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思绪脱肛了
    莫川从血焰尊者的储物戒里找出了一堆御兽牌。,

     普通的储物空间里是完全静止的,只能用来储存无生命的东西,活物到了里面会因为缺乏灵气滋养而逐渐“窒息”,就连灵植也要用特制的玉盒盛放才能保证里面的灵气不会流失。至于灵兽一类,则由专门的御兽牌寄存。

     御兽牌一般分低级、中级和高级三种。

     品阶越高的御兽牌内,可以寄存的灵兽品阶就越高。低阶御兽牌只能寄存三阶以下的灵兽,中阶最高可以寄存六阶灵兽,再往上就只能用高阶御兽牌了。

     另外还有一种极品御兽牌,据说能寄存包括十阶灵兽在内的所有灵兽。

     只是修真界已经数百年没有出现过十阶灵兽了,再说十阶灵兽实力都相当于真仙了,怎么会愿意被收进御兽牌中?

     所以那极品御兽牌,对绝大多数修士来说都没什么实用性。

     那堆御兽牌总计一千多枚,其中并无低阶的,九百多中阶加上二百多高阶的。

     至于极品御兽牌,却只有三个。

     极品御兽牌的制作成本相当于高级御兽牌的几十倍,且失败率极高,又只有高阶炼器师才能炼制,所以几乎没有炼器师会耗费精力去炼制这么鸡肋的东西。

     血焰尊者能有三个,已然是不少了。

     莫川从其中拿了一个极品御兽牌出来,把剩下的全放回了储物戒中。

     御兽牌的品阶并不仅仅关系到所能几寸的灵兽品阶,事实上,随着御兽牌品阶的提升,灵兽在里面的舒适度也会有提高。

     所以莫川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极品御兽牌,看中的就是其超高的舒适度。

     小白不过是一阶灵兽,雪灵谷对它来说还是太过危险了些。莫川虽然穿了血焰尊者的壳子,可却还不能完全掌握血焰尊者的能力,万一出了什么意外,他不一定能护小白周全,将小白留在无业深渊也不妥,万一碰到什么禁制可麻烦了。

     所以他特别找出了这极品御兽牌,准备让小白暂避其中。

     “来,别怕。”莫川拍拍小白,把它收进了那枚极品御兽牌中,过了几分钟,又将它放了出来。

     “嗷呜……”一从御兽牌里出来,小白浑身的毛都炸了起来,一个劲往莫川怀里钻,坚决不肯再靠近桌子上的御兽牌一步。

     莫川很郁卒。

     说好的极品·安全.舒适·自然·无副作用·御兽牌呢?

     这效果差得简直糟心。

     耐心的安抚在他怀里暴躁不安的的小白,莫川一挥手把那个被嫌弃的极品御兽牌收回了储物戒中。

     这也许就是金窝银窝不如自己的狗窝?

     果然乖儿子还是更喜欢在他怀里待着。

     莫川自恋了一会,才发现那个“狗窝”指的好像就是他自己。

     “………………”

     莫川在小白的炸毛攻势下毫无原则的举起了小白旗。

     怎么说他现在也是大乘期修士,是这个世界的顶尖高手。

     虽然是非原装的,可修为摆在那里,就算因为操作不当效果打了个折扣,但碾压雪灵谷那种小山谷还是妥妥的没问题,只要他泄点威压出来,估计里面的灵兽就全趴下了。

     大不了他谨慎一些,不让小白离开自己怀里就是了。

     略略想了一遍,莫川发现自己实在没有什么要准备的。

     金丹修士即可不食五谷,他完全不用担心伙食问题。

     小白是一阶灵兽,血焰尊者的储物戒里又有无数灵植和灵核,小白品阶低,一颗同阶的灵核够它消化半个月。他这次去用不了几天就能回来,也不用担心小白的粮食。

     修士就是这点方便,想出门只要带上法宝随时可以。

     无业深渊外围。

     感知到无业深渊腹地的结界被人从里面打开,守在附近的几个魔修显示呆愣了一会,随即就开始疯了一样给其他魔修传信!

