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树下放着檀木矮桌,上面除了茶炉和四盘小点心,居然还有四盘卤味肉脯,这分明就是郊游啊!

     王夙夜拉着她坐下,给她倒了茶:“先缓缓神。”

     一杯温茶落肚,果然舒服了许多。靳如放下杯子,说:“今天将军没有别的事吗?”

     “没有,”王夙夜抬眼看她,“你希望我有事吗?”显然记起了上次靳如赶他走的话。

     “不是啊!”靳如却不记得了,听他说没事就更加高兴了,她也希望这一天他都在她身边。

     王夙夜摇摇头,又忍不住抬起手揉了揉她的头发:“今天风势不错,风筝应该能飞的很高。”

     靳如吃了几块糕点后,就见景月拿着一只大大的蝴蝶风筝过来。

     王夙夜拿出手套,拉过靳如的手仔细的给她戴上。

     “这是做什么?”她问。

     “这风筝有些大,飞的太急,线会割伤手,”王夙夜解释道,“你和景月去玩吧!”

     嗯……他这么细心的对她,让她有些不适应,但还是很开心。她也没想过王夙夜会和她一起放风筝,起来就和景月往空旷的地方走去。

     “这是将军送给夫人的生日礼物。”景月把风筝递给她,揶揄的说。

     靳如接过只看了一眼,就先递给了小眉,又以为景月说的是出来郊游的事,便小声的说:“我挺开心的。”她对生日这天也期待了很久呢!

     景月觉得她的反应不对,便凑到她耳边说:“这风筝的图案是将军亲手画的哦~”

     她这么一说,靳如就立刻把风筝从小眉手里拿过来,仔细的端详着,蝴蝶整体是蓝色的,上头的翅尖一点白色,翅膀中间的一部分是由深到浅的粉色,翅尾是深蓝色的,别说有多好看了,比外面卖的要鲜艳多了。

     居然是他亲手画的!她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实在想不出来画这个的时候他是什么表情呢?也是冷着一张脸吗?他只会画画吗?

     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小心爱护的动作,景月心里啧了一声,看吧!一说是将军画的,态度立马就不一样了,只差抱住了,刚刚还不屑一顾的样子呢!

     “真的是他画的?”靳如从蝴蝶翅膀后露出一双明亮澄澈的眼睛。

     “当然!”景月好笑,“我怎么敢拿这个胡说八道呢!”

     靳如又往王夙夜那边看了看,他正在泡茶,眼珠转了转,心突然加快速度跳起来,说:“你们等一下。”然后就跑回了树下。

     王夙夜看着她跑回来,清雅的身影就像她手中拿着的那只风筝一样轻盈:“怎么了?”

     靳如拿着风筝,眼睛看向别处,提议道:“一起放?”

     王夙夜滞住,狭长的眼睛愕然的看着她,她的脸颊上一抹浅红,风吹过,吹散了她的一缕鬓发,白色的裙子跟着风飘扬,虽然不太想但却不由自主的点头同意了。

     不远处的小眉和景月疑惑的看着王夙夜站了起来,接过靳如手中的风筝,和她一到走过来。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同时闪过一丝惊恐,该不会……

     王夙夜已经拿好了风筝,冷冽的眸子哂了景月等人一眼,所有人一个激灵,集体背过了身不去看他们。

     王夙夜这才举起了风筝,哎……

     看着他不自在的动作,靳如忍不住笑了,在他皱眉之前赶紧止住,然后拉起线逆着风往前跑去。

     等风筝飞稳后,靳如看向他,他站在原地,疏朗出尘,衣袂轻飘,也微微仰着头看飞高的风筝,下巴和脖颈连成一道优雅深刻的线条。她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没想到心里会有这样异样的满足感。

     一间小小的药铺里,穿着棕红色棉布衣裳的少女正在柜台里抓药,忽然一锭银子从天而降“哐”的一下落在了桌上,弄乱了两份药。

     少女惊呼一声,抬眼生气的瞪过去,秀气的眉毛紧蹙着:“又是你!”

