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一章 七月契约
     透过窗户向外面看去,看到嘈杂的宫门口安静下来,洛七七顿时松了口气,转身向月倾城走来。

     “谢谢你呀!”

     “给救命恩人道谢总要露出真面目吧!”

     “你好,感谢你今日的救命之恩。”洛七七拿掉面巾露出真容抱拳施了个礼。

     “既然是感谢,怎么感谢我?以身相许怎么样?”月倾城凑到洛七七面前,笑着说道。

     洛七七第一次觉得,即使是帅哥无耻起来也是那么的令人讨厌。

     “以身相许?公子还真是幽默,我怎么能恩将仇报呢!”洛七七眨了眨害羞的大眼睛一脸无辜的说道。

     月倾城被洛七七逗乐了,长这么大,遇到过不少的女子,温柔的贤惠的,活泼的好动的,但是像洛七七这样在冷漠与热情中自由转换的人还真是少见。

     “洛七七你还真是谦虚呀!”月倾城笑着说道。

     “对了,我们之前见过吧!你叫什么名字?日后我好报恩呀!”

     “名字?说起来也是,你还不知道我的名字呢!月倾城!”

     “月倾城?还是月青城?还是月清澄?”洛七七脑海中一连闪过三个名字,边说边比划!

     “月倾城!”月倾城同样用手比划道。

     “倾国倾城的倾城?”洛七七满脸的不相信,再一次试探着问道。

     “是!”月倾城知道洛七七在想什么,脸已经黑的可以滴出墨汁来了。

     “倾城···倾国倾城,哈哈哈哈,你还真是倾国倾城呀!长这么好看也算是配得上这个名字,不错不错!”洛七七笑得肆无忌惮,因为太过用力蹲在了地上。

     月倾城:“······”笑你大爷!

     “哎,我说,你该不会是个女的吧!”洛七七捂住肚子艰难地从地上站起来凑到月倾城面前认真地打量着。

     月倾城被洛七七那怀疑的目光伤到了,好想把这个人丢到外面去呀!

     洛七七看月倾城不说话越发地肆无忌惮起来,撩了撩他的头发,发质不错,很柔顺!又检查了他的耳朵,这个时代的女子一般都有耳洞,没有耶!

     月倾城的脸已经变成了寒冬腊月,就差结冰了。

     洛七七还在检查,最后决定直奔主题,查胸!

     “我来检查一下呀!裹胸虽然可以将女子的胸给隐藏的天衣无缝,但是,只要一摸便可知真假!”

     洛七七说着便将两只手放到了月倾城的胸前,认真地检查起来,还拿捏了一下下,不软,没有弹性,确定完毕,此人没胸!

     但是,是不是女人就要另外算了,说不定上帝给了月倾城一张完美的脸却给了他一个平胸呢!洛七七后退两步再一次认真地打量着他,企图找到另一个验明他是女人的方法。

     “你该不会想要检查下面吧?”月倾城满脸黑线,对洛七七彻底无语了。

     “唉?下面,这是最简单的方法呀!我怎么给忘了!”洛七七拍手连连叫好,不过转念一想又不对劲,万一这个人真是男的,那她岂不是看了不该看的东西。不过,这么个美人,又没什么吃亏的吧!

     洛七七盯着面前的人认真地思索着,月倾城被洛七七那毒辣的目光彻底激怒了,心一横,直接抓住洛七七的右手按到自己下面的某个部位上。

     手上传来不一样的触感,洛七七傻傻地低头向下看去,下意识地拿捏一下右手覆盖之物,然后抬头向月倾城看去。月倾城冷漠的神情顿时有了一丝变化,嘴角抽搐,眉头紧蹙,但是脸上是不同于无语的异样神情,仿佛有些享受!

     再一次拿捏一下,洛七七终于反应过来,脸颊瞬间血红,那红色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颈,大脑在那一瞬间陷入死机,马上就要报废,右手还停在某个位置上。

     看到洛七七的表情,月倾城越发得意了,仿佛在炫耀着什么。

     “你···你耍流氓!”洛七七结结巴巴地说道,拼命地挣脱那只强迫她的大手。

     听到洛七七说话,月倾城也懵了,他在干什么?他在强迫一个未成年少女去摸······他!额,这有点缺德了!

