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靳如的衣服皱巴巴的不说,棉面的桃红色牡丹绣花褙子还被撕破了一道口子,虽然天已经黑了,但也不能就这么出去啊!而且明天小眉她们要是问了,她要怎么回答?想着她就狠狠的瞪他。

     这大约是他扯下来时,不小心撕破的,原来是为了这个,这确实不好说。

     “我去给你找件衣服。”

     青阁里只有他的衣物,便拿出了一件黑色的披风,长是长了些,但无所谓,反正他是要抱着她回去的。

     靳如拒绝,要自力更生,她不想让下人看到她被王夙夜抱着回去,像什么话!

     王夙夜只好扶着她让她试试,结果她脚沾上地就打着颤,竟比初次还要腿软,看来第一次他是收着的,这一次大约是环境和她的那句“王公公”的影响,他就使劲折腾她。当然她不知道,因为她太紧张一直没有放松,身体上给王夙夜的感觉格外好,再加上做了这么长时间的王公公,所以他就放纵了一些。

     看她走路不稳的样子,王夙夜一把抱起她,声音含着笑意道:“担心那么多做什么,走吧!”

     靳如虽然不愿意,但等他出去后就把头埋在他怀里,完全不敢看景风一眼,幸而景风也没有跟上来,而是进屋去善后,想到他是去处理那些痕迹,靳如更加羞臊,忍不住在王夙夜的腰上狠狠地拧了一下。

     王夙夜的手抖了一下,差点把靳如摔下去,吓得她惊呼了一声,赶紧抱住他:“干嘛呢!”

     “还不是你在作怪?”王夙夜道。

     靳如噎了一下:“你故意的!”

     王夙夜好笑,低头瞟了她一眼:“不然你再试一下?”

     靳如当然不敢再试。

     在荷塘边吹着秋夜的冷风等了许久的小眉等人,看到将军和夫人这种姿势出来都愣了一下,满腹疑惑,但谁也不敢问,默默的跟在主子身后,只是回到主屋后,等靳如把衣服脱下来,小眉拿出去后,看到上面破了一个洞,和黄槿一同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

     靳如已经猜到她们会惊疑了,所以等王夙夜抱住她后,她就推开他,但这是徒劳无功的,王夙夜的力量岂是她能阻挡的?

     “你不是会做衣服吗?要不明天你补一下?”王夙夜说。

     靳如原本不想理他,但听他这么轻飘飘的说,便开口刺了他一句:“将军这是异想天开哪!”

     “嗯?”他的声音蓦然压低。

     靳如已经不怕他会做什么了,便说:“我说你异想天开。”

     也不想想那件衣服的布料、绣花,就是绣工极好的绣娘都得花好长一段时间才能补好,就她这三脚猫的女红,给他做中衣都是勉强的。

     王夙夜略微想了想,自己确实想的简单了,便也没再说什么,只道:“睡吧!”

     靳如一觉睡到天亮,王夙夜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以前家人宠着她,到了将军府后又没有公婆,也不需要打理府里的事情,所以她觉得辰时起床不算晚,自从决定要给王夙夜更衣后,她才意识到,辰时确实晚了。

     “现在什么时辰了?”她问。

     小眉道:“辰时过半了。”

     靳如点点头,感觉自己还有点乏,一点也不想起床,但为了不让下人们生疑,她还是起床了,好在昨晚王夙夜还记得,没有在她脖子上留下痕迹。

     小眉因着昨晚的不用寻常,心里早就憋痒难受了,此刻问道:“夫人,昨晚是怎么回事啊!您的衣服怎么破了?”

     靳如已经想好了对策,此刻便淡然的说:“昨晚青阁里有一只老鼠,我被吓到了,不小心跌倒,所以弄破了衣裳。”

     小眉愣住,就这个原因?她怎么有点不信呢?

     “难怪是将军抱着您出来呢!”

     靳如咳了一下:“是啊!那毕竟是一只凶猛的老鼠。”

     “凶猛的老鼠?”小眉呆,“能有多凶猛?”

     “很凶猛……”

     然而这个说法没多久就被王夙夜知道到了,晚上的时候对着她一顿好欺负,在她的身上弄出了好多印子。靳如欲哭无泪,她要报复给小眉!于是便叫来了景阳,说:“从今天开始,你教小眉一些防身术。”

     景阳愣住,这次学委婉了:“夫人,我要跟将军做事的。”

     “将军说了,让你听我的,”靳如看着他不太愿意的神色,说,“怎么?你又要不听我的话吗?”

