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2章 仙错
    这一日,天龙寺方丈,也就是三悟的师兄三通召集众弟子,道:“魔族乱世,仙人广招四方能人异士,共赴北冥山,大家以为该当如何?”

     三悟第一个站出来,他是主战派素来认为除恶务尽,道:“上古之时,我辈先人就曾和仙人联手抗敌,今朝更应如此。纵然我佛慈悲,也不该怜悯此等凶恶之徒,贻害人间。”

     一个字,三悟的意思就是杀。

     三通点点头,心中却颇为不喜。天龙寺地处南阳郡内,北有南宫家,西有铁剑宗,若有战力外出诛魔,他们要是前来抢夺舍利子,到时连还手之力都没。三通和尚想说出此点,让三悟三思而行,切莫冲动,萧离抢先站出来了。

     “方丈师伯,师父,我有一言。”萧离人小辈分高,毕竟是三悟的唯一弟子。这三悟也不是没有过徒弟,前前后后七个,都跟他一个脾气可就是没他的本事,都死在除恶务尽上了。

     三通高兴呀!要是劝阻的话从三悟徒弟的嘴里说出来,当然比自己说出口好得多,当众不让自己师弟下台也不合适。况且,虽然三通是方丈,功法最高强的却是三悟,天龙寺唯一一个学会天罡雷音掌的人。

     “慧明,但说无妨!”三通笑呵呵的频频点头,似是鼓励萧离。

     萧离道:“魔族尚未出九幽,乱不乱世尚未可知,怎可无罪而罪?”

     三悟横眉倒竖,心说自己徒弟平时蔫了吧唧的不怎么言语,今天主动开口就够奇怪了,还说这么几句混帐话,生病了?

     三通皱眉,道:“上古时,仙人联手天下修士击退魔族之事,你不知吗?在这大殿之上,你怎能妄言。”

     萧离憋着火呢,也不是他对魔族有什么好感,关键是一说到仙人俩字他就来气,“方丈师伯,可见过魔族之人?上古,乃是数万年前了,世上无一沉不变之事,若今日魔族有心向佛,方丈师伯也要杀吗?”

     “这……若他们诚心向佛,自可入我佛门。”三通心说这孩子想干嘛?我是问出不出人去北冥山,他跟我在这谈佛,怪了。

     萧离道:“是呀,既然如此,那就不是派不派人去北冥山,而是弄清如今的魔族是善是恶,我佛门惩恶扬善,万不能错杀无辜之辈。”

     “好,说的有理。”三通太高兴了,老是喊打喊杀的干嘛!萧离的一番话让他茅塞顿开,此番若不派人难免也会被人诟病,但若以萧离之言回复,谁又能说天龙寺是贪生怕死顾及自家利益呢!

     三通立马吩咐,“三修师弟,辛苦你走一趟吧,挑选写弟子前去查探,切记表明我天龙寺的立场,不枉杀无辜。”

     这话让三悟老大的不乐意,可那边三修和尚已经答应了,再说什么未免有失礼仪,三通怎么也是方丈。

     三悟私下叫萧离来自己禅房,问道:“魔,你见过吗?”

     “没有,当然没有。”萧离有些懵了,不知三悟是什么意思。

     三悟接着说道,“八年来,你不曾离我寸步。你我名为师徒,实则比之亲生父子不差。可很多时候,我总觉看不透你。”

     萧离自是不会吐露真话,立刻装作十分无辜的样子,“师父多虑了,徒弟就是个闷葫芦,话少了些。”

     三悟道:“今日大殿之上,你却颇为能言善道。”

     萧离道:“师父教诲过,凡是都讲因由,是非因果不明,如何能轻判他人生死。便是仙人所言,我辈亦是不能人云亦云。”

     “你的意思,是说仙人也会有错?”三悟心头就是一震,以前的他或许想都不敢想,无不是如敬畏佛祖般敬畏仙人,他们怎么会有错。

     萧离反问,“师父见过仙人吗?师父又怎知他们不会有错?”

     三悟道:“你之言语,谁教的?”

     “师父刚才还说呢,我自幼时便跟您在一起,寸步不离呀!”萧离这回是真的没说假话。

     三悟急的在屋内来回踱步,“仙人乃我辈修行之祖,天下修士纵然经历数万年修行,已经各成一脉,但也是殊途同归。”

     萧离对此嗤之以鼻,道:“我佛门讲轮回因果引人向善,儒教说三纲五常教人守礼,墨门与兵家倡导谋略引人致胜千里,唯有道门一心求仙。若说殊途同归,除道门之外,我等四教同在何处?”

     “吸纳天地灵气之法,乃仙人所传,若无他们教化,何来天下五教。”

     萧离道:“修行?若无此法,或许天下亦能了却不少纷争。寺内灵塔之中的金光舍利子,据我所知一直被人觊觎,为何?还不是因为此物乃佛门高僧圆寂时所留,内涵充沛灵韵,可让凡人有一步登天的修为。细细想来,是谁之过呢?”

     “混账,大胆。”三悟抬手要扇萧离。

     萧离也没躲闪,只是平静的说道:“我无意顶撞师父,可有一句话,不吐不快。”

     三悟放下悬在半空的手,“有话就说。”

     “仙人也不一定就是善!”萧离说完转身就跑,他不是怕三悟会怎么样,怕是自己再也藏不住心中的火。

     萧离跑得挺快,一个转角的地方,他真没想到居然有人迎面过来,再想停住已经晚了,身子整个扑了上去。

     “不对呀!”萧离心中纳闷的很,寺中就没有比他还矮的人,怎么还被自己撞倒了,这得是多弱不经风的身子。

     萧离慌忙站起,定睛一看才发现,不是和尚是个姑娘。

     “这个……对不住,我实在……”萧离也不知怎么跟人解释。一旁引路的和尚忙说道,“这是我师叔慧明。”

     这姑娘旁边一男一女,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模样,这男的说道:“无妨,慧明法师也非有意。”

     “不不不,是我的不对。”萧离就感觉他这话特别别扭,但一时也没察觉。

     三人被引路的和尚带去了香客休息的厢房,萧离知道总有香客会来寺中住上些日子,找高僧们祈福、解惑,倒也没在意。

     日近黄昏,起先引路的和尚又来找萧离,说今日那一家三口想请他下山,住持家中法事,超度亡灵。

     萧离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