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程博衍还在跟许主任聊着,项西着急着想问问详细的情况,半天都没等到机会,只得过去推了他一把,用口型说:“先挂了!”

     程博衍点点头,跟许主任又说了两句,把电话给挂掉了。

     “你妈要过来?许主任要过来?”项西一看电话挂了,马上抓着他胳膊问了一句。

     “嗯,还有我……奶奶和老婶儿……”程博衍话还没说完,项西已经转头冲进了卧室,他跟了过去,看到项西拉开了衣柜,正把自己衣服往外拿,他愣了愣,“干嘛呢你?”

     “你妈要来啊!还有你奶奶啊!连婶儿都要过来啊!”项西很着急地把衣服往床上一扔,“我包呢,她们还有多久到?”

     “项西,”程博衍拉住他,“你这意思是要跑啊?”

     “不然我在这儿呆着吗?”项西看着他,“你妈啊!许主任啊,还有许主任的婆婆和许主任的妯娌……”

     “然后呢?”程博衍还是拽着他没松手,另一只手拿起他扔在床上的衣服,一件件往柜子里挂回去。

     “我……不知道,”项西皱着眉,“我就觉得……我……呆这儿不合适吧?许主任上回来的时候我都快吓尿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我妈知道我的事儿,我奶奶也知道,全家都知道,”程博衍想到全家都是怎么知道这事儿的时候也皱了皱眉,“咱俩的关系住一块儿有什么不合适?”

     “你家……”项西愣了愣,接着又挣扎着想甩开程博衍的手,“都知道也不行,要不我先出去散个步吧正好我吃撑了,啊!碗还没收拾……”

     “项西,”程博衍捏着他的下巴盯着他的眼睛,“你不用这么紧张。”

     “我不是紧张!”项西也盯着他,“我是……不敢。”

     “不敢?”程博衍笑了,“就……”

     “我上个厕所,”项西又挣扎了一下,“你先撒手,撒手!我真的想上厕所!”

     程博衍只得松开了他,项西一溜烟地跑进了厕所里,把门一关。

     程博衍站客厅里等了好几分钟,也没见项西出来,走到厕所门外敲了敲门:“你是吓出屎了么?”

     “您优雅的素质呢!”项西在里头啧了一声,又叹了口气,“我是想尿尿,但是站这儿又尿不出来了……”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程博衍手撑着门框,“你是不是觉得我妈她们会看不上你?”

     项西在里面没了声音,过了一会儿才轻轻地应了一声:“嗯。”

     “我现在没时间跟你一点点地聊透这个事儿,”程博衍手指敲了敲墙,“你……”

     “多优秀的一个儿子,长得帅,身材好,学习棒,工作也顺,”项西说,声音不高,“往哪儿一戳都是最抢眼的那个,居然找了个连身份证都没有身上还扯着一堆破事儿的……混混。”

     “前混混。”程博衍纠正他。

     “前混混也一样,有些东西,我可以觉得过去了,你也可以觉得过去了,朋友也可以觉得过去了,”项西声音有些不稳,“但在家人眼里,就是过不去的,你懂我意思吗?”

     程博衍没有说话。

     “如果我只是随便一个什么人,我相信许主任不会介意我过去怎么样,说不定也会鼓励我往前看,加油,”项西声音低了下去,“但知道了这是他宝贝儿子挑的……男朋友,她还会这么想吗?人之常情,你别说你没想过这些。”

     “所以呢?”程博衍沉默了一会儿问了一句。

     “什么所以呢?”项西有点儿茫然地反问。

     “就算你说的都对,都有道理,”程博衍说,“所以呢?你就打算躲开?好,就让你躲,你愿意跑跑,爱散步散步,然后呢?”

     厕所里没有声音。

     “我问你呢,拉不出屎的那位,”程博衍敲了敲门,“然后呢?”

     厕所的门咔地响了一声打开了,项西站在门口:“我不是拉不出屎,是尿不出来。”

     “是么,”程博衍吹了声口哨,“怎么样?”

