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王夙夜把萧家的事情交给了周础来做,周础愣了一会儿,道:“将军是要我为我媳妇出头?”

     王夙夜淡淡道:“你要这么想也可。”

     “那要怎么做?”

     王夙夜哂了他一眼。

     周础讪讪:“我是问就单一个萧轩呢?还是整个萧家。”

     “萧轩还需要对付吗?”声音里有淡淡的冷寒。

     周础咳一声,道:“将军,我明白了!”

     王夙夜没再看他一眼,周础摸摸鼻子,其实他是不想揽上这个活。

     没几天靳如给王夙夜做的袜子做好了,绣了几片浅绿色的竹叶,等他回来后,就迫不及待的给他。

     王夙夜在她期待的眼光下试了试,大小合适,就是缝合的那里还不够紧实,不耐穿的感觉,但对上那双水亮的眼睛,他说:“很好。”

     靳如放下了心:“那我就多做些。”

     “做这些伤眼睛。”他说。

     “哪会?那么多女子都会女红,也没见她们眼睛不好使呀?”

     王夙夜劝不过,只得叮嘱道:“天暗了就不许再做了,知道吗?”

     “知道啦!不过还是等我老了你再叮嘱吧!”靳如调皮的说。

     王夙夜的心里一阵柔软,拿过她手中正在叠的袜子搁在一边,把她抱进怀里,下巴放在她的肩头,微闭了眼睛,一副很累的样子。

     大约是心里温暖了起来,从前他习以为常的明争暗斗,现在只觉得厌烦。

     靳如愣了一下,感受到了他身上的疲倦,伸手圈住他的腰,也不多问。

     许久他道:“你有没有担心过?”

     “什么?”

     “我若退不下来,或者被人杀了,你会怎么样?靳家会怎么样?”

     靳如沉默,许久才说:“不知道。”

     王夙夜失笑,微微松开手看着她:“是不知道,还是不敢说?”

     靳如垂了眼:“不知道。”

     “变得不诚实了。”他说着就在她的耳垂上咬了一下。

     靳如怕痒的躲开,他却追逐不放,又咬又舔的,手指在她腰间的绳结上戏弄着带子,欲解开又不解开的。

     靳如感受到他的□□,喘息着急道:“现在是在将军府!”

     她不提醒还好,提醒了王夙夜就一下子扯开了她的腰带。

     靳如连忙按住他的手,轻声道:“干嘛呢!”小眉她们都在外面,万一进来看到了!

     王夙夜松开了手,眼中有失望之色,任她系好了腰带,淡淡的说:“还是在秋岚山庄里自在。”

     靳如怒嗔了他一眼,从他腿上跳下来,严肃的说:“今晚你回青阁歇息吧!”

     “再说一遍?”声音平淡的很。

     靳如便换了说法:“你说过回来后你就要做回你的王公公了,我也是担心。”

     王夙夜眉头一跳,他说自己是王公公为了哄她,但这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怎么听都不顺耳!

     “你叫我王公公?”他眯了眼,声音里有危险的气息。

     靳如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结巴道:“没、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重复了一下!”

     若非不合时宜,就冲这三个字,他都要教训她一番,眼下只能压住身体里的躁动饶过她,但着实不甘心,拉过她亲了一会儿,才放她去做事。

     靳如就像是找到了好玩的东西一样,给王夙夜做了很多双袜子,然后就试着给他做衣服。

     项氏看着女儿认真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难过,但及时把自己的情绪掩饰住,低头绣起花来。

     靳如坐的久了,放下手里的活儿,起来走动了两圈,问道:“大嫂又出去了?”

     说到马氏,项氏的眉头微皱,儿媳哪都好,就是太喜欢那些珠宝首饰,以前因为家里不算富裕便没表现出什么,今次来到京城里,那性子就暴露了出来,偏爱往那些金玉阁之类的地方去,每次回来都买了不少胭脂首饰,上午还戴着翡翠明珠银簪,下午就换成了金蝶缠丝宝钗,真是让人无奈,说了她还不听。

     靳如笑了笑:“罢了,大嫂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吧!我让人给你们做了衣裳,过几天就送来了。”

     “你顾着自己就行了。”项氏道。

     “当然会顾着自己了,”靳如笑嘻嘻的说,“天都要变冷了,爹和娘也要顾着的。”

     项氏看着她的笑容,觉得她比以前要开朗多了。

     靳如给家里人都添了五件衣裳,另有披风,马氏看着将军府送来的衣裳喜欢的紧。

     这些日子她在京城里转的多了,一看就知道这料子是千绣庄那里的,纹络款式都是最新的,她拿起那件水绿的褙子,就兴致冲冲的换上了。

     靳鸿回来就看到她站在镜子前照来照去的,再瞥到她身上靓丽的衣服,头上精美的簪钗,心里便一阵烦闷,在他眼里,这些都是用她妹妹的一生换来的,实在欢喜不起来。

     马氏没看到他的表情,高兴的问:“好看吗?我太喜欢这件了!”

