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软绵绵的打上去,却得不到想要的结果,又不能说靳如不知羞,秀禾夫人皱了眉,阴阳怪气的说:“想不到将军这么爱护夫人,真是羡煞旁人,将军与夫人新婚燕尔,恩爱似漆,妾身在此恭喜两位白头到老,家和平安。”

     “是啊,妾身也恭祝将军与夫人和和美美,永结同心。”一旁的司徒夫人赶紧跟着祝贺。

     一众人也纷纷向靳如道贺恭喜,然后一道复杂的眼神从重重祝贺中射过来,弄得她打了个冷颤。

     恰在此时,太监尖细的声音高喊道:“皇后娘娘驾到~”

     满屋子的人纷纷跪下,齐声道:“妾身参见皇后娘娘。”

     一阵悉索的脚步声,萧皇后的声音响起:“诸位夫人平身。”

     大家起身,有座位的都各自落座,秀禾夫人坐在了靳如对面,也就是左首位,没座位的人就分站在两侧,只有二品上的诰命夫人才有席位。

     萧皇后今日的装扮不似那日靳如见到的那般隆重,相比下来简单了许多,妃色的云锦褙子,内搭驼色的对襟,杏色的褶裙,头戴双凤戏金冠、一对琉璃簪、一支金玉簇花步摇,胸前佩戴着三寸大的如意锁,华贵而端庄,虽然衣服的颜色没有秀禾夫人那样鲜艳,但比秀禾夫人的搭配要舒服许多,更显国母的风范。

     秀禾夫人一定知道萧皇后今日会穿什么衣服吧!靳如想。

     “刚刚大家都在说什么呢!这么热闹。”萧皇后笑问。

     一个四十来岁的贵妇回道:“大家都是第一次见到王夫人,所有在道贺呢!”

     萧皇后看向坐在右首席的靳如,道:“上次王夫人与王将军一道来宫里谢恩,将军对夫人用心之至,实在羡煞旁人。”

     靳如微微一笑:“让皇后娘娘见笑了。”

     秀禾夫人道:“刚刚王夫人还说,将军什么都会给夫人置办,连我送了礼物也不需要呢!”

     萧皇后笑:“也许是看不上秀禾夫人的礼物,上次本宫摆了一些糕点,王夫人也都不稀得想用呢!”

     秀禾夫人面露讶色:“竟连皇后娘娘的赏赐都不放在眼里?妾身真是佩服,全天下敢如此的也就将军与夫人了吧!”

     这话说的,也不知道是在嘲讽萧皇后还是靳如。

     萧皇后淡淡道:“想必是夫人觉得不如她娘家做的好吧!”

     “说来,王夫人的娘家是在永泉县吗?”秀禾夫人顺着萧皇后的暗示问,然后就掩嘴笑了一下道,“永泉县是在哪里?妾身孤陋寡闻,也没听过呢!”

     靳如笑:“将军听过就好。”

     秀禾夫人恼气,这个靳如怎么如此不按常理出牌?

     萧皇后眼中闪过一抹极淡的嘲讽,也不知是对谁:“将军与众不同,学识自然也不同。”

     这话有点歧义,听懂了内涵的人都地下了头,但因为所有人都怕王夙夜,因此没人敢接话。

     秀禾夫人另起了话头:“听闻将军与夫人两家是世交,所以打小就订的娃娃亲?”

     靳如点头。

     秀禾夫人又问:“夫人与将军小时候可见过面?”

     靳如不记得了,但是项氏说过他们见过很多次面,也一起玩耍过,遂就道:“自然是见过的。”

     “那可真是青梅竹马了!”若不是王夙夜太厉害,秀禾夫人此刻只怕会再接着叹一声“可惜……”留给人浮想联翩,但她也没放弃,“那夫人可还记得小时候与将军相处的事情吗?与现在大有不同吧!”

     这个“大有不同”怎么听都怎么别有深意,景月气的牙痒,恨不得上去给她两个耳刮子。

     靳如皱了眉,看了眼秀禾夫人才道:“小时候的事情妾身记得不多,倒是有一点记得清楚,那就是将军对妾身一如幼时那般的好。”

     她一点都不想说这种貌似很恩爱的话,王夙夜对她可不就是无视吗?若不是自己当初生了病,闹得有点大,王夙夜指不定都不会进她的院子。

     秀禾夫人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这么多年来,她头一次被人噎住,这位姑娘是真笨还是假蠢?

     这时坐在靳如下首的司徒夫人道:“今日怎么不见韩夫人过来?她不是最喜欢菊花吗?”

     座下有人回道:“韩夫人恐怕进来身体不适心情不佳,所以就没能来赴皇后娘娘的赏宴。”

     “哦?她怎么了?”萧皇后问。

     那人犹豫了一下,面带怜悯不平的说:“还是韩侍郎在外拈花惹草闹得,前不久带回了一个青楼女子安置在了府内。”

     萧皇后皱眉:“不像话!在外面玩玩就算了,居然还带回家!”

     秀禾夫人也一脸唾弃道:“听说那女子颇有手段,而且一张嘴还到处乱说话。”

     她话说一半,萧皇后瞥她一眼,问:“说了什么?”

     秀禾夫人倒犹豫了,一面难办的样子说:“这话还是不说给娘娘听得好。”

     萧皇后冷了脸:“有什么就说。”

     她又是一阵迟疑,让萧皇后又不耐烦的催了一遍才说:“她说她还见过陛下呢!”