     项西愣了愣:“什么怎么样?”

     程博衍又吹了声口哨:“能尿出来了么?”

     “……你没救了,”项西从他身边挤过去进了客厅,“你有种一会儿许主任来了你也玩玩这套神经病。”

     “不去散步了?”程博衍跟了出来,笑着坐到沙发上。

     “不去了,不过我现在是真的紧张了,”项西挨着他坐下,把手按到了他腿上,“感觉到了没。”

     项西的手在发抖,而且抖得很厉害。

     程博衍抓过他的手用力地搓着:“今天是有点儿太突然了,没事儿,一会儿你要是还紧张,你就进屋呆着,我卧室没人会进去。”

     “你紧张吗?”项西转过头看着他,“我觉得我耳朵里都嗡嗡响了。”

     “我啊?”程博衍突然笑了,往后靠到沙发里,“我妈一说要过来,我连我奶奶去医院什么情况都没顾得上问,那会儿就一直嗡嗡了,到现在还没停呢。”

     项西跟着乐了:“靠,我以为你这种人天生不会紧张呢。”

     “别的事儿不紧张,这事儿还是要紧张的,”程博衍手指在他泪痣上勾了勾,“项西我跟你说,别的我不逼你,你这靠来操去的,一会儿别在我妈面前蹦出来就行。”

     “哦,”项西闭上眼睛用力吸了两口气,慢慢吐出来,“我不说话。”

     俩人都挺紧张,把桌上的碗筷收拾了之后,就一块儿并排坐在沙发上瞪着眼看着并没有打开的电视。

     程博衍的手机响起来的时候,项西直接蹦了起来站到了客厅中间:“是许主任吗!”

     “嗯,”程博衍拿过手机接了电话,“妈?”

     “你住几楼啊?”老妈的声音传了过来。

     旁边还有奶奶的声音:“你这妈当的,自己儿子住几楼都不知道……”

     “十二,”程博衍笑笑,“到了?”

     “到了,这就上去,我看你奶奶大概想直接飞上去了。”老妈说。

     “妈,”程博衍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给老妈打个预防针,“我这儿……有个人。”

     “有朋友在啊?”老妈顿了顿,“还是……”

     “嗯,”程博衍往项西那边扫了一眼,项西僵直地杵着一直没动,“你应该见过的。”

     老妈沉默了一会儿才说:“知道了,不记得长什么样了,一会儿上去了看看吧。”

     “许主任说什么了没?”项西硬着身体声音发紧地问。

     “就说一会儿上来看看你。”程博衍搂过他,收紧胳膊晃了晃。

     “好吧,死就死了,”项西咬咬嘴唇,“豁出去了。”

     程博衍笑了起来,松开他过去把电视打开了:“没那么严重。”

     “哎,电视打开就对了,”项西喊了一声,“刚我就说哪儿不对劲,太安静了弄得我紧张得不行。”

     “现在感觉好点儿了?”程博衍问他。

     “没,只能保证不说脏话。”项西揉揉鼻子。

     “别紧张。”程博衍凑到他面前往他脑门儿上用力亲了一口。

     “……你也别紧张,”项西摸摸脑门儿,“牙都磕着我了。”

     程博衍这房子的门隔音还成,平时听不到走廊里的声音,但今天电梯到的时候叮的那一声,项西在电视声响中都还听到了。

     “来了!来了!”他指着门。

     程博衍本来还有点儿不踏实,一看项西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忍不住乐了:“宝贝儿,你好歹也是混大的,什么场面没见过……”

     “别废话了!”项西压着嗓子,“开门去!”

