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3章
    楼下的三个人走了之后没有再回来,程博衍在窗边看了挺长时间,回过头的时候看到项西坐在沙发上发愣。

     “也不一定就是什么人,”程博衍过去摸摸他的头,“饿了吗?要不要跟我去超市。”

     “去!”项西抬起头,“我以为你不让我出门了呢。”

     “是不该让你出去,”程博衍笑笑,“不过看你这样子……反正就小区门口,也不去远,而且你过两天还要去茶室,总是要出门的,我跟着就行。”

     “我换衣服。”项西马上从沙发上跳了下来,跑进了卧室。

     两人下了楼,站在楼前往四周看了看,没看到什么奇怪的人,都是小区的住户吃了饭在小花园遛食,还有不少带着孩子的,看上去一片安宁。

     “走吧。”程博衍手里拎着个购物袋往小区大门那边走过去。

     “说不定只是来找人的呢?”项西跟在他身后东张西望地看着,转回头看到购物袋又笑了,“你拿着这个太逗了。”

     “不然呢,”程博衍回头看了他一眼,“我拿个菜篮子不是更逗么。”

     “超市买个袋子呗,两毛钱。”项西一看他就想乐。

     “环保懂不懂,”程博衍说,“反正没多远,又不拎着逛街。”

     “我来拿吧,你拿手上我一看你就想笑,”项西从他手里拿过了袋子,“你就不能把它折……”

     项西想把袋子折起来拿在手里,一拎才发现,袋子里好像有东西,他往里瞅了一眼就愣了:“这什么玩意儿?”

     “喷雾。”程博衍说。

     “喷雾?什么喷雾?”项西把袋子里的一个小瓶子拿了出来。

     程博衍把瓶子拿过去扔回袋子里,又清了清嗓子:“防狼喷雾。”

     “防……”项西愣了愣,反应过来之后停下了脚步,站原地笑得眼泪都都快下来了,“程博衍你要不要这么搞笑啊!”

     “有这么好笑么?”程博衍看着他,“不就一个防狼喷雾么?”

     “不是,”项西边乐边往袋子里瞅了一眼,接着又笑得更厉害了,“这有什么用啊,这不都小姑娘搁包里的么,你怎么还有这玩意儿啊……”

     “我喷你一下,你试试有没有用?”程博衍啧了一声,“行了边走边笑吧,节约时间。”

     项西自己又笑了好一会儿才紧走了两步跟程博衍挨着:“程大夫。”

     “什么事。”程博衍说。

     “哪儿来的啊这东西?”项西搓搓脸,语气又有些郁闷,“逼得你都带这东西出门了。”

     “买的呗,我们科室小护士团购的,我跟陈主任一个要了一个。”程博衍笑笑。

     “你们陈主任一个小老头儿谁耍他流氓啊!”项西本来已经不想笑了,一听这话又乐了半天。

     “陈主任觉得自己长得太好欺负了,”程博衍被他一直笑逗得跟着也笑了,“去年有人喝醉了闹事,在医院打人,医生大夫都上去拦了,结果那人对着陈主任就过去了……后来警察问为什么打陈主任,是不是有什么意见。”

     “是啊,为什么打他?”项西问。

     “那人说,陈主任看着就是不会还手的那种,所以打他,”程博衍说,“后来陈主任就买了个喷雾。”

     项西又是一通乐,笑完了以后想想又叹了口气:“你们医生也太……那他后来用过没啊?”

     “没,哪敢用啊,”程博衍把胳膊搭到他肩上,“其实不用挑陈主任,他随便挑谁都不会还手的。”

     “哎,”项西揪了揪他的手指,“我以前还想,你卸人膀子那么轻松,有人在医院闹事肯定不是你对手。”

     “我还能把人家属膀子卸了么,”程博衍笑了,“一样都是躲啊,没躲开就挨几下。”

     “你说,你们一家子医生,都知道什么情况吧,干嘛你还要学医啊,学点儿别的不行么?”项西看着他。

     “本来是没想学的。”程博衍说。

     “那干嘛又学了?”项西有点儿好奇。

     “买菜去,”程博衍没有回答他的问题,推着他进了超市,“我还想买点儿熟食,这个时间估计没有了。”

     “有什么买什么吧,生食也不见得还有。”项西没再追问。

     超市里人很多,都是附近的居民,这片就俩超市,卖菜那块儿一过了七点就跟刚打完仗似的乱七八糟,很多架子上都只剩了菜叶。

     他们转了一圈,只拿到了一兜打折土豆,项西趁着一个大妈犹豫,从她面前拿了一袋彩椒,大妈犹豫完了发现仅有的一兜彩椒没了,很不爽地瞪着项西念叨了半天。

     “这俩……”程博衍看着手里的土豆和彩椒,“怎么配?土豆丝炒彩椒?”