     身着浅蓝色圆领衫的俊朗男子站在门口,并不觉得自己冒犯了人家,也不觉得自己态度恶劣,只道:“给我抓几副补药。”

     少女不理他,面上犹带恼怒的收拾被他打乱的药。

     男子见她不搭理自己,皱眉道:“钱都给你了,赶快给我抓药!”

     少女为了钱,忍了忍,但还是没好气的说:“你都没有说是什么情况,我怎么给你抓药!”

     “受了伤,失了血。”男子道。

     少女闭了闭眼,忍住要骂他的冲动,语气极冲的问道:“多重的伤?是被捅穿了胸,还是被砍断了腿?流了多少血?是一盆还是一池?”

     男子也生气了,一拍桌子道:“你少乌鸦嘴!他只是被砍伤了胳膊,再加上赶路疲倦罢了!少给我咒他!”

     “外敷的药要吗?”

     “不要,上次承蒙姑娘黑心给我开了那么多,够用。”他嘲讽道。

     少女翻了白眼,不接他的话,另拿出了纸铺开,也不开药方,拿起小称就给他抓起药来。

     男子的眼睛里露出一丝笑意,看着她忙上忙下的抓药,时而蹙起弯眉,时而念叨着什么,不过一刻钟就抓好了六副药。

     “每日一剂,早晚各一次。”少女把包好的药丢到他面前,就又做起先前的事了。

     男子看她认真的模样,也没有说什么,拿起药轻步走了出去。

     少女在他出门的那一刻抬起了头看他,撇撇嘴,这个人可真讨厌。

     男子出了药铺,在街上走着也不急着回去,街上有不少身着异族服饰的人在交易买卖。这是荣城,大周边境最繁华的城市,番邦进入大周的要塞城市。

     十年前关外的各部落还频频来犯,战争不断,令人头疼不已,后来大周与之达成共识,开市互惠,边境这才得以安稳。

     转眼他来这里,也有四年了,与韩尉也僵持了有四年。回到府里,把药给了下人去煎,走进屋里就看到受了伤的人正在穿衣服,他“啧”了一声,道:“景风,你干嘛呢?快躺下多睡一会儿。”

     景风被他推着坐到了床上:“我没事,小伤而已,赵大人还是想一想怎么试探韩尉重要。”

     说到这个,赵子辙就睇了他一眼,一脸不满的说:“既然都让你过来了,为什么不把办法也带过来?还要我自己想。”

     “将军说您会有办法的。”景风道。

     赵子辙就翻了个大白眼:“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就一个简单粗暴的人。”让他想办法?他会直接一把火烧了定远侯府了事的。

     “韩尉对那个人真的很看重?”景风问。

     赵子辙坐下,摸着下巴说:“相当重视的样子,自从这个少年来之后,韩尉的府邸防卫的就更加严密了,偶尔那少年出行,都有六个护卫保护,若是韩尉出去办事几天,就会禁止他出府。”

     “那能否去府里一探究竟?”景风问。

     赵子辙没有回答,问道:“王夙知是怎么想的?他觉得这少年是真的先帝遗子吗?”

     景风对他直呼王夙夜的原名已经习以为常:“将军只说让大人先试一试韩尉,不然我们没有动静,韩尉只怕也不安心。”

     赵子辙打了个哈欠,闭着眼懒懒的说:“好吧!这次截杀你的人是谁?”