     这话一说完,门铃就响了。

     “快去!”项西推了程博衍一把,太紧张没控制好力度,把他推了个踉跄。

     程博衍笑着过去打开了门。

     “空调温度也调得太低了,这里外温差得有十五度……”第一个进门的是许主任,说完这句话,眼睛往屋里扫了一圈。

     项西往前迈了一步,就想跪下去给太后娘娘请个安,感觉自己紧张得绝对是顺拐了。

     “这是项西……”程博衍介绍着。

     话还没说完,项西就冲许主任鞠了个躬:“阿姨好。”

     “哎好,别这么客气。”许主任打开鞋柜,拿了几双拖鞋出来。

     项西看到跟在许主任身后进门的是个胖老太太,赶紧又鞠了个躬:“奶奶好。”

     这声问候一说出口,许主任就愣了愣,转头看了他一眼。

     “天哪!”胖老太太很尴尬地喊了一声,“他是叫我吗?”

     “这是我老婶儿。”程博衍回身看着他,嘴角有强忍着的笑。

     这一瞬间项西简直从窗户那跳出去。

     这居然是老婶儿?

     这胖老太太是老婶儿?

     尴尬和紧张让他顿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按说这老婶儿应该比许主任年纪小……

     可长得也忒赶时间了点儿,还胖!

     “让你着急凑热闹!就知道往前挤!”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进来,“你再挤一会儿就是太奶奶了。”

     “……老婶儿好,”项西终于回过神来,补了一声问好,又往前凑了凑,冲还在门外的奶奶叫了一声,“奶奶好。”

     “好好好,”奶奶应着,推了老婶儿一把,“你快进啊。”

     “这不是要换鞋么,”老婶儿一边脱鞋一边说,视线一直在项西身上来回扫着,“博衍跟我嫂子一样的,讲究得不行,我都说别来别来,费劲。”

     “别换鞋了,”程博衍说,“我这两天也没擦地。”

     因为之前吃饭,屋里空调温度的确是调得低,但就几个人进门这会儿功夫,项西已经紧张得后背都开始冒汗了。

     看着程博衍把奶奶扶到沙发上坐下,项西才想起来,跑进了厨房,拿了一套杯子出来,倒了水,给奶奶许主任和那个胖老太……不,胖老婶儿端了过去。

     “这是博衍的……”老婶儿上上下下打量着项西,又凑到许主任耳边小声说,“男……”

     许主任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看了一眼程博衍。

     “奶奶今儿去医院看眼睛了啊?”程博衍没理老婶儿,拍拍项西的胳膊,坐到了奶奶旁边的沙发上。

     项西赶紧跟着坐在了程博衍身边。

     “嗯,你妈非让检查一下说要手术,就去的你们医院,”奶奶拿起杯子喝了口水,又看了看项西,“是叫往西?”

     “项,项西。”项西笑着说。

     “哟还挺书面,不往西,向西,”奶奶笑着说,又看了看项西,用胳膊碰了碰老婶儿,“长得多好看啊。”

     “好看,”老婶儿点点头,接着又问了一句,“你俩现在同居着呢?”

     这句话她是看着项西问的,项西愣了愣,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同居这个词从老婶儿嘴里说出来,带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话本身就算亲戚之间直接问出来也挺无语,还是这样带着猎奇和窥探的语气。

     让他有些不爽。

     “去我们医院看眼睛怎么没跟我说一声?”程博衍给奶奶剥了个香蕉递过去。

     “就是检查一下,先看看,手术的时候再通知你,”许主任在一边说,“你奶奶不让找你。”

     “你那么忙,告诉你也没用,”奶奶拍拍他的手,“还给你添乱,我又不是走不了路了。”

     老婶的话就这么被跳了过去,她喝了口水,开始看电视。

     项西十来年看人眼色的经验让他就在这短短几分钟里对眼前程博衍的三个家人有了个大致的判断。

     奶奶是个好说话的老太太,而且特别心疼程博衍,老婶儿……不招人喜欢,程博衍直接忽略她的话并且没有被更高一层的领导表示不满,就能看得出来了。

     有些拿不太准的是许主任,没怎么说话,也看不出心里在想什么,项西甚至没办法确定她还记不记得上回买饭的事儿。

     奶奶跟程博衍聊了一会儿,又看着项西:“往……项西啊。”