     “怎么,这下知道是男是女了吧?”月倾城恢复一贯的态度,无所谓地说道,恋恋不舍地松开洛七七的右手。

     洛七七不可置信地看着那只侵犯过美男私密处的犯罪者,脸上是欲哭无泪的表情,她干了什么?耍流氓的好像是她吧!不,准确地说是她被强迫耍流氓了!

     “喂,你不会要把你那只手给剁了吧!”月倾城望着处于崩溃边缘的洛七七忍不住笑道。

     乖宝宝洛七七被强迫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双眼怒睁望着那边笑得云淡风轻的罪魁祸首却没有勇气动手去修理这个人。

     见洛七七不说话,月倾城继续笑道:“这件事告诉你,千万不要玩火,你玩不起!”

     洛七七看着这个腹黑的男人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试着说服自己,没事,她占便宜了,她不吃亏,没关系!

     “等着吧,小心哪天我烧死你!”

     “小丫头,你这句话歧义太多,很容易令人误会的。”

     “你······”

     洛七七发现她不但对这个男人动不了手,连嘴皮子都不是他的对手,索性坐下独自一人生闷气,化愤怒为食欲。

     “听外面的人喊你世子?你和七皇子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住在这里?搞得好像这是你的地方似的。”

     洛七七是自来熟,现在看到没了危险顿时没了防备,对月倾城也不似之前那样陌生,自顾自地找地方坐了下来,跑了这么久早就口干舌燥了,胃里也开始变空了。

     “我是他救命恩人,之前他遇刺是我救了他!”月倾城淡淡地说道,重新回到床上,躺下,侧卧,看着坐在不远处毫不客气地喝茶吃点心的洛七七。

     “救命恩人?你该不会是他包养的小白脸吧!”

     “你觉得呢!”

     对话扎然而止,月倾城对着洛七七冷冷一笑,手中的暗器直直地向她射去,不偏不倚打在洛七七束发的发带之上。只听‘嗖’的一声过后,洛七七的头发便散开了,乌黑的头发恍若瀑布一般,垂直洒下,美出新天际。

     洛七七抬眼怔怔地看着不远处的男子,眼前飘下一缕头发,那是刚刚被月倾城的暗器削下来的头发。不远处的男子正面带微笑地望着她,笑容里全是威胁。

     这个男人太危险了!洛七七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理了理凌乱的头发一脸谄媚地笑道:“呵呵,大哥,我错了!念在小弟年幼的份上,您息怒,息怒!”

     月倾城一秒变脸,笑容消失不见,不理洛七七,优雅地翻了个身面朝里睡觉去了。

     洛七七尴尬地杵在那里不知道该干嘛?月倾城睡觉了,她怎么办?而且,李可甜已经认出了她,一定会去完颜南风那里告状,然后查到洛府去,如果有人发现洛七七不在家里睡觉,那这嫌疑可就大了。

     既然月倾城是最受宠的七皇子的客人,说不定他可以帮助自己化险为夷,想到这里,洛七七便心生一计。

     “喂,月大哥,你睡了吗?”洛七七走至月倾城的床边,笑着说道,生怕这个男人对着她的眉心来枚暗器。

     月倾城拉过被子蒙在脑袋上,继续无视洛七七,好像真的生气了。

     “大哥,你热不热,要不我帮你降降暑?”

     “······”

     月倾城不说话,洛七七就当他是默认了,运功调息内力暂时充当了他的小空调。丝丝寒意传来,月倾城觉得舒服了不少,心中的怒气减少了些许,同时对洛七七那不同寻常的内力好奇起来,十三岁的女孩是怎么拥有这三十年的功力的。

     “大哥,您舒服了没?”洛七七继续讨好地笑着。

     “说吧,要我帮你办什么?”月倾城掀开被子,对面前笑得一脸灿烂且温柔乖巧的女孩说道。

     “大哥真爽快!是这样的,我今天在太平殿把李可甜给修理了一顿,通过声音她已经认出我来了,我猜想她会向皇上告状然后去洛府调查我,我要是不在的话,那嫌疑就大了,所以,你可不可以帮我回家呀?”

     月倾城听完洛七七的话后打量她许久,淡淡地开口道:“我为什么要帮你?”

     洛七七:“你——”你怎么这么无情!“大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呀!你死了会成佛的!”