     “不知道,要不把彩椒给那老太太?”项西小声说,“她还瞪我呢。”

     “我想想,”程博衍想了一会儿,“拿上吧,做个土豆泥,再拿点儿肉炒彩椒就行了。”

     “好,”项西很有兴趣,“你会做土豆泥?”

     “……不会,”程博衍很诚实地回答,“这只是我的计划,回家查查怎么做吧。”

     “我做也行。”项西说。

     程博衍没说话,推着购物车往旁边的水果架子走过去。

     “我做吧。”项西跟上来又说。

     程博衍拿了几个芒果看着,项西碰碰他胳膊:“哎,我说我做啊,土豆泥。”

     “闭嘴。”程博衍看了他一眼。

     “这么不相信我!”项西小声喊。

     “就做菜这事儿,你自己信你自己么?”程博衍勾勾嘴角。

     “我啊?我……”项西认真地想了一会儿,笑着说,“还真不信。”

     最后俩人拎着土豆和彩椒,还有些水果走出了超市。

     “太可怜了,”项西啧啧几声,“还不如去吃沙县呢。”

     “不卫生。”程博衍很简单地回答,拽着他胳膊过了街。

     小区里比之前要热闹了,小公园仅有的一片空地上已经站了很多人,还能听到音乐声。

     “要跳舞了,”项西笑着说,“我之前都没发现这儿还有人跳广场舞啊?吵么?”

     “天儿冷的时候就不跳,暖和了才出来跳的,”程博衍看了看那边,“声儿不大,在屋里听不见,九点一过就结束了。”

     “我饿了,”项西蹦了蹦,“我……”

     话没说完,他的脚步突然定了一下,程博衍跟在他身后看手机,差点儿撞上:“怎么了?”

     “那几个人,”项西偏过头小声说,“又来了。”

     “嗯?”程博衍抬起头往之前那几个人坐过的石凳看过去,还真是又回来了.

     他把手伸进了购物袋里,皱了皱眉,这几个人如果真是来报复的,那智商还真有点儿余额不足,跟定点早餐车一样居然回回都在同一个地方呆着……

     “怎么办?上楼吗?”项西往楼里走,小声问。

     “上楼,”程博衍一直没把喷雾拿出来,因为那几个人在他们走进楼里之后,又起身往小花园那边过去了,并没有跟进来的意思,“这几个可能真不是冲你来的……”

     项西没说话,低头进了电梯,一直到出电梯都沉默着。

     “怎么了?”程博衍在他屁股上捏了一下。

     “哎!”项西往前一蹦,回头瞪了他一眼,又低头叹了口气,“你说,这叫什么破j8事儿啊!害得你担心吊胆的……”

     程博衍一巴掌甩在了他胳膊上:“你这嘴还真是改不过来啊?”

     “下回换个地儿抽行吗!”项西被这一巴掌抽得一个劲儿搓着胳膊,“每次都抽这儿!”

     “你还准备有下回啊?”程博衍开了门,把他往屋里一推,“一会儿吃完饭我们来约法几章。”

     “楼下那几个人,”项西进屋站了一会儿又郁闷上了,“怎么办啊?”

     “敌不动我不动呗,”程博衍进了厨房,“别想了,我给你做土豆泥。”

     项西又到窗边往下看了看,那几个人已经没在了,他叹了口气,感觉有点儿憋气,这守一下午加一晚上了,要打要杀就来啊,这么吊着没着没落的比干一仗难受多了。

     他拉好窗帘,进了厨房准备帮忙做饭。

     “我淘米吧,煮饭我总能干了吧。”他拿过锅。

     “嗯,粥还是干饭你看着办,”程博衍站在案台前低头看着手机,“我查查土豆泥怎么做。”

     项西拿了锅站在水池前慢吞吞地淘米,程博衍皱着眉研究着土豆泥的菜谱,余光扫了项西几眼,能感觉得到,因为楼下那几个疑似寻仇的人,他情绪有些低落。

     “你愿意吃咸的还是甜的?”程博衍问,“两种呢。”

     “咸的。”项西说。

     “好,我看看,奶酪黄油黑胡椒粉……奶酪没有……”程博衍慢慢地念着,琢磨着家里有哪些配料。

     “做不了咸的就吃甜的吧。”项西说,声音没精打采的。

     “别想那么多,”程博衍把手机放到案台上,走到他身后,给他捏着肩,“你现在就是坐地上撞墙……”

