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靳如不确定景云是怎么想的,所以不敢轻易叫景云过来,她稳住呼吸,听到轻微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然后那人在床前停下,他没有再有动作,似乎是在仔细的观察。

     末了,那人的声音中含着调笑的说:“小美人儿,我知道你醒着呢!刚刚就吃了那么点儿饭,不就是防着我嘛~”

     靳如没有动,仍是闭着眼睛。

     易峰从喉间发出一声闷笑:“好呀~既然小美人这么听话,小生怎么能让娘子多等呢?”他这样说着却并没有动,好像在担心靳如会突然袭击。

     靳如呼吸平稳,没有被他的话影响。

     易峰饶有兴趣的挑眉,走到桌边点亮了蜡烛,又走回床边道:“娘子倒真能沉得住气,不知你与王夙夜是怎么行房的?嗯~一个太监身体不行,总还能借助一些工具吧!怎么样?可舒服吗?”

     他的话污秽不堪,靳如睁开眼瞪他,有气无力的喝道:“闭嘴!”

     “哟~看你这反应,那阉人是不是已经对你做过了什么吧!”易峰觉得她无力的语气不像是装的,便微微放了心,弯下腰看她,半阖的眼中露出柔情的神色,撩拨着人的心绪,暧昧的问,“用的什么?有感觉吗?可还快活?”

     靳如气的抬起左手打他,却被他轻易的捉住,靳如挣了一下没挣开,便轻喘着气放弃了。

     易峰感觉到她的手确实没有力气,又见她羸弱不堪的样子,便坐在了床边,道:“待会儿跟我来一次,你就知道那阉人有多不行了。”

     他顺势拉着靳如的左手腕就把她提了起来,刚要把她抱进怀里,就见她的右手向他的双目戳来,离得太近他避之不及,被攻击的正着,痛嚎一声就松开了靳如,双手捂着眼睛。

     靳如没了桎梏,迅速的跳下了床往门口跑去,然而刚跑到桌边,门就被“哐”的一声推开了,景云向她走过来,她心里一沉赶紧退后,靠在墙上,拔下头上的簪子对着自己的咽喉,冷声道:“你们若是羞辱于我,我就自行了断,让你们白忙活一场!”

     景云冷淡的神色未变,走到桌子那里,拿起一个茶碗向她丢去,打在了她的手上。

     靳如吃痛的松开了簪子,景云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伸手给了她一个手刀,她昏了过去。

     看着靳如滑倒在地上,景云往床边的易峰走去,他还在捂着眼睛低声痛吟着,眼泪横流的,可见靳如那一下使了大力气。

     这样也省事。景云拔出匕首,利落的捅进了易峰的胸膛里。

     易峰闷哼一声,不敢置信的睁开满布血丝的眼睛,口齿不清的道:“你、居然……”

     景云依旧是一副冰冷的神色,声音也毫无温度:“原以为你有多大本事,结果就这样轻松的被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暗算,你以为你要对她做什么,我会不知道?我也是要试探一下她的能耐,不然怎么会放你进来呢?”

     易峰的眼神变得愤怒起来,却只能发出含糊不清的断句。

     她往昏倒的靳如那里看了一眼,再看向易峰时,眼中闪过嘲讽:“既然知道这个王夫人不是看起来的那么笨,之后在路上我就得严加看管了。至于杀你,回到荣城要一个月,若是你趁我不注意对她做了什么,我该怎么跟侯爷交代?”

     说罢,她也没再看易峰一眼,抱起靳如继续赶路。

     又过一天,景风从外带来了消息,说北阳的一间客栈里,死了一个身份不明的男子,当地官员问了后,知道原是三个人入住,两个女子连夜离开,他已经派人去追了。

     王夙夜并未因为听到有用的消息而轻松,景阳明天就应该到荣城了,若路上无法找到靳如,就只能在她们进荣城前,让赵子辙拦住。

     然而哪一个都希望不大,去荣城的路线太多,这个景云又狡猾多变,而荣城及周边都是韩尉的地盘,十六年的戍守边关,不是去那里四年余的赵子辙能比得过的。

     等景风出去后,他坐到椅子上,揉了揉额角,这几天他几乎没怎么睡,一合眼就是靳如的身影,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那个叫易峰的人与马氏私通,不知道会不会对靳如……

     他的手攥紧,骨节突出,掌背青筋暴起,一想到她可能遇到的危险,就恨不得立刻把那些人撕碎,韩尉!他一定要手刃这老东西。

     马车震得身体难受,靳如有气无力的,颤着手把毯子又紧了紧,她原本被王夙夜调理好的身体,又因为这些变故,手脚冰凉起来。

     靳如觉得在路上已经很长时间了,有半个月多了吧!虽然是乘的马车,但这样不停的赶路,也应该到了,这一路上她基本都在昏睡,景云看她的紧,迷药更是不曾断过。

     这么久了,王夙夜也没有寻到她,估计她要到荣城了。爹娘一定很担心她,也不知道大哥的伤势如何。

     她已经明白了,大嫂应该是背叛了他们,先前让她出城去西山寺,知她会拒绝,再用哥哥诱她,因着又是在京城里,她拒绝了一次哪好意思再拒绝第二次,真是想不到,王夙夜一直防着,然而却是她这大嫂陷她于不义之中。