     月倾城:“我不想死!”

     洛七七:“······”你会死的!你一定会死的!“大哥,求你了,这关系到我洛家老小呀!”

     月倾城看着洛七七一脸滑稽的哀求模样,嘴角不由自古地勾起了一抹微笑,似乎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猛然起身凑到洛七七面前笑着说道:“帮你可以,不过,这样的话你就欠我一个很大的恩情了,我若帮了你相当于救了你洛家老小的命,作为代价,你的命便是我的了!是不是很划算?”

     洛七七身子后退远离月倾城,笑着说道:“划算,划算,太划算了!”等老娘度过这一劫谁还理你!“大哥,我们回去吧!”

     “签个字据吧!”月倾城拿出已经准备好的字据。

     “‘甲方月倾城,乙方洛七七,即日起乙方洛七七归甲方所属,听其令,响其诏,除有伪人伦纲常忠义理德之事外,全部听之!’大哥,你什么时候写好的呀?”洛七七欲哭无泪,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掉进了一个大陷阱里。

     “这你不用管,签吧!

     “签!”

     洛七七拿起笔愤怒地写上自己的名字,想着日后找个机会把这契约给偷出来。

     签字画押完毕,月倾城看着契约上秀丽欣长的‘洛七七’三字满意地笑了。

     “把你的衣服换掉。”

     “为什么?”

     “你这身行装早就被人看到了,若是让他们在你家搜出这套衣服来,那你这大闹后宫之罪算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还是你聪明!”洛七七恍然大悟道,心里对月倾城多了些感激之情,若不是他的提醒估计就酿成大祸了。

     “给,这是我的衣服,可能有点大,凑合一下吧!”月倾城找出一件衣服递给洛七七。

     “谢了。大哥,你先出去吧!怎么说我也是个女的!”洛七七说着便开始赶人。

     月倾城看了看洛七七那小身板,并没有出去的打算,淡定地坐回了之前的位置淡淡地开口道:“你的身体有什么值得看的吗?”

     “你——”

     “我会闭上眼睛的!”月倾城说着便真的闭上了眼睛。

     月倾城是铁了心不出去了,洛七七无奈只得找个不在他视线范围内的角落,赶紧换衣服,一边换还一边吆喝道:“不准睁眼呀!”

     来到这里这么久了,洛七七对着时代的衣服的穿法已经很熟练了,三分钟不到便将衣服换好了。

     “好了,你可以睁眼了!”洛七七抱着自己的衣服走到月倾城面前说道。

     月倾城睁开眼睛看着仿佛裹在白色床单里的洛七七忍不住笑了,这衣服完全没有衣服的样子,松松垮垮地缠绕了洛七七身上,只是单单地起到了遮羞的作用了。

     “不怪我的,你的衣服太大了!”

     “是你长得太小了!”

     “先不讨论这些了,我们怎么出去?”洛七七直奔主题,她有点担心家里的事情。

     “这你就不用管了!”

     月倾城说着夺过洛七七手中的衣服,将它随意地扔在了自己的床上,右手环过洛七七的腰肢,将她夹在腋下,双足轻点越过窗户,消失了黑夜中。

     不得不说,月倾城真的很喜欢翻窗户!

     洛七七只感觉腰间被人环住,下一秒便出现在皇宫宫殿的屋脊之上,耳边是因快速奔跑而产生的急速的风,环住她的白衣男子正飞翔于这皇宫之巅,来去如风,随意洒脱,像一只自由翱翔的白色大鸟,优雅从容,仿佛世间万物皆在自己掌握之中。

     “喂,为什么不走门呀!”洛七七仰起头向月倾城大声喊道。

     “嫌麻烦!”月倾城淡淡地说道。

     “哈?麻烦?这才是最麻烦的吧?万一被当成刺客岂不死翘翘了!”洛七七欲哭无泪,深深地怀疑起了月倾城的智商。

     “我来皇宫从来就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就算是被当成刺客也没人拦的了我!而且,你本来就是刺客吧!”

     霸气的话,绝美的侧颜,洛七七被面前这个美男子深深地折服了。

     夏夜的风是最舒服的,丝丝凉凉,驱散燥热。洛七七任由月倾城抱着自己,竟不知不觉打起了盹,这飞翔的感觉好似做梦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