     “我为什么要坐地上撞墙。”项西有气无力地说。

     程博衍笑笑:“我就随口一说,你就是坐地上……”

     “我要撞墙也不坐着啊,我肯定站着。”项西偏过头。

     “好吧,你现在就是站着撞墙,”程博衍在他肩上又捏又敲的,“也解决不了那几个人,唯一的办法就是静观其变,与其愁眉苦脸地观,不如一切照常地观……”

     “我也知道,就是老忍不住琢磨,”项西皱皱眉,“要是我认识的,我真就豁出去了,可那几个人看着又真不是平叔那挂的风格,到底还有谁能派这么几个人来蹲着啊!”

     “派?”程博衍手上的动作顿了顿,突然过去一把抓起了手机,“我可能知道了。”

     “知道什么?”项西看着他。

     程博衍没说话,拿着手机拨了号。

     那边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了电话,宋一懒散的声音传了过来:“博衍啊?”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儿没跟我说的?”程博衍直接开口就问。

     “什么……事儿?”宋一愣了愣,接着声音一下就精神了,“不是吧,你这就发现了?这几个货也忒废物了!”

     “我家楼下那几个人真是你叫来的?”程博衍感觉一下没控制好自己的声音,他打电话的时候只是猜测,宋一这么干脆利落地就承认了让他有些震惊。

     项西猛地转过头,眼睛都快瞪成正圆形了:“那是宋哥叫来的人?”

     “是我叫的,本来没想告诉你,”宋一笑了笑,“小事儿,不用谢我。”

     “谁想谢你啊!”程博衍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你是不是退出江湖时间长了觉得好寂寞啊!”

     “就是不放心,”宋一说,“这种事,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让他们几个跟一段时间的,真有什么也好帮忙。”

     “帮什么忙?打架?黑社会火拼?”程博衍捏捏眉心。

     “我不是黑社会。”宋一纠正他。

     “林赫知道你要玩这么一出么?”程博衍问。

     “知道,我跟他说了,”宋一笑笑,“你甭管了,不管吃不管住的你就当没看见得了。”

     “不是,林赫同意你干这事儿?”程博衍有点儿难以置信,“你是不是给他下药了?林赫在不在,你让他过来接电话。”

     “哎,”宋一笑着叹了口气,把林赫叫了过来,“你俩说吧。”

     “博衍,”林赫拿过电话,“这事儿你真别觉得小题大作,咱就是得防着点儿,没事儿最好,有事儿能有个照应。”

     “你真够可以的,”程博衍压着声音,走到了客厅里,“真有什么事儿你是想打群架是怎么着?你是不是觉得宋一这两年太老实了你特不习惯啊?”

     “不打架,我们的计划真不是打架,”林赫给他解释,“就是……仗着人多让对方不方便下手,真的。”

     程博衍让他这话说乐了,半天才叹了口气:“谢了,你打算人多势众多长时间?”

     “我相信咱们警察的实力,”林赫笑着说,“顶多半个月,肯定能把人抓着。”

     程博衍跟林赫又聊了一会儿,挂了电话回到厨房,项西正靠在案台边发愣。

     “行了,”程博衍过去俩手在他脑袋上一通扒拉,“不用紧张了,真是宋一叫来的人,你去给宋一打个电话说声谢谢。”

     “嗯。”项西点点头,低头脑袋去客厅打电话了。

     程博衍把土豆洗好,准备按菜谱说的划个十字蒸上,项西打完电话又进了厨房,看上去还是有些情绪低落。

     “怎么了?”程博衍捏着他下巴抬了抬,“这都知道没事儿了怎么还个表情?”

     “我就觉得吧,”项西垂着眼皮,“就因为我,所有人都不安生。”

     “谁不安生了啊?”程博衍笑着搂过他。

     “你啊,宋哥啊,还有林赫,”项西把下巴搁到他肩上,“还有楼下那仨哥们儿……”

     “我不算,咱俩之间没有这个说法。”程博衍拍拍他后背。

     “那宋哥他们呢,”项西叹了口气,“多操心啊。”

     项西长这么大,一直都跟所有人都保持着距离,包括馒头,也从来不轻易跟谁扯上关系,特别是会有麻烦的关系。

     现在因为他,身边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被牵扯,让他很不安,也非常不爽。

     “他们是朋友,朋友就是拿来不得安生的,”程博衍笑着说,“他们要碰上麻烦,我也会这样。”

     “是么?”项西皱着眉想了想,“我不知道我会不会。”

     “你会的,”程博衍说,“你对馒头不是很上心么。”

     “馒头啊……”项西闭了闭眼睛,“是啊,大概也就是馒头了,如果他……我发现我这人真是挺……我好像没有朋友。”

     “谁说没有的,”程博衍松开他,“我的朋友也可以是你的朋友,你超市的同事不也关系挺好的吗,以后也会是朋友。”

     “嗯,”项西笑了笑,想起下午于保全还发了短信过来,心情又扬了扬,扬完了又皱皱眉,“馒头……现在什么情况?”