     景阳顿了顿,沉默的点头:“谨遵夫人吩咐。”

     “一个月,不能少。”接下来每天看到小眉哭丧着脸的样子,她心情舒爽了不少。

     十日之期到的当天早上,马氏就迫不及待的去了裁缝铺,四件衣裳都已经做好了,马氏进里屋试穿,阿柳跟着便要进去,却被绣娘拦住。

     “这位小娘子就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吧!我们这里有专门的人去服侍贵人。”绣娘说。

     规矩还挺多的。马氏皱着眉点头,对阿柳说:“你在这里等着。”

     阿柳便留在了外面,有绣娘过来给她上了茶。

     马氏先挑了那件樱桃红的衣裳,刚准备换上,后颈便一疼昏了过。等她再度醒来时,看到屋里站着一个蓝衣男子,她大吃一惊,正要大叫却蓦然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顿时懵在那里。

     男子眼中闪过冷嘲,嘴角却扬起一抹笑,温和有礼的模样,声音也是温柔动听:“你醒了?”

     说话的语气好似他们很熟似得,马氏抖着身子,颤声道:“你、你是谁?”

     “你别害怕,”他的目光温柔如水,“我叫易峰,此次是希望娘子与我有些交际罢了。”

     怎么可能不害怕,虽然她盖着被子,但是、但是——“你对我做了什么?”

     易峰笑了一下:“在下并未对娘子做什么,娘子应该能感觉到。”

     马氏微微动了动身子,并无异样,但是她光着身子,这人一定有什么图谋,她不禁缩了缩身体:“你要做什么?”

     “在下看了看娘子的身体,想要找点东西。”他轻声说,并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多无耻下流。

     “你、你这个王八蛋!”马氏一下子哭了出来,她的清白这下全毁了!

     易峰脸上闪过嘲讽,声音却温柔起来:“在下知道娘子是王夫人的嫂子,所以想请娘子帮点忙。”

     冲着将军府来的吗?马氏愣住。

     易峰又道:“娘子的肩上有颗小痣,如果娘子不愿意的话,在下就只能告诉你的夫君,你与我有染了。”

     马氏满脸惊恐,纵然没发生什么,但这男子看过她的身体了,也知道她身体上的特征,不行,她不能被人知道,她好不容易得到了荣华富贵、锦衣玉食的生活,她不要失去这些。

     易峰看到她惊乱的神色,心里有了底,柔声道:“只要娘子配合我一些,我自不会对人说什么。”

     短短的挣扎思考过后,她看着他说:“你要我做什么?”

     易峰笑了:“现在不急,娘子还是先穿上衣服再说。”他说完还背过了身。

     马氏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这个时候还装什么君子!她拿起衣服迅速的穿好,生怕他回身来看。

     易峰听到她下床的动静,回过身道:“从娘子进来不过半刻钟,外面的人不会生疑的。”

     “你要我做什么?”马氏冷声问。

     “这个嘛……”他拖长了调子,却道,“五日后,云亭阁,希望娘子准时赴约。”

     马氏下意识的拒绝:“不行。”

     他却走近了两步,逼近马氏,垂眸看着她,鼻息喷在她的额头上,轻声说:“这个就由不得娘子拒绝了。”说完,迅速的在马氏的嘴上亲了一下,然后在马氏还没有回神时从窗户跳了出去。

     马氏愣了一会儿,直到外面的冷风吹来才回了神,她收敛心神,推门走了出去。

     阿柳立刻站起来:“大奶奶试好了衣裳?可有什么不妥之处?”

     马氏摇摇头,看到店里的绣娘都没有异色,她皱了眉,让阿柳拿起衣服回了府。

     马氏并不平静,她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被盯上的,一想到五日后就浑身发抖,但又不得不去赴约。

     云亭阁是京城一家有名的首饰店,她之前来过几次,进去后她就四处打量着。

     店家立刻迎了上来,说是屋里有上等的货请她进去看看。

     马氏心里一咯噔,便对阿柳说:“你在这里等着,我待会儿就出来。”

     阿柳有些疑惑,但还是在外间等候。

     马氏进了屋就看到那个蓝衣男子坐在椅子上,手中正在把玩一只玉簪,见她进来,易峰就抬起头,不说别的事,却道:“我见这支玉簪很是好看,一下子就想到了娘子,便买来送给娘子。”

     马氏被他的举动搞得莫名其妙,既然是要利用他,为何还要做这些?

     “你说吧!什么事?”

     易峰眉间温和:“干吗一上来就问这些?”他站起来走到她身边,不顾她的反抗,把玉簪插.进她的发间,说,“很好看。”

     马氏往后退去,羞恼道:“你到底要做什么?”

     易峰拉住她道:“娘子怕什么,我要是想对娘子做什么,那日便做了。”

     马氏挣不开他的手,气道:“你故弄玄虚什么?是要对付王夙夜吧!我做不了什么!”

     易峰笑道:“谁也无法对王将军做什么,除了他的夫人。”

     他打的是靳如的主意?

     “你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