     “还行。”他冷硬的说。

     听出了他的不悦,马氏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好生气的,都嫁了一年了,还生什么气!

     马氏坐到妆台前,觉得头上的金丝蝴蝶缠珠发箍有些不搭,便取下来,拿了银钗玉簪戴上,看了看,嘟囔了句:“应该把那支荷花纹的碧玉簪子买回来才是。”

     靳鸿听到她这句话,忍不住呵斥道:“这几日天天往外跑,每次都买回来一堆东西,还不够吗?也不想想你花的是谁的银子!”

     马氏插簪子的手顿了一下,扭头看他道:“也不过就这几样,你看看京城里那些贵人,我这些东西远不及人家的半点儿!”

     靳鸿眉头皱的更深:“为什么要跟她们比?你买这些就是为了去跟别人攀比的吗?”

     马氏虽然还想再说两句,但为了避免吵起来,便把首饰衣裳换了下来,冷着脸洗漱去了。

     靳鸿心里还有气,但想到前几日两人就因为这事吵了一架,此时便忍住了。

     荣城的定远侯府,韩尉收到京城的来信后忍不住大笑,虽然没有抓到靳县令,但是有了新的突破口,这样比抓到靳县令更能威胁到王夙夜呢!

     走到书房门口了李适白听到他的笑声,不禁一怔,进去问道:“有什么喜事?侯爷如此高兴?”

     韩尉收起信,面上的笑意不减,道:“我托朋友去帮忙找一匹汗血宝马,他来信说已经给我找到了,等过段时日就送来。”

     李适白没有怀疑,又问:“京城那里可有什么消息?”

     “还没有,王夙夜大概是在等萧皇后的孩子出生。”

     李适白淡了眉色,道:“那就等那孩子出生后,借刀杀人,再顺势诛奸佞。”

     等孩子出生后,他们安插在皇宫里的人就会杀了熙和帝,散布王夙夜弑君、挟持幼子的谣言,联络各地驻军,骤时再起兵清君侧。

     然而,不等萧皇后的孩子出世,熙和帝就下旨将萧家满门抄斩,皇后有身孕在身暂时关在锦绣苑,等孩子出生后再做处置。

     这个消息在京城炸开了,要知道熙和帝依靠的一直都是萧家,这么把萧家斩了,他不怕王夙夜了?

     再等知道了事情原委,他们就更加疑惑了,熙和帝抄斩萧家的原因居然是萧家人刺杀他!

     萧家怎么可能做这种事?真要做也是等搬到王夙夜、萧皇后的孩子出生后吧?

     但是熙和帝给的理由就是这个,上朝时,有大臣问到这个时,熙和帝居然满脸厌恶杀意,当场道:“以后,谁若敢再提起萧家,朕亲手杀了他!”

     这番话打消了大家怀疑王夙夜的念头,若是王夙夜逼迫熙和帝,他不会是这种反应。

     萧家这事周础做的很好,王夙夜让他在家歇两天,周世子翘着二郎腿晒太阳,“咔叽咔叽”的磕瓜子,悠闲自得。

     陆湘看到他怡然舒服的样子,犹豫了一会儿,走过去问道:“今天你不用去当差?”

     “你有事?”周础斜眼瞅她。

     陆湘滞了一下,道:“没事。”然后转身就要走。

     周础吐出一个瓜子皮,悠悠道:“你是不是想知道萧家的事?”

     陆湘的身影顿住,她确实好奇,不过一个月,萧家就完了,还是被熙和帝亲手处置的。

     周础嘿嘿笑了:“想知道?”

     陆湘点头。

     “那就帮我剥瓜子皮。”

     陆湘转身而走,剥瓜子皮?扔他一脸瓜子皮才是。

     周础打了个哈欠,让熙和帝处置萧家还不容易?一国之君被带了绿帽子,还有孩子,甭说有多怒火中烧了,更何况当时熙和帝是亲眼看到萧皇后与那禁军侍卫相拥的画面,刺激的连话都说不出来,等到反应过来后,抽出刀就要去砍人,幸好被他“及时”的赶到阻止了。

     杀了萧家的人必须是熙和帝,绝对不能是王夙夜,这才是王夙夜想要的结果。

     李适白和韩尉接到这个消息已经是三天后,韩尉没想到萧家这么快的被解决了,明明几个月前,萧剑泽还让人在他府里放了火作乱的。

     “王夙夜的动作倒快。”韩尉冷哼。

     李适白沉默,片刻说:“萧皇后活着,就证明他们想要那个孩子,我们的计划不受萧剑泽影响。”

     韩尉却想着在京城中安排的那个人,现在有没有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