     “快过来!尊者出来了!晚了就见不到了!”

     一时间无业深渊的所有魔修都纷纷放下手中正在忙的事,用最快的速度慌忙赶向结界所在地。

     他们这群追随者也不过是在三百年前的魔道大会上远远的见过血焰尊者一面。自那之后,三百年的时间,血焰尊者愣是没再出过无业深渊一步,要不是偶尔传来的几道音讯,吩咐他们跑跑腿,他们还以为尊者搬家了呢。

     正在睡觉的,被同伴一脚踹醒。

     正在跟灵兽缠斗的,收回武器,几个回合之内就匆匆脱身而去。

     正在双修的呢……也顾不上许多,压下纾解到一半的*,起身穿上衣服匆忙赶去。

     摸索了半天好不容易打开结界的莫川一抬头就看见了面前黑压压的一片人头,少说也有二三百个。

     “…………”莫川:麻麻快来!我要回家!

     密集恐惧症患者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事?”强行压住那种头皮发麻的紧张感,莫川把视线落到小白身上,尽量镇静的问道。

     他此刻心情糟糕,大乘期修士的气势也不自觉的泄了出来。

     魔修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一个身形修长的青年从他们中间走了出来。

     那青年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容颜昳丽,唇边含笑,一双桃花眼十分勾人,只不过此时因为周旁慑人的威压,笑容略显僵硬。

     他不过金丹期的修为,面对大乘期修士不免心惊胆战。

     “不知……尊者可是要外出,若有用得着属下的的地方,还请尊者尽管吩咐。”

     那青年不知是因为身旁恍若实质的压力还是旁的原因,仍有些气息不匀,面上带着些不自然的薄红。声音干净低沉,有一种奇异的磁性,每一个字都让人不禁心神动荡。

     要是青年面前的是个普通的修士,说不准真的会被这青年勾起一些不该有的兴致,可天生在某些方面装有自动屏蔽系统的莫川只是在心里感慨了一下这人声音奇异之外,也没有旁的想法。

     他不再盯着那些能把人眼晃晕的人头看,逗弄着怀里不知为何突然紧张起来的小白,那种令人烦躁的感觉也慢慢消退,很快就想起了面前这群人的身份。

     说起来血焰尊者手下确实有这么一群追随者,只不过存在感太低,他一时没想起来。

     血焰尊者虽然顶着魔道第一尊者的名号,按理说应当是魔道魁首,但事实上因为寿元问题,他对魔道那些事务并不过问,和其他几位尊者也基本上没有交往,所以血焰尊者势力并没有旁人想象中那么大。虽说一开始手下也有好些化神期炼虚期的强者,但随着血焰尊者常年不理世事,这些有野心的大能们都逐渐转投到其他几位尊者手下,留到现在的大都是些零散的散修。

     这些散修们没有靠山,没有师门庇佑,没有丹药和资源支持,想要个法宝都只能自己炼制或者去抢,实力自然算不上高,修为普遍也只在在金丹期上下。

     那些大能们可能不甘心屈就在无业深渊当一个小小的跟班,可对这些散修们来说,能被允许在资源丰富、灵气充足的无业深渊活动,就已经是极大的恩惠了。

     这大概也就是后来这些人在主角、朱砂痣和血焰尊者的生死决战中心甘情愿出来当炮灰的原因吧。

     只不过碍于实力原因,这些散修们连主角的衣边都没摸到,就被主角身后的正道修士们灭了个干净。

     说起来血焰尊者在笼络人心方面混的也真够惨,就算是比起莫川这种死宅也不遑多让了。决战的时候主角可是带了一群正道上的顶尖修士们浩浩荡荡的来了,而血焰尊者那里,除了这些实力惨不忍睹的炮灰,竟连一位魔道尊者的影子也没见着。