     景云进来灌了她一碗热水,看她虚弱的样子,大概是迷药用的时间太长了,可是没办法,为了躲开王夙夜的人,她一开始就是往西北走的,从西北的玉庸关出关,再跟着商队由关外进荣城,这就是韩尉的计划,虽然绕的圈子太大,但是保险。

     京城笼罩着一股气低气压,本来天就冷了,现在更是让人出门就缩了肩膀,生怕触了霉头。

     王夙夜下令把京城翻了个遍,所有韩尉的卧底基本上都被清除了,好几个名气大的珠玉铺子全被封了,据说是与王夫人失踪有关。

     周础跟在浑身散发着寒气的王夙夜身后,大气不敢出,只觉得前面这人比这冬天的冰雪还冷酷。

     “宫中的防卫可部署好了?”他问。

     周础赶紧答道:“已经重新部署好了,但凡有点嫌疑的人,我都调了出去。”

     “若是日后宫里再出什么乱子,你就自尽以谢罪吧!”王夙夜面无表情的说。

     周础脚步一僵:“那我可以辞官吗?”

     “那你现在就谢罪。”

     若是平常,周础就嬉皮笑脸的打哈哈了,但现在他哪敢,却还是忍不住问道:“将军,难道外面传的是真的?”

     靳如是他的软肋。

     王夙夜停下,回过身看他,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若是你,有人在你眼皮子底下劫走了你的夫人,你觉得如何?”

     当然是——奇耻大辱!一定要狠狠揍那龟孙一顿!

     周础顿时明悟,比方说他,就算不喜欢陆湘,但陆湘要是被人欺负,他肯定是要揍回去的,哪能让媳妇受人侮辱?更不说是王夙夜了,虽然吧不是真男人,但不是真男人,媳妇就更不能被人抢走了,这是大刺刺的挑衅打脸呀!

     王夙夜没再理他,由着他传出去。不管怎样,他现在只能让人认为他是面子过不去,不然怎么稳定京军?这么久了,一直没有靳如的消息,赵子辙在做什么!

     又过了十天,韩尉接应的人在羯族的部落已经等了两天,见到景云后就立刻接她们进了荣城。

     李适白被韩尉突然叫去,进了书房就看到一个面色清冷的女子站在一旁,韩尉见他进来,便让女子先下去休息。

     等女子出去后,韩尉面色喜悦,语气带着点试探:“我让人带了一个很重要的人回来,你要不要去见见?”

     “谁?”

     他笑了一下:“王夙夜的夫人,靳氏。”

     李适白面色倏变,温和的声音冷了下来:“她在哪?”

     “二皇子不要急,”韩尉从书桌后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虽然二皇子带了先帝的玉佩,但是我还得谨慎,所以才会让人去查您的过往,还请二皇子见谅。”

     靳这个姓少见,通过这个姓就大胆的把他和靳如联系在一起,韩尉的心思果然深沉。

     李适白自嘲的笑了一下,面色恢复温雅,道:“我知道,只有谨慎才能成事,我也观察了侯爷大半年才相信侯爷的。”

     韩尉欣慰的点头:“多谢二皇子见谅,我就派人带您去找靳氏。”

     靳如病了,赶了近一个月的路,天气又冷,又一直被逼着吃迷药,她在最后的几天里发了烧,景云没有给她看大夫,只给她吃了一些黄连之类的药丸,她的烧不退,反而更加严重,迷迷糊糊的,隐约听到有人哄她吃药。

     王夙夜?她想,然而下一刻她就否定了,王夙夜从来没有哄过她吃药,这个声音温润如珠玉,是、是谢均安!

     她猛地睁开了眼,穿着水色衣裳的男子坐在床边,手中端着一碗药,是要喂她的动作,但是见她睁开眼后,他就顿住了,目光与她交接又移开,须臾又看向她,清浅温和的声音道:“你醒了,如儿。”

     靳如怔了一会儿,他粘了胡子,眼角也略显沧桑,许久,才沙哑的声音迷幻般的叫了他一声:“均安?”

     他笑了,应道:“是我。”

     靳如对在荣城、在韩尉府上见到谢均安震惊万分,本来就头就疼,一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就更疼了。

     “你为什么是这个样子?”

     他顿住,复又笑道:“先把药吃了吧!”

     那天最终他也没说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只是说自己现在叫靳安,然后每天都陪着她,见到她闷不吭声的喝药还略微吃惊,晚上要她入睡后才会离开。

     靳如便也没问,只等着他自己解释。

     几日后,她的身子恢复,复诊的大夫过来给她诊脉,李适白在一旁看着。

     头发花白的老大夫诊了许久,末了,捻着胡子笑开:“恭喜太太,您有喜了!已经一个多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