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九章
    靳如很着急,她被看的太严,不管去哪里,丫鬟都紧跟在她身后,李适白也是每天过来一次,和她一道用了晚饭再走。

     赵子辙应该知道她在韩尉这里吧!要怎样与他联系上呢?她想起王夙夜说的生病,可是大夫说她宫寒淤血,得好好调养,再搞出病来,万一以后怀孕困难怎么办?

     想到这里,她脸红了一下,自从那个大夫莫名其妙的诈她,她就一直在想孩子的事情,越想就越期待,希望能尽早生个孩子。

     李适白进来时,就看到她坐在炕上,脸颊通红透着羞涩,嘴角却抑制不住的上扬着,似乎是在想什么欢喜的事情。

     他直觉是与王夙夜有关,却仍是忍不住将她这小女儿的姿态看了许久,才轻咳一声,走了进来。

     靳如收了神色,不知道他在门口站了多久,又看去了多少她的心思。

     他坐定后,看了她一会儿,才说:“再有两天就过年了。”

     是啊,就要过年了。靳如却是往窗子看了一眼,可是窗户关着,看不到外面。

     “今年有你陪着我,我很开心。”他说,温和轻柔的眸子凝视着她。

     靳如觉得自己很容易被人看透,不管是王夙夜还是他,说出的话总能让她无法狠心的说一句重话。

     她思索了许久,才道:“我爹娘都在京城,原本以为今年可以阖家团圆,一起过年。”

     这话让李适白心里难受,但接着他就问:“伯父伯母在京城?何时去的?”

     靳如讶异:“你不知道?京城的事,韩尉没有告诉你吗?”

     李适白默然,他知道韩尉会有所隐瞒,但没想到有关靳家的事,竟然全都瞒着他。

     “爹娘和大哥在中秋节后来的京城,挺突然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李适白皱了眉:“他们是怎么把你从京城接过来的?”

     “你没有问韩尉吗?”难道他跟韩尉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信任?

     “他说的,未必是真的。”

     如果他与韩尉有间隙,那么对王夙夜会很有利,也许她有机会说服他?

     靳如的心蓦地跳的很快,稳住声音将事情的原委仔细与他说了,最后担忧的蹙眉道:“也不知道哥哥怎么样了,大嫂……马氏竟然会这么做。”

     “大哥受了重伤?”李适白愣住。

     靳如点头:“当时正请了太医去西山寺救治。”

     韩尉跟他说的是,靳如去西山寺上香,被景云趁机劫走。

     靳如看他敛眉的样子,知道韩尉与他的说法跟自己说的肯定不一样。

     她放低的声音道:“均安,你觉得韩尉待你真诚吗?”

     “均安”二字,他已经很久没有听过了,再从她嘴里听到软软糯糯的叫他,心里也柔软起来:“他对我有所防备。”

     “那你呢?”

     他又是沉默,片刻淡淡的说:“我如他一样。”

     “可是,他把我从京城截到这里,以此来威胁王夙夜,你觉得他会是个可靠之人吗?这等手段未免卑鄙。”

     李适白看向她,忽的笑了:“所以,你是要劝我?”

     心思被拆穿,靳如微低了头,道:“王夙夜他也是一直支持你的。”

     李适白却落点于她的称呼:“你叫他王夙夜?能这么叫他,可见你心里与他是同样位置的。”

     靳如微顿:“现在说的不是这个。”

     “所以你现在要做说客吗?”

     靳如忙道:“这样不就可以免的战乱,皆大欢喜吗?他是对当今陛下不敬,可是韩尉不也一样?”

     李适白却笑了,睇了她一眼,道:“你要我跟你的丈夫合作?你觉得可能吗?”

     靳如愣住,垂下了眼,道:“去年听到他要娶我的那天晚上,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吧!”

     她说的是那晚说的私奔的话,李适白当然记得。

     靳如笑了一下:“那时我爹娘的意思你我都知道,我爹娘也因此对你有愧疚,可是只道你的身份后,我却觉得,即便没有圣旨赐婚,你也不同我成亲吧!毕竟你有这么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我便是累赘。”

     李适白沉默不语,可他当时说的私奔是真的,想娶她也是真的,只是日后怎样,他无法保证。他包袱太重,若娶了她,成功固然好,若失败就会连累她,所以那晚她拒绝了他,他是庆幸的。

     见他不说话,靳如又道:“他不愿支持当今陛下,也不愿支持陛下的子嗣,不然他早就这么做了,不是吗?”

