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陆湘惊恐的睁大眼,还未有其他反应,身子就不由自主的往后倒去,跌进了河里。

     人群立时一片惊呼声:“有人落水了!”“快来救人啊!”

     “怎么了?”靳如在楼上听到下面的动静,往外看去,只见一个人在水里扑腾着,然后有一个男子跳进了水里游到她身边,费力的抱着挣扎不断的人往岸边游去。

     等人救上了岸,靳如才看到是个女子,但离得远看不清长相,那救人的男子就好辨认了,一身大红的衣裳,缀了不少珠宝玉石,在太阳下熠熠发光。

     “这……这女子得嫁给齐国公的公子了吧!”靳如说。

     景月笑了一下,问道:“夫人,您想想,这公子叫什么?”

     她知道他叫周础啊!靳如思索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周础就是向陆湘提婚的人,难不成——

     “那落水的女子是陆湘?”靳如讶异,那这个就不是巧合了吧!

     管他是不是巧合都无所谓,反正大庭广众下的这一闹,陆湘就不得不嫁了。

     浑身湿透的陆湘被人拉上岸,吐出了几口水后,就忍不住大哭起来,原来都是安排好的,王夙夜!他居然这样对她!

     这下所有人都尴尬了,大家都是聪明人,知道这可能是安排好的,逼陆湘就范,再看向周础时眼中就一片不屑,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逼娶人家。

     因着是夏天,衣裳穿的本就很薄,湿衣紧贴着少女的身体,玲珑的身段几乎可以说是一览无余,有不少男子都撇开了眼睛非礼勿视,但也有人睁着一双贪婪的眼睛上上下下的扫视。

     周础对身边的小厮说:“阿鹏,把衣服脱下来。”

     阿鹏立刻脱下了外衣,周础递给了陆湘:“喏~穿上。”

     陆湘的身体一僵,哭声停住,她从心里厌恶他,却又不得不拿过他的衣裳盖住自己。

     何夫人听到消息已经跑了过来,看到坐在地上浑身湿透、还穿着男人衣裳的陆湘时,呼吸一滞,差点背过去,还好丫鬟扶住了她。

     “湘湘?”她叫道,声音里也含了哭腔。

     陆湘咬了牙,却连姑母也恨上了,都怪她今天偏让出来的!

     “把马车叫过来。”何夫人颤声道,眼泪落了下来。

     等马车过来后,丫鬟扶着陆湘上了车,周础这才说:“明日晚辈再登门拜访。”

     何夫人回头恨恨的瞪了他一眼,上车走了。

     人走了,看热闹的人群也散开了,哪还有心情抛鱼食?今年的端午过得太热闹了,茶余饭后有的聊了。

     靳如微微摇头,到现在她再不明白那就真是笨了,谁不知道王夙夜与陆湘的关系,周础敢这么做,一定有王夙夜的授意,难怪那天他说,端午的时候有热闹看呢!这么说,他和陆湘之间真没有什么了?

     身后的门被打开,王夙夜走进来,带着一股淡淡的酒气。

     “将军喝酒了?”靳如走过去问道。

     王夙夜点头:“回去吧!该用午膳了。”

     “好。”靳如没有问陆湘的事,也没必要问了。

     王夙夜原本打算的是,射粉团后,让郑馨拉着陆湘去河边丢角黍,趁人多把陆湘推进河里让周础去救,谁知周础自作主张的送东西给陆湘,多生事端差点坏事。

     回到府里,午膳已经准备好了,还有一壶雄黄酒,以前项氏都管着靳如不让她喝,现在没人管,看到王夙夜喝了一杯后,她伸手去拿酒壶想给自己倒一杯尝尝。

     “不准喝。”王夙夜淡淡的说。

     靳如却拿了过来,撅了噘嘴道:“端午节要喝雄黄酒的,不然不吉利。”

     她那一杯醉的模样他又不是没见过,遂从她手中拿过酒壶:“不准。”

     “我只喝一杯,”靳如睁圆眼睛看着他,小声的说,“醉了的话睡一觉就好了。”

     王夙夜不为所动,睇了她一眼,仍是两个字:“不准,”给她拿了切成小块的角黍,“吃这个,就吉利了。”

     靳如想瞪他,又没胆子,只得接过角黍小口的吃着。

     午饭过后,他们留在主屋午休,其实靳如和王夙夜并没有经常睡在一张床上,上次也还是王夙夜生日那次,不过两人见面的次数变多了。

     靳如躺在床上看着帐顶发呆,总想起那天早上他的吻,以及她的乳名,脸又发起烫来,还好之后他没再叫过她的乳名,毕竟好多年没有人叫过了,她听了也不习惯,总是一下子就浑身不自在。但他也没有再对她有亲近的举动了,靳如也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的,心里有些闷闷的。

     王夙夜从净室里出来,洗过澡后身上已经没了酒气,看到靳如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脚步顿了一下,刚刚被凉水冲过的身体又有些意动。

     他没有过多的碰触靳如,也不和靳如一起入睡,因为近在咫尺却不能有动作,着实是一件考验人自控力的事。

     他走到床边躺下,靳如身上沾上的艾草香就吸入鼻中,淡而麻,扭过头就看到她正睁着一双眼睛看着他,清澈明净。

     “怎么了?”他问。

     靳如摇头:“没事,”顿了一下,小声的说了句,“就是想看看你。”

     王夙夜心里一动,侧过了身子,漆黑的眸子静静的看着她,只把靳如看的脸红的垂下了眼睛。

     他伸出手,有些粗糙的指腹抚摸着她的脸,轻而仔细,让靳如的脚趾头都蓦地缩紧,心里升起一股从来都没有过的异样感觉。

     看着她的脸越来越红,手指下的脸蛋温度都上升了,王夙夜终于拿开了手。

     靳如绷住的神经放松,轻吐出一口气。

     “靳如。”王夙夜忽然叫了她的名。

     “嗯?”她诧异,怎么叫她的名了?