     “就往西吧,”项西笑笑,往奶奶那边凑了凑,“奶奶。”

     “多大了?是不是还在上学啊?”奶奶问他。

     “二十了,没上学了,”项西说,“我现在跟师父学茶呢。”

     “学茶?摘茶叶啊?”奶奶不太明白。

     许主任在一边笑了:“就是茶道吧,您大儿子成天琢磨的那个。”

     “哦,明白了,”奶奶点点头,“拿着个壶几个杯子来回倒水玩,那个还要学啊?真是学什么的都有……”

     “哎,博衍,我看看你的厨房,”老婶儿在沙发上坐着闲不住,又站了起来,走到厨房门口往里看了看,“哟,你都不会做饭,还弄得这么全啊?”

     “装修的时候就都弄了。”程博衍回过头看着她。

     “真浪费,”老婶儿啧啧两声,又往项西那边看过去,“是不是你做饭啊。”

     项西没说话,老婶儿绕来绕去都在打听他俩有没有同居,要不是碍于最后一点儿面子,她估计能直接进卧室看衣柜了。

     “要不您做得了。”项西说。

     老婶儿愣了愣,拿手在脸前扇了几下:“哦哟,这孩子说话还挺冲啊。”

     “比我强多了。”程博衍笑笑。

     “就你话多,你要待不住你先回去,”奶奶拿了个芒果敲了敲程博衍的肩,“给你老婶儿切一个,堵堵她嘴。”

     “我可吃不了一个,我减肥呢。”老婶儿说。

     “你跟我妈一人一半吧。”程博衍看了看老妈。

     “行。”老妈点点头。

     程博衍低头把芒果切了,去了核,拿刀一下下地在果肉上划着格子,项西坐在他身边没再说话。

     从坐姿他就能感觉得到项西紧张,而且很不自在,从来没跟“普通人”的家人接触过的人,冷不丁被放到了这种“见家长”的环节里……

     “你吃吗?”程博衍把芒果递给老妈和老婶儿之后偏过头问他,“你跟奶奶分一个?”

     “我吃不下了,”奶奶赶紧摆摆手,“你俩分一个吧,一会儿我再吃你妈又要说我了。”

     “吃呗,”老妈在一边笑笑,“我不说你。”

     “我是真吃不下了,”奶奶白了她一眼,“你以为我是怕你说啊。”

     程博衍又拿了个芒果,慢慢切着,项西在一边全身难受地坐着。

     他本来就不太适应这种不熟的人一屋子坐着的场面,以前平叔那儿来了人,他都会躲到外边儿去,现在不光要坐在这儿,还得尽量表现得像程博衍一样优雅和有教养,实在是……太痛苦了。

     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知道眼睛该看哪儿。

     除了程博衍把芒果递给他的时候,他偷偷掐了一下程博衍的屁股表示自己很难受之外,就一直愣在沙发上,背挺得笔直的。

     “项西。”许主任突然在对面叫了他一声。

     “哎,”项西一下蹦了起来,“阿姨什么事儿?”

     “……给我沏杯茶吧,”许主任大概是被他吓了一跳,身体往后靠了靠,“淡一些的。”

     “好的。”项西一听这话,立马转身跑进了厨房里。

     一进厨房,他一下就感觉放松下来了,手撑着案台闭上眼睛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来,然后才慢条斯理地烧水,洗杯子,搁茶叶。

     “博衍,”老婶儿一边啃着芒果一边说,“你俩认识多久了啊,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冲。”

     “对我不冲,”程博衍笑笑,“就行了。”

     “哎这护短护的,”老婶儿叹了口气,“学你奶奶吧就。”

     “不是人人都像博衍这样的,”老妈说,“二十岁年纪也不大,有脾气也藏不住,在街上帮人出个头还能差点儿打起来呢。”

     程博衍一听这话就愣了,抬头看着老妈。

     “打起来?”老婶儿一听就来劲了,“嫂子,怎么回事儿?你见过?”

