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方仙山丹药
    “红狐又如何?”小九一脸虚势。

     从小便有了芥蒂,提起这茬小九自然有些心虚。林渊仿佛是看穿了她的心思,随口转了话题:“不敢如何。即便你是只绿狐狸黄狐狸,还是救我命的恩人。你既不愿做人,我便不再收你。你且在方仙镇逗留一月时日,待我炼制一颗丹药助你修行,便当做报答救命之恩吧。”

     有这等好事?方仙山的丹药一颗难求,不要说助修行,若是遇到好的丹药,便是直接成仙也非不可能。小九的如意算盘在心里噼里啪啦一阵乱打,既然他有意报恩,自己可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一颗?难道你堂堂方仙道人的性命就只值一颗丹药?别太舍不得。救你一命损了我不少灵力,这也得补上。不多不少就七颗。”

     林渊看了看我,“七颗?仅仅一颗就需炼制二十八天,七颗岂不是要姑娘等大半年?不妥不妥。”

     “时间小九多得是,唯一缺的就是灵力。七颗甚好,甚好。”

     “一颗。”

     “六颗,多吉利的数字。”

     “一颗。”

     “那就五颗吧,一只手就数的过来,不错不错。”

     “一颗。”

     “最少三颗!不能再少了,看你甚是小气我就勉为其难一次。”

     “一颗。”

     “……两颗!一颗因为救你,一颗算是赔给我的两年。你给是不给?”

     林渊憋住笑,说话声都带颤:“我还以为堂堂涂山狐妖有多大定力,这么快便从七颗减为两颗,看来确实需要灵力。”

     小九见自己被诓,满心恼火却又不肯承认,只有不停地深呼吸压下怒气。

     林渊笑道,“观中是修行之所,不适宜妖居住。让善儿将道观后山的小木屋收拾出来你住那儿吧,清清静静也利于你修炼。每日三餐来观中与善儿一同进便可。”说罢咳了两声望向善儿:“去吧。再拿点上次你捡到的山核桃,给小九姑娘补补脑。”

     小九冲着林渊拍了几下桌子便随着大笑不止的善儿出了道观。

     到了后山,小九围着小木屋转了一圈觉得还不错。木屋建在一颗五人环抱粗细的菩提树树荫下,门前一条涓涓小溪顺着不远处山上的瀑布冲刷下来。屋内虽说有些灰尘,但好在桌椅床一应俱全。善儿扫了灰擦了桌,抱来两床褥子枕头,小九便住下了。

     之后四五日去观中吃饭,餐餐都是青菜豆腐。小九之前都是兔肉鸟肉不断,自然吃的嘴中寡淡。横竖现在什么事情都不用做,她便与善儿约好一同去砍柴。

     说是砍柴,连修炼都不在行的小九又怎么可能会用那些器具。结果就是林善儿兢兢业业左一斧头右一斧头,小九就在一旁念念叨叨加油鼓气。

     突然间林善儿停了下来,放下斧头伸出手指放在唇上朝小九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蹑手蹑脚地便朝林子里走。小九正翘着二郎腿躺在树桠上百无聊赖地看着他,见他神经兮兮地猫手猫脚便朝他走的方向望。呦呵,是一只兔子!之间林善儿摆正了姿势,双手作虎爪猛地向前一扑,可谁知道动作太大,没捉到却惊了兔子扑了个空。正当他懊恼地起身向继续追,小九化了真身便朝兔子扑去,嘴里还念叨着“看你小九姐姐露一手。”

     抓兔子可是小九的拿手好戏,从前她总是抓兔子抓麻雀忘了时间,回家就被姥姥责骂,谁知现在竟也成了一门特长。涂山的兔子被小狐狸们追的快成了精,整个山上到处挖的都是兔子洞,慢了一步兔子钻进去了便没法再捉。这儿的兔子可不比涂山,三步两步就被小九叼在了嘴里。

     林善儿见了小九叼着兔子昂首阔步地迈着爪子回来,高兴地抱起她转了几个圈。还没等他摸到兔子毛,小九便三下五除二地用爪子给兔子剥了皮开肠破肚,变回人形唤了林善儿将火升起来便准备开始烤兔肉。林善儿还没反应过来,张大嘴望着小九。小九见他不动,便又唤了一声。林善儿这才回过神,指着兔子便嚎啕大哭:

     “你怎的这么快就把兔子杀掉了……这不能杀……我本想要活的……”

     小九莫名其妙地看着他,“活的又如何能吃?”

     林善儿哭的抽抽噎噎:“活的……拿到……镇上可……以换……十二个……铜钱……死了就……不值钱……了……”

     小九是好气又好笑。难道这林善儿前世是商人?天天脑子里惦记的就是如何能把自己的钱袋装满。想也是被那个抠门儿的师父憋屈坏了,便叹了口气望着善儿,“别哭了。等吃完了再给你捉两只,活的,给你下山换铜钱。”

     善儿这才慢慢止住了哭泣,将兔子肉和兔子皮收起用绳子捆了,说着回去和师父一起吃,便又将小九赶去捉兔子。

     过了一会回到林善儿身边,他见小九九条尾巴上每条都裹着一只挣扎的兔子,嘴上还叼着一只,又开始活蹦乱跳了,嘴里喊着“小九姐姐不再吃白食啦”便将兔子都捆了放进背篓手里提着那只已经剥了皮的兔子和斧头,牵着小九蹦蹦跳跳地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