     “他若如此,韩尉会反的。”李适白淡淡道。

     靳如一时不知怎么反驳,蹙着眉头思索。

     李适白看着她黛眉微蹙的样子,像是回到了在靳府他教她读书的时候,那时候她有什么不懂的,就是现在这样子,一定要自己想出来才罢休。

     靳如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到了,道:“假如王夙夜说二皇子已经病故,韩尉就很难反起来。”

     居然真的想到了,看来这一年多,她在京城里长进了不少。

     李适白出息了她一句:“幸好你说的不是‘假如王夙夜说你病故’。”

     靳如瞪了他一眼,道:“他真的没有想过要杀你、害你,从搬到邓海岩后,他就一直在找你。”

     李适白站了起来,面色平静的看着她,道:“那么,他若知道知道我想娶你,你觉得他会怎样?我登上皇位,夺回大权,就可以把你从他身边抢走,他会愿意吗?”

     靳如可没想过他会这么做,神色恍惚的问了一句:“那你考虑过我吗?你是要强迫我?”

     他垂眸不语。

     屋子里静了片刻,靳如也站了起来,她感到很委屈,就因为王夙夜之妻这个身份,她两次都险遭人侮辱,再听到他这么说,有些爆发了。

     她忍着愤怒视道:“来荣城的路上还有一件事,我不想你担心便没有说,”这样不堪的事羞于启齿,她微微握了拳头,才接着说,“与景云一道的还有一个男人,剩下的你自己想吧!”说完就往里屋去。

     李适白震住,蓦然睁大了眼睛,大步上前拉住她的手腕,怒火冲天的问道:“是谁!我立刻杀了他!”

     靳如被他眼中的恨意戾气吓了一跳:“不、不知道,”接着又平淡的道,“他没有得逞,大约是我以死相逼,他们才不敢。”

     李适白的怒气并没消减半分,一想到她当时的处境,他就恨不得将那人千刀万剐,景云!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半响,他艰难的说:“你没事就好。”

     靳如却狠了心道:“若不是韩尉我怎么会遇到这种事!若是韩尉祝你登上皇位,我让你杀了他,你会吗?”

     李适白僵住。

     靳如挣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几步,离他有一段距离,替他答道:“一个是忠臣,一个不过是太监的妻,你不会的。”

     他不会吗?李适白一时恍惚,不知怎么出了靳如的屋子,他没想过来的路上,她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但是即便没有这种事情,她若是想让韩尉死也是正常的。

     一个月的奔波,被逼着每天服用迷药,前些日子又那样痛苦,怎么会不恨呢?

     他去了军营,不出意外的遇见了赵子辙。

     赵子辙早就守了他很多天了,见到他就开门见山的问:“王夙知的媳妇是不是在你们手上?你有没有参与此事?”

     他摇头。

     赵子辙放了心,拍了下他的肩膀道:“我就知道,灵妃的儿子不会做这种事,这等卑鄙龌龊的事,肯定是韩尉那老东西想的。”

     李适白没有吭声。

     赵子辙便又道:“王夙夜的媳妇怎么样了?可好?”

     “还好。”

     “还好?”赵子辙皱了眉,“她的病还没好?很严重?”

     他摇头:“不是,我已经让大夫给她调理身体了。”

     嗯?这语气,怎么觉得他跟王夙知的媳妇很熟似得?

     赵子辙觉得他的怪怪的,问道:“你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既然知道来军营就会见到他,却还来了军营,肯定有什么事。

     李适白看向他:“王夙夜是个什么样的人?”

     “唔?他呀!”说起这个假太监,赵子辙就想吐他口水,“是个聪明隐忍又傲慢的人。”

     “……没了?”

     “对先帝是忠心的。”

     李适白无言的看着他,他嘿嘿一笑:“怎么,相信那天我说的话了?所以来问王夙夜的人品?放心吧!这货是可靠的。”

     “那你怎么看韩尉?”

     赵子辙顿了一下,严肃下来:“他这个看起来是个粗性子,其实心细的紧,难以捉摸,而且是个胆子大的,什么都敢猜想,什么都敢做。”

     不错,韩尉此人就是敢想,所以他是不是认为,把靳如劫持到荣城是一举两得?既能牵制王夙夜,又能拿捏他呢?

     想到这里,他心里一沉,若说是信任不够,韩尉瞒着他一些事可以理解,但是若想制衡他,就不对劲了。

     他想着就匆匆回了侯府,直接闯进了靳如的屋子里。

     靳如吓了一跳,看他喘着气急匆匆的样子,便问:“你怎么了?”

     看到她没事,李适白松了口气,摇头道:“没事,我走了。”

     靳如莫名其妙的。

     他往韩尉的书房走去,韩尉并不在,侍卫说他一大早就出去了,至今未归。

     李适白皱眉,一直等到晚上才见他回来,两人进了书房,韩尉道:“二皇子今天去了军营,遇见了赵子辙?”

     李适白点头,也不隐瞒,道:“他问我王夫人在哪里,可以给我重金。”

     “他想收买你?”韩尉嗤笑一声,又道,“我在考虑,要不要提前动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