     “高添、韩尉都有,”景风微闭了眼,“跟着我来的三个人都死了。”

     高添?赵子辙眯了眼,他的人来的倒快。

     “这次他的戏演的这么足,很希望咱们上钩吗?”赵子辙的狐狸眼上挑,瞅着他说:“回去向王夙知多要些抚恤,他那么有钱。你接着休息吧!我去安排就行。”

     景风的脸色有些苍白,听到他去安排,便不再坚持起来,躺回床上就睡着了,想来很是疲倦。

     赵子辙出了门,抬头看着蔚蓝的天空,背在身后的拳头握紧,指节都有些泛白,如果李适白在三方中选择一方投靠,那就只会是韩尉了。

     萧剑泽的女儿已经是熙和帝的皇后,王夙夜是个名声不好的宦官,只有韩尉是明明白白的表示着,他不服当今,熙和帝三番四次的招他回京,他都拒不回京,一心只为先帝。

     天气热了起来,马上就要到端午了,靳如一点也不想动,催促着黄槿去做冰碗,黄槿不同意,这才刚热起来,她便只好退而求其次喝酸梅汤,吃着甜枣角黍。

     “后天就是端午节了,也不知道将军会不会带夫人出去看赛龙舟?”小眉别有深意的问。

     靳如看了她一眼,说:“你想去看?”

     意图被拆穿,小眉讨好的笑道:“咱们永泉的赛龙舟都那么热闹,京城就更加热闹了。”

     去年端午家里人都没有心情过,靳如眼中闪过失落,毕竟一年都没有见过父母了,突然觉得角黍也没那么好吃了。

     小眉自觉失言,黄槿赶紧说:“京城的龙舟豪华奢美,之后还有射粉团的小游戏,那些粉团可不是吃的那种,都是用玉石水晶做成的各种精致摆设,很漂亮呢!”

     靳如也收起情绪,笑看着她:“你也想去玩?”

     黄槿眼神忽闪:“奴婢是想着夫人多去些热闹的地方玩玩~您看您平时都不出去,前段时间唐国公夫人的帖子您又给拒了,这都第三回了。”

     她不想出去嘛~尤其是那种贵妇间的聚会,都是差不多品级的诰命夫人,也只有她年级最小,说不上什么话,而且去年在赏菊上,她们的那些暧昧难辨的话,每每想到都会不自在。

     “你们都想出去?”靳如挑起眼角问。

     小眉立刻点头,黄槿犹豫了一下才说是。

     “那给我做碗乳酪雪泡。”

     “……”小眉想拒绝,但为了出去玩,她可耻地出去做雪泡去了。

     “其实,半个月前将军就说端午的时候要出去看热闹呢!”靳如看着小眉跑出去,回过头笑眯眯的说,然后在黄槿愣住的神情中继续说,“你要是也想出去的话,明天给我做冰雪藕丝。”

     夫人真的是变了。黄槿想,居然利诱她们。

     端午节当天,为了避免拥堵,王夙夜和靳如早早的去了思贤楼,滨河边停满了龙舟,船头上红色的旗帜高高飘扬着。

     王夙夜订的自然是观赏位置最佳的厢房,窗边的榻上放着一副棋盘,他说:“不如下棋?也好打发时间,竞渡巳时才开始。”

     “可是,我的棋艺不太好。”靳如说。

     “没事,就当教你了。”王夙夜道。

     靳如执白棋先行,对于围棋的要领她只懂最浅显的,那就是金边银角草肚皮,她犹豫着下了第一步。

     片刻,王夙夜觉得自己下不下去了,靳如说自己下的不好实在是说高了的,明明就是——差,仅限于知道规则而已,他只得下一步让三步。

     靳如五连败,捏着白玉棋子的手在棋盘上僵了僵,输得太惨了,狡辩了一句:“外面那么吵打扰到我了。”

     楼底下已经热闹了起来,身着短打的划手都已经坐在了船上准备着。

     王夙夜瞟了下面一眼,从善如流了:“嗯,我觉得也是。”

     他这么一说,靳如的脸红了,王夙夜笑了一下,道:“要不要下注?赌赌哪艘龙舟会赢?”

     靳如往下看去,看到不远处有许多人围着在下注:“你决定吧!”

     “不如,你我赌一把。”王夙夜提议。

     “嗯?”靳如惊讶的回头,“为什么?”