     “替我出头呢,”老妈说,“碰上个加塞儿还不讲理的,吵了起来,他过来给我帮忙了。”

     “我以为怎么着了呢,”老婶儿一听是这样立马就没什么兴趣的样子靠回了沙发里,想想又小声说,“嫂子,你这是挺满意?”

     “满不满意的,我说了不算,”老妈看了她一眼,笑着说,“你说了更不算。”

     “就是,”奶奶在一边说,“瞎操什么心,穷打听,打听完了也没人听你说。”

     项西还在街上给老妈出过头?

     程博衍看了看厨房那边,这事儿项西从来没跟他提起过。

     老妈也没再说下去,开始跟奶奶闲聊,他也就不好当着老婶儿的面再问了,只是心里一直在琢磨。

     项西给老妈出头,他差不多能想像出来是什么场面,没准儿就是一撸袖子,一句我操,然后就上去了……

     会给老妈留下什么样的印象,还真不好说。

     项西把泡好的茶拿了出来,放到老妈面前:“阿姨喝茶,有点儿烫。”

     “谢谢,”老妈笑笑,“这是什么茶?”

     “我师父给的,茶研所今年的新茶,还挺不错的。”项西说。

     “好,我尝尝,”老妈点点头,拿起来喝了一小口,“其实我也不会品茶,喝茶也有点儿浪费呢。”

     “不会浪费,”项西坐回程博衍身边,“喝茶就像看书听音乐,听见了,看到了,喝下去了……都一样的。”

     程博衍偏过头看了他一眼,这样有哲理的话从项西嘴里说出来,还是在这种紧张的情况下,有点儿意外。

     老妈显然也有些意外,喝了一口茶没有说话。

     “就是,喝肚子里了就不会浪费。”老婶儿也表示赞同。

     “我不是……这个意思,”项西有些无奈地想要解释,“我……”

     “我知道。”老妈笑了笑。

     奶奶聊了一会儿之后就起身在屋子里慢慢转着,检查程博衍的生活状况,吃得好不好,睡得好不好,每天把屋子收拾成这样累不累……

     “您放心吧,”程博衍跟在她身边,“我这么大个人了。”

     “你俩,”奶奶把他拉进卧室,小声地问,“确定了?”

     “确定?”程博衍不知道奶奶这个确定的概念是什么,只能按自己的想法来理解,“确定了。”

     “别管你老婶儿说什么,”奶奶说,“我看这孩子挺好的,长得好看,又挺乖巧的。”

     “嗯。”程博衍笑着点点头。

     项西乖巧?

     也还成吧,起码今天表现得还是很乖的。

     呆了半个多小时,奶奶一挥手:“走了,我们回家。”

     项西赶紧站了起来:“奶奶要走啊?”

     “我送你们下去。”程博衍说。

     “别送了,”老妈说,“车就停你们楼下了,电梯下去都不用一分钟,你收拾一下吧。”

     项西看了看桌上,就几个杯子,果皮什么的都已经扔到垃圾筒了,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可收拾的,只觉得这个洁癖还真是许主任遗传的……

     他跟在程博衍身后,把奶奶她们送到了电梯门口,等她们进去之后,挨个鞠躬说了再见,看着电梯门关上了,他才拉长声音喊了一嗓子:“哎——”

     程博衍指了指电梯上的楼层指示灯,笑着说:“电梯还没下去呢,喊这么响怕她们听不见啊?”

     “我靠。”项西吓了一跳,捂着脸转身窜回了屋里。

     “怎么样,”程博衍进屋,把门关好,“累吗?”

     “累死爷了,”项西往沙发上一倒,“我脸都笑酸了,腰也疼,背也酸……”

     “趴着,”程博衍蹲到沙发旁边,“我给你捏捏吧。”

     “服务这么周到?”项西马上翻身趴好。

     “嗯,今儿在你婆婆面前表现还不错,”程博衍在他背上轻轻捏着,“就是有叫错了人……”

     “我婆婆?”项西偏过头,挑了挑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