     殿内顿时一片寂静。

     靳如回想纸上写的事,那个青楼女子实际上不是韩侍郎要的,而是熙和帝看中的,他不时偷偷出宫,每次出宫都是去烟花之地,后来见了那女子就颇为喜欢,原本想给她安置一处宅子,但又担心王夙夜知道,便让韩侍郎带回家,每次出宫时就去韩侍郎家与之私会。

     秀禾夫人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谁不知道熙和帝好色,他的嫔妃虽然不多,除了皇后就只有两个位份极低的才人,宫里有姿色的女子不少他都沾染过,只因为萧皇后所以才没能册封。

     萧皇后很不愿意让秀禾夫人来宫,可她宴请的是四品官员的家室,这秀禾乃一品诰命夫人,而且还是她名义上的母亲,所以不得不请。

     许久萧皇后淡淡的笑了:“妄言而已,哪能当真?”

     一旁的司徒夫人赶紧附和道:“娘娘说的是,不过是一个风尘女子自抬身价的卑劣手段而已,哪能当真。”

     秀禾夫人也称是,歉笑道:“是妾身糊涂了,轻信小人之言,”接着话头一转道,“往年都有菊花做的茶点,不知道今年是否也有?”

     萧皇后点头:“自然是有的,大家不如移步至后花园,边赏菊边享用。”

     众人都走出大殿,这才松懈下来,她们这些人才不想来赴宴,因为每次来必然都是萧皇后和秀禾夫人之间的明枪暗箭,时不时还拿别人当枪使,实在是令人压抑。

     靳如看着秀禾夫人的背影,悄悄问景月:“她究竟是哪边的人?我瞅着不像是陛下的,也不是将军的。”

     景月嘲讽的说:“她是国丈爷尚书令萧剑泽的续弦,萧皇后是萧剑泽原配的女儿,所以萧家是陛下的人,她嘛~不过是仗着陛下能用的人太少,而她们家又是其中权势最大的,所以就很飞扬跋扈。”

     “啊?”靳如万万没想到居然还有这层关系,又惊诧又无语,连自己一派的人也攻击,这种人才是奇葩吧!再想到纸上所写的,隐隐明白王夙夜的用意了。

     之前跟靳如搭话的司徒氏带着几个夫人一起走到她身边,道:“我来给夫人介绍一下,这些都是与我交好的密友,张御史之妻徐夫人、崔祭酒之妻柳夫人、萧府监之妻蔡夫人、吴少卿之妻周夫人。”

     大家一一问了好,柳夫人道:“夫人喜欢菊花吗?”

     靳如顿了一下,道:“菊花挺漂亮的。”

     没说喜不欢喜,司徒夫人笑道:“我喜欢菊花,最喜欢蟹爪菊,一朵朵又大又金黄,漂亮极了,夫人不如一同去看看?”

     靳如有点不想去,但还是点头道:“好。”

     一路走到花园里,遍地的金黄耀了眼,这么成片成片的看,美的让人无法用语言描述。

     司徒夫人惊叹道:“这世间又有多少花能比得过菊之光彩呢?”

     她这么说着,更是走到前头,在花堆中挑挑拣拣的,摘了其中一朵,对自己的丫鬟说:“快快,小舞,给我戴上。”

     “是,夫人。”小舞走过去,将菊花斜插在她的发间。

     “怎么样?好看吗?”司徒夫人问道。

     大家纷纷称好看,司徒夫人笑开了花,大家继续往前走着,走到了一处亭子里,她们刚坐下就有宫女进来摆好了茶点,具是用菊花做成的不同点心,茶也是菊花蜜茶。

     这样好的休息赏花地方,自然也只有品级高的夫人才能进来,靳如是一品,司徒氏是二品,其他几个人都是倚着她两人的身份才能进来休息。

     大家用过一杯茶后,司徒夫人对靳如道:“想当初我嫁来到京城,整日不安以泪洗面的,原本以为夫人会如我当初一般,没想到将军对夫人这么用心,姐姐也放心了。”

     靳如放下茶杯笑了一下道:“哪比的上夫人与国公情谊深厚。”

     “将军真的对夫人那么好吗?”徐夫人问道,她可不相信太监有那么体贴。

     再加上,这都几个月了,靳如娘家可没捞到一点好处,还是在穷乡僻壤当官。

     靳如顿了一下,道:“将军的好不足与外人道。

     徐夫人的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样子,然后暧昧的朝柳夫人一笑。

     柳夫人也掩嘴一笑,不足与外人道?看来将军很有手段呐!

     她问道:“平日里夫人与将军是怎么相处的?”

     “夫妻间的事,哪好说出来。”靳如依旧微笑。

     说来靳如的回答不错,但偏偏王夙夜是个宦官,她的说那些好,在外人眼里就别有深意了。“希望妹妹过的真舒坦就好,”蔡夫人脸上有丝怜悯,“我的表姐嫁给一个宦官,可是过的生不如死啊!”

     靳如愣住:“为什么?”

     蔡夫人脸上闪过一抹羞恼悲愤,犹豫了一会儿才说:“那宦官天天打她,变着法子的折腾她,有一次我都见到她身上的鞭伤了,那叫触目惊心呐!”

     鞭伤?靳如震惊的睁大了眼:“为、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