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再回洛府
     洛七七被洛梦闹得越发烦躁起来,提起叶凌天便想到了七月当铺的事情,就算叶凌天可以将她救出来,但她总不能什么都依靠自己的姐姐姐夫吧!如果可以,洛七七希望凭自己的本事解决问题,能不依靠他人就不依靠他人。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飞羽阁门前,红妈等人看到洛七七归来瞬间大哭起来,仿佛他们看到的洛七七的孤魂似的。

     “别这么哭丧着脸,我还没死呢!”洛七七无语地说道,绕过众人向院内走去。

     看到久违的住处,洛七七多少有点感动,虽然这地方有太多讨厌的人,但是毕竟是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比那晚恐怖阴冷的凤鸣山舒服多了。

     未央正完好无损地站在房前等待着她的归来,洛七七着实松了口气,还好没有因为自己害了她人。

     洛七七走进屋内,习惯性地躺到了房间里的美人榻上,闭目养神享受着这短暂的安逸时光。

     “小姐,奴婢护主不力,请小姐责罚!”未央在洛七七不远处跪下,红妈四人看着这一幕没有去扶她的打算。

     洛七七睁开双眼,一脸疲惫地说道:“未央姐姐,我要是死了你再说自己护主不力,我现在好好的有什么不力的,起来吧,责罚就免了。”

     “可是······”

     “未央,我不会罚你的,你不用自责,我没事。”洛七七闭上眼睛轻轻地说道,心中对未央的身份愈发好奇起来,二十一世纪的死别使得洛七七对自己的起源有了些了解,记忆开始恢复。

     洛七七不记得曾经的经历了,但是未央是个杀手她倒是想起来了,这个杀手还是她抱着恶作剧心态捣乱时无意中救下的。

     未央看洛七七一脸疲惫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起身轻轻走了出去。

     洛七七刚刚闭上眼睛,院子里便传来了洛爱和洛纤纤的声音。

     洛爱未等红妈禀报便直接推门而入,看到躺在美人榻上欲待起身的洛七七直接扑了过去,哭着说道:“七七,你去哪里了?他们都说你死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七姐姐,洛梦是不是又欺负你了?”洛七七被这个大大的怀抱融化了,脑袋一瞬间便闪过小时候洛梦欺负洛爱的事情。

     那时候,洛七七似乎一直在保护洛爱。沉默孤独且有着非正常内力的洛七七在这洛府后院仿佛游魂野鬼一般,每次出现似乎都带着‘诡异’的元素。很少有人去注意她,就算注意到也是装作看不见快步走开。

     洛七七讨厌懦弱之人,更讨厌欺软怕硬之人,每次洛梦欺负洛爱,洛七七都会暗地里修理洛梦,不是为了帮助洛爱,只是单纯地出于好玩罢了。去了趟二十一世纪,洛七七的人生观发生了很大的改观,她想要变得强大,想要去保护任何需要保护的人。

     “没有,四姐姐最近心情很好,没有找我的麻烦。”洛爱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她当然心情好,估计以为我回不来了吧!不过,她的美梦落空了,老娘完好无损地回来了。”

     “七七遇到什么事了?是什么人在害你?”洛纤纤问道。

     “三姐这么问应该猜到害我的人不止李可甜一个吧!”洛七七反问洛纤纤。

     对于洛纤纤,洛七七的记忆很少,两人似乎没什么交集,不过,这个堂姐的强大和神秘似乎和洛羽不相上下。

     小时候的洛七七心情不好时会用自己强大的内力和所学的武功想方设法地去恶作剧,她就曾经找过洛纤纤的麻烦。不过,不会武功的洛纤纤却能一一识破洛七七的恶作剧,念在她年幼的份上并未惩罚过她,也并未告过她的状。洛七七对这个堂姐谈不上亲近,也不讨厌。