     这其中固然有魔修们天性自私自利的原因,却也跟血焰尊者平日里的为人处世的凉薄脱不了关系。

     其实血焰尊者看见这群人出来送死的时候也挺诧异,他当初没把这些散修赶出无业深渊纯粹是没把这些人的实力放在眼里,再说这些人也算安分,偶尔一些不太重要的事,也可以交给他们去办,也省得他再出去一趟。

     至于他们在无业深渊里拿的那些资源,对资产丰厚的血焰尊者来说更是不痛不痒。

     于是,这些炮灰就这样成了血焰尊者的脑残粉。

     可血焰尊者压根就没把这些人当盘菜。

     不过对于莫川来说就不一样了。

     散修嘛,见多识广,最适合给他这种刚get修真技能连地图都认不全的小白带路了。

     于是他开口,“跟着。”

     面前这个生得极美的青年是这群散修里修为最高的,金丹后期大圆满,勉强还看得过去,带这个人去也不用麻烦他分心照看。

     那青年见他一直无比仰慕的血焰尊者应允了他的跟随,心中大喜,低声应了一声是,就乖乖的站到莫川身后。

     莫川满意的点点头。

     其实他还有别的打算,这名青年的长相虽说及不上血焰尊者的倾世之姿,但也绝对会让人神魂颠倒,有这个青年在,正好可以分散一下,血焰尊者那逆天的美貌值。

     说起来作者也挺拼了,给了血焰尊者一个美到丧心病狂的壳子,压过了主角也就算了,居然连朱砂痣都被甩了三条街。

     原著里是这样描写血焰尊者的外貌的:

     “没有人知道他从哪里来,姓谁名谁,那场令魔道重新洗血的魔道大会上,他如火一般的身影和他的尊号一同,给在场的每一个修士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血焰,鬼火下不知埋葬了多少哭号的怨魂。他像从九天之上堕落深渊的神祗,又从深渊里撕裂黑雾而出,一身红衣,绝世风华。他那双本应狭长而多情的凤眸里,却几乎没有任何情感波动,蕴含着深不见底的冰冷,好像没有人能拨乱他的心弦。极致的诱惑和冷漠同时集中在一个人身上,矛盾却让人移不开眼。无数的人前仆后继,如飞蛾一般陨落在他面前。在他眼里,这些自不量力的人却如蝼蚁一般渺小,连看都不肯看上一眼。”

     看到这一段,莫川整个人都不好了。

     要不是简介里明明白白的标着起家两个字,他还以为自己误入了绿唧唧的基佬频道了呢摔!反派那么美艳究竟是要闹哪样!

     而且这一章下面评论的画风也很清奇,满满都是:

     #上吧主角,禁欲反派在等着你#

     #相爱相杀,爱到深处是陪伴#

     #我主角大强攻一定能搞定反派的哈哈哈哈#

     #年下神马的最萌了#

     #肤白貌美大长腿,不弯你弯谁#

     尼玛这些属性奇怪的妹子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简直让直男心塞塞…………

     当然莫川的心理活动实际上只有短短几秒的时间,作为血焰尊者终极脑残粉的魔修们,完全没发现自己的主子刚刚走神了那么几秒。

     莫川心塞塞的抬脚就准备带着走人,一名看起来和青年年纪相仿不过身形要高大许多的魔修又站了出来。

     “属下……也想同行。”那名魔修垂首道,眼睛不看他,一个劲的盯着地面看,也不抬头。

     呵呵。

     长得高了不起吗!

     莫川还是个宅男的时候,身高还不到一米七,血焰尊者略好些,但也不足一米八,现在一一米九往上的汉子往他面前一站,生生挡住了一片天!

     这人修为略低于刚才那位青年,金丹中期,倒也不算累赘。

     “跟着。”

     声音比刚才冷了不止一个点。

     那魔修见他应了,沉默的站到他身后,和青年并肩而立。

     青年对着身旁沉默的同伴无比温柔的笑了一下,一时间周遭恍若桃花盛开。

     一股浓浓的cp感迎面扑来。

     “………………”莫川:不对这里可是笔直的种马文,劳资究竟在脑补些什么啊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