

     想来想去救他也不是什么上策,小九便收回了手。蹑手蹑脚地跨过他走出房门,安慰自己说堂堂涂山狐妖怎可为了一届凡人浪费自己修炼多年的灵力,便已心安理得。刚走两部步突然想起狐石和落叶还在他手上,心下恼火可也不得不取回,三步并作两步回到他身边,确认林渊确实失去了知觉便拿起了他腰间绑着的布袋。

     打开布袋手伸进去找了又找,怎么也摸不到。索性将布袋里的东西都倒了出来,才发现只有之前那块平安扣,十几枚铜钱和三卷绑紧的收灵布。他把狐石和落叶到底放哪儿了?小九轻叹一口气,无奈间手伸向了他的衣襟。

     正仔细摸索着,突然之间一只手出现握住了她的手腕。小九没有防备,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跌坐到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