     王夙夜却忽然伸臂将她抱进了怀里,男子的气息立刻包围了她。

     靳如呆住,眼神懵懵的,脑中一片空白。许久,她才回神,心跳如雷,也不知道是天太热了,还是因为自己紧张,感觉身上有些黏腻。鼻尖清楚的嗅到他的气息,视线触及处,是他起伏着的胸膛,他的怀抱,如竹清隽,如铁坚硬。

     怀中的人娇小柔软,脸埋在他的胸膛里不敢抬起来看他,也不敢动一下,保持着一个姿势。

     王夙夜的臂弯收了收,把她抱的更紧,闭着眼睛闻了闻她的发香,她用的应该是桂花香的发油,又因为沾了艾叶,气味甜而麻。

     “睡吧!”他在她头顶,低声说。

     靳如一时有点发不出声,便点点头,因为离得近,她的额头是蹭着他的胸膛动了两下。

     王夙夜眉头一皱,忍不住低头轻轻的吻了吻她的额头。

     靳如不再乱动,闭着眼睛有一会儿,终于睡着了。

     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王夙夜又吻了吻她的头发,这才闭上眼睛睡去,现在还不是时候,总得安排一下。

     周础和陆湘的亲事已经订了下来,原本陆勋还不同意,但架不住别人的眼光和周础三翻四次的登门骚扰,终于和齐国公商定的日子。

     熙和帝看着自己的失魂落魄惨淡的样子,心里冷笑,当初他要娶了陆湘,这老古董不同意,现在好了吧!还不如给他做妃子呢!

     今日的课程还有一半没读,可他一点都不想学习,他都二十二了,还被王夙夜逼着读书,想想就恨的牙痒痒,便也想戳戳自己老师的痛处:“朕看老师面色不佳,不如传太医来看看?”

     陆勋的眼窝深陷,满脸愁容,对于熙和帝的挖苦无动于衷,只道:“多谢陛下关心,老臣无事。”

     “周础那东西是不像样,但老师放心,等令爱出嫁,我给她出两万两的嫁妆,必然不会让她受委屈。”熙和帝别有深意的说。

     陆勋面色微白,谁不知道熙和帝曾想把陆湘接进宫里?若熙和帝真的出了一万两嫁妆,那真是说不清楚了:“这些钱还是用在百姓身上好,小女福薄,实在不敢受皇恩,多谢陛下美意了。”

     熙和帝的眼中闪过冷笑,虽说陆勋是他的老师,可也是那个被他杀了的太子李世锦的老师,心里对他的愤懑他怎会不知?

     当初想娶他女儿,也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名声,谁知他不识好歹,还让王夙夜插手阻止了这事。

     “老师多虑了,您身为朕的老师,朕能做的却只有这些,您万不可推卸,”他眼中闪过讥讽,脸上陈恳说,“不然王将军会笑话朕的。”

     他搬出了王夙夜,陆勋心里气急,差点晕过去,颤着嘴想说什么却又什么也说不来,所有人都暗里笑话他,现在熙和帝又挖苦他,他急促深呼吸了几下才勉强说:“老臣身体不适,想先行告退,还望陛下恩准。”

     这就承受不住了?熙和帝无趣的摆摆手:“太师慢走。”

     接下来几日陆勋都称病告假,没有来宫里授课,熙和帝乐得闲散,在书房里悠悠的看着杂说,宫女上前给他添了茶,临出门前忽然捂住肚子,弯下腰干呕起来。

     小福子心里一跳,暗道不好。

     熙和帝的脸色忽变,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一样,立刻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捏住她的脸提了起来。

     宫女满面恐惧,不是冒犯了皇帝的惊恐,而是深入骨髓的惧怕,怕他杀了,她颤着嘴唇说:“陛下饶命、陛下饶命!”

     熙和帝满脸阴冷:“怀孕了?”

     宫女本能的摇头否认,眼睛里满是惊慌:“不、不是,奴婢只是、只是最近吃、吃坏了胃,求陛下开、开恩。”

     熙和帝一把把她扔在地上,面无表情的道:“小福子,杀了她!”

     “陛下饶命!求陛下放过奴婢,奴婢真的没有怀孕!”宫女哭喊着说,爬起来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求陛下饶奴婢一条性命……”

     “闭嘴!”熙和帝急的踹了她一脚,叫这么大声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他拿起一块巾帕塞进了她的嘴里,“小福子,快点,现在就杀了她!”不能让人知道这个孩子,不然,他就要完了!

     小福子应了一声,从榻上拿了一个软枕过来,压在了宫女的脸上。

     这两年,每每有身孕的宫女都会被熙和帝杀了,因为他害怕,害怕自己一旦有了子嗣,王夙夜会杀了他拥立自己的儿子继位,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每一个都被他杀了,只有这些女人死了,他才能安心。

     宫女剧烈的挣扎着,发出“呜呜”的闷声,正在这时,外面的太监禀报道:“陛下,王将军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