     “这两天就会被转走了,身体情况稳定的,没什么事。”程博衍拍拍他,转身把土豆都划好十字放到了锅里蒸。

     项西松了口气,把饭煮上之后就回到客厅坐下,给于保全回了条短信,下午被楼下的人吓着了,还没顾得上回呢。

     朋友么?

     项西笑了笑,以前他是没朋友,馒头算是意外的奇迹吧。

     赵家窑那破地方出不了什么朋友,永远都不会有那个能让人放下提防的人出现,那些所谓的“朋友”只能证明他们一起陷在黑暗里而已。

     要说朋友,前阵方寅还给他打过电话,想看他拍的照片,他没答应,不好意思在拿着炮筒的方寅面前展示自己的照片,方寅算不算朋友?

     相对于项西做什么都砸锅的厨艺来说,程博衍做什么都没味儿的厨艺还略高一筹,在厨房里忙活了快一个小时,他把彩椒炒肉片和土豆泥端了出来,还有一盆蛋花汤。

     “哎?”项西一看就蹦了起来,“真做成泥了啊?”

     “不知道什么味儿,我还没尝,反正是按菜谱说的做的。”程博衍说。

     “看起来很漂亮,我……”项西有点儿激动,伸手就往碗里戳了过去,想抠点儿泥出来尝尝。

     “干嘛你!”程博衍手上的筷子直接敲在了他手背上,“手都没洗!”

     “那我去洗手。”项西搓着手背跑进厨房。

     “洗了也不能直接上手啊!”程博衍说,“约法三章第……不知道几章,吃饭要用筷子!”

     “知道啦!”项西喊。

     今天的菜意外地比平时程博衍做的菜好吃得多,项西边吃边赞美:“真的,好吃,虽然还是挺难吃的。”

     “到底是好吃还是挺难吃啊?”程博衍看着他。

     “就,挺难吃的,但比平时做的什么杂豆粥的好吃多了,”项西扒拉了两口饭,“这是为什么呢,你突然开窍了?”

     “我告诉你为什么,”程博衍指指彩椒,“这玩意儿有一丁点儿辣,还有点儿甜,本身的味道就不错,这个土豆泥,也一样,本身就有味儿,都不用我怎么调……所以就好吃……不,就不那么难吃了。”

     “那以后就吃这样吃,”项西舀了一勺土豆泥,“我觉得这样的菜还成。”

     “遵命。”程博衍笑笑。

     项西今天吃得比较多,不知道是因为楼下那几个不是平叔二盘的人让他松了口气还是因为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有朋友的,总之他吃了三碗饭,程博衍已经放了筷子,他还在吃。

     正把碗里和盘子里剩下的菜都往自己碗里扒拉的时候,程博衍的手机响了。

     程博衍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是我妈。”

     项西莫名其妙地居然有点儿紧张,菜汤滴了几滴在桌上,他伸手抹掉了,又看了程博衍一眼。

     “妈?”程博衍看到了他的动作,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在家呢?”老妈在电话那头问,听声音是在外面。

     “嗯,刚吃完饭,”程博衍说,“你没在家啊?”

     “我跟你奶奶和老婶儿在一块儿呢,”老妈说,“你怎么这个点儿才吃饭?”

     “你看!我就说这孩子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的吧!”奶奶带着不满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你们怎么跑出来了?”程博衍笑了。

     “下午去了趟医院,给你奶奶看眼神,然后带她去吃了个饭,刚出来呢,”老妈笑笑,“离你那儿没多远了,奶奶说你日子过得乱七八糟的,要过去看看呢。”

     “现在过来?”程博衍愣了愣。

     项西一听这话,扔了碗就蹦了起来,站在桌边用口型问了一句:“你妈要过来?”

     “是啊,我开车过去,”老妈说,“你收拾一下吧,奶奶估计也想你了。”

     “哦……”程博衍看了看项西,冲他点了点头。

     项西脸上的表情顿时僵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