     “还有母亲!”洛爱接着洛七七的话说道,将那日完颜璃月来府中闹事的事情一一讲了出来。

     “说不定李家也参与其中了呢!”洛纤纤说道。

     “姐姐还真是聪明!”洛七七笑道。

     “李家?这么复杂?七七你是怎么逃掉的,大姐说搜遍了整个泉山都没有找到你的影子,你去哪了?”洛爱听了洛纤纤的话觉得自己太笨了些。

     “我逃至泉山西边那个与瀑布相连的悬崖处,从那里跳了下去,跌进了悬崖下面瀑布集成的巨大水洼里,加上当时的大雨以及瀑布的冲击,我顺着溪水被冲出了泉山,之后阴差阳错的流进了一条不起眼的溪水侧枝然后被冲进了凤鸣山,凤鸣山与泉山根本不相连,那个溪水侧枝又极其隐蔽,所以没有人知道我在凤鸣山。”

     “凤鸣山?那你是怎么出来的?”洛纤纤问道。

     “顺着溪水走出来的,走到了一个小山村里,之后从那里回来的。”洛七七简单地解释道。

     “还真是惊险,还好没有出什么事!”洛爱听完洛七七的讲述大大地松了口气。

     “出太多事了!”洛七七冷哼一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想起在凤鸣山的经历瞬间怒了,愤愤地说道:“老娘在凤鸣山里又冷又饿,还要提防着远处的野兽,三天三夜没吃东西,身体还中了冰魄散,五脏六腑仿佛千刀万剐似的,背上还有一个大大的伤口,这次回来,我绝对不会让李可甜好过。”

     “七七,那你现在怎么样?”洛爱担心道。

     “现在好多了,不知怎么回事毒就解了!”洛七七轻轻叹了口气。

     “七七,恨意留在心中就是了,若要报仇可动手不可动嘴,免得被有心人听了去。而且,你现在完好无损地回来了,那些害你之人必定不会罢手,多加小心才是。”洛纤纤严肃地说道。

     “多谢三姐指点,我会小心的,不过,我决定在那些人动手之前先给他们送份大礼。”洛七七嘴角勾起一抹坏笑。

     洛纤纤看着这个笑容想起小时候洛七七捉弄人的事情来,无奈地笑道:“七七这次的恶作剧要升级了吗?”

     “小孩子才叫恶作剧,我现在可不会玩那么幼稚的游戏!”

     “七七,你准备怎么做?”洛爱问道。

     “怎么说也要他们尝尝我所受的苦才是,至于怎么做,我决定来个临场发挥。”洛七七一抹鼻子,得意地说道。

     洛爱和洛纤纤相视一眼,虽然满腹疑问,但是不准备继续问下去。

     三人聊了些各自处近日发生的事情,洛七七觉得有些累了,洛爱和洛纤纤便起身离开了。

     洛爱走后洛正和李玉玲便过来了。

     洛正是真的担心洛七七,看到洛七七完好无损地回来一瞬间的老泪纵横,李玉玲在旁边也是抹了些眼泪,不过全靠演技拼凑出来的。

     洛七七知道李玉玲是害她其中一人,但是苦于没有证据,没办法在洛正面前撕破她的嘴脸,但是,也没心思去演戏。

     从两人进来后,洛七七就一直没把李玉玲放在眼中,对于她的话也懒得回答。洛正看得出洛七七对李玉玲的讨厌和无礼,但因为心疼女儿也没有去呵斥她。

     “爹爹,我累了,你们回去吧,晚些时候我再去找爹爹讲述近些天发生的事情。”

     洛七七打发掉二人便进了里屋,洛正和李玉玲只得走了出来,嘱咐红妈好好照顾她。

     “老爷,七七这是恨上妾身了吗?妾身真的是冤枉的,那日洛府的马车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呀!”走出飞羽阁后,李玉玲便开始向洛正诉苦水。

     洛正在听完完颜璃月的话后的确有一瞬间怀疑了李玉玲,但是又觉得李玉玲没有害洛七七的动机,李玉玲是洛七七的继母不假,也许她真的讨厌洛七七,但是实在没理由置人于死地。

     “七七已经回来了,那日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七七讨厌你也许只是因为你那侄女所以才恨上了你,以后你多多关心关心她就是了,七七是个懂事的孩子,谁对她好自然会记在心上。”

     李玉玲看到洛正那冷漠的面孔内心有一丝慌乱,洛正的话看似是在安抚她但同时又警告了她,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只得陪笑道:“是,老爷,妾身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