     “添点乐趣罢了,”王夙夜淡淡的看着她,“你我不管谁输了,都可以向对方要一件东西。”

     听起来很有诱惑,但是,靳如水亮亮的眼睛变得迷惘缥缈,一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可是,我没有什么想要的。”

     王夙夜就沉默了,是的,从那次闹别扭他就发现,若用一个词来形容自己的夫人,那就是——无欲,没有特别喜爱的东西,金银珠宝吃食?对她来说能吃能用就行了。

     靳如疑惑的问:“难道将军有想给我的东西?”

     王夙夜更是不想说话。

     小眉黄槿也被靳如的耿直打败了,没有喜好真是一件恐怖的事。

     雅间里就安静如鸡了,靳如看着被她耿的沉默的三个人,补救似得说:“我不知道他们的实力怎么样,你在京城肯定了解的清楚,怎么赌?这不公平。”

     王夙夜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瞥的她心虚:“你不是说你没有想要的吗?”

     靳如摸摸鼻子道:“先记着,以后说不定会用上的。”

     王夙夜想对着她冷笑了,但最后只是扯了扯嘴角对黄槿说:“去楼下,拿一份往年各船只的胜负总结和意见。”

     等黄槿拿上来后,靳如被满纸分析的字弄的眼花,看到最后,思贤楼建议的是齐国公府的龙舟,其次是杏山侯府的船,至于去年赢的平陆侯则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结果,简直是个大冷门,所以今年赢的几率不大。

     “我押杏山侯。”她说。

     “为什么?”王夙夜问,还以为她会选齐国公府,“齐国公已经连续赢了三年了,杏山侯上次赢是在四年前了。”

     “因为杏山侯的爵位名好听。”靳如说,她不想赢。

     “好,”王夙夜嘴角的冷笑终于扯了出来,既然她压根就没把赌注当回事,“赌注换一下,输了的人得答应对方一件事,必须做到。”

     “好啊!”靳如笑了一下,眼睛明亮澄澈,似潋滟着水光。

     从她生日那天之后她就有些变了,比以前爱笑了,明媚了不少,对着他也自在了许多。他的眼睛瞥向河面,岸边的判官已经准备敲锣了。

     每年的竞渡都有不少世家公子亲自参加,有几艘龙舟船头都站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公子,其中标着齐国公府的船上,那位公子穿着一身大红的衣裳,绣着大朵的牡丹,身上还佩戴了许多珠玉饰品,在太阳下闪亮发光,极为惹眼,虽然风骚,但又有一股风流之气。

     一声锣响后,十几只龙舟同时出发,岸上顿时鼓声阵阵助威,热闹的紧。

     从起点到终点分为三段,一开始各家都还没有发力,快到第二段的时候岸边二十几个很壮实的、打赤膊的汉子下了水,向龙舟游去。

     岸边的鼓声忽然变得急促,这时各家突然发力,快速的划着,但还是被水里的人挡住了,大家纷纷想突破重围,但却无人肯让道,有几艘船已经相互碰撞在一起。

     “这是怎么回事?”靳如问。

     “以前为了增加比赛难度,便放些浮木做障碍,但是去年陛下说无趣,就让人下水去挡增加乐趣,”王夙夜道,“不过给那些人的赏赐也很丰厚。”

     靳如哑口无言,这也太荒唐了吧!再看向河面时,已经有人被船桨打破了头,却还是用身体去挡船。

     河面上杏山侯府的龙舟冲破了阻力,率先向前划去,齐国公府紧随其后,其他的龙舟也渐渐地都划过了第二段河道,第三段则没有障碍,这一段是决胜负的关键,齐国公的独子站在船头挥旗指挥着奋力直追,身上的玉石珠子都被甩落掉进了水里,几个还没有上岸的壮汉立马游过去扎进水里去捡。

     靳如对胜负不关心,她觉得输了才好,因为她很好奇王夙夜要她答应的会是什么事,有什么事难道她不会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