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 人形play〔修〕
    修士实际上是不需要睡觉的,在他们看来,几个时辰一动不动毫无用处,那点疲惫感吐纳一会天地灵气就完全可以解决,有时间还不如用来多运转几遍功法,修真界竞争激烈,他们身上的生存鸭梨也是很大的。

     所以修士们经常会有一入定几天几夜的,但除了那些炼气期的小修士们身体更接近普通人仍需睡眠外,很少会有修士会按照作息规律来休息。

     但莫川显然不属于以上那些修士的范围,他每天按时吃饭后抱着儿子拎着被加了无数层用来封锁气息禁制的小白莲后面还屁颠屁颠跟着一个智商低到破表的筳桦满无业深渊的溜达,到点了再准时抱着儿子上床睡觉……生活不能更惬意。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不管运转几遍功法,灵气到了关元穴那里就会彻底堵塞,他修炼也没用,只能让他一遍遍想起那个让自己跟自己玩了好几年的宅男无比糟心的副作用罢了。

     也不知道血焰尊者身上是不是装了雷达,平常调动灵力发各种大招灵气运转的都毫无压力,顺溜的不能再顺溜,但只要他一开始修炼,就会一秒卡卡卡,简直是恶意满满,变脸比翻书都快,几乎要把人憋得吐血。

     所以试了几次之后发现完全没办法突破这种坑爹的阻碍后,莫川彻底放弃了治疗。

     原著里血焰尊者努力了几百年,各种方法靠谱的不靠谱的都试了不知道多少遍,他可不认为自己这个冒牌货会比原装版血焰尊者强到哪里去。

     看过剧本的莫川明明白白的知道,要想疏通经脉,除了和主角有关的那个方法,完全没有其它的路可走。

     在“去和主角抢妹子”和“安度晚年”这两个选项中,他没有丝毫犹豫的选择了后者。

     那啥,妹子虽好,最后还是会死的……不过这一次没有了血焰尊者的“捣乱”,不知道妹子们能不能逃过死于非命的命运,到时候心高气傲的朱砂痣面对主角的一堆后宫,那画面一定非常和谐,美腻得他都不敢想哈哈哈哈!

     这脱肛的剧情,莫川表示对此奏是那么喜闻乐见!

     趴在莫川怀里正在偷偷摸摸伸爪子去够被别在莫川衣摆上的伪·装饰品·小白莲的小白不知道为毛突然尾根一紧打了个寒颤。

     莫名一种背后冒凉气的诡异感。

     小白一愣,回过神来却发现原本已经快够到的小白莲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挪了个位,跑到另一边的衣摆上去了。

     “呜呜……”

     被哀怨的儿子埋了胸的莫川慈爱的摸了摸小白的脑袋。

     净水白莲身上的气息已经完全被封锁,一丁点灵气也泄露不出来,莫川把它带出来纯粹是为了拿来勾引小白。

     果然极其奏效,小白自己为做的很隐蔽,却仿佛没意识到自己整个身子几乎都是倒挂在莫川胳膊上的。莫川捏捏它肉乎乎的小爪子,一本正经的说,“你这么笨,以后我不在你身边可怎么办?还不让人三言两语的就给拐跑了?”

     这话其实就有睁眼说瞎话的嫌疑了,狐族比起其他种族,本来就更通人性,再加上小白资质一般,相应的在灵智上并不受到什么约束,所以虽然它现在还年幼,却已经能把莫川对它说的话理解个七七八八了。

     它这会反应过来自己被骗了,还被罪魁祸首嫌弃苯,于是一扭头,焉了吧唧的含住莫川一根手指开始磨牙。

     莫川见小白这样即使被“欺负”了还是一脸乖乖哒好脾气样,总算有了那么一丢丢的愧疚感,也就放任它拿自己的手指当磨牙棒的行为了。

     小白牙还是嫩嫩的,在手指上面细细软软的磨来磨去,却有些发痒,柔软的小舌头也会含着指尖舔两下。

     它明白那个人口头上嫌弃它苯,其实还是对它很好很亲近的,只是还不能理解为什么那个人说要离开它。

     轻描淡写的玩笑话,不经意间就泄露出了一些不明显的端倪。

     “啾~”

     筳桦被允许在附近自由活动,高兴的要命,不断的喷着小火苗追在山谷里的灵兽们屁股后面撩拨人家。

     放火烧山这种事是再也不敢了,它每闯一次祸就被关上几天禁闭,不让说话不然动弹,被教训了十几次之后才长了记性。

     饱经骚扰的灵兽干脆一头扎进水里,死活不肯冒出头。

     筳桦虽不惧凡水,却也不乐意亲近,在水面上转了个弯又朝着其它的目标飞去。

     三年一晃而过。

     白云无隙,三年的时间在修真界中也不过是千万年来漫长沧海黄沙中微小的一粒,轻易的被遗落在挥手间转瞬而逝的过往里。

     修士们一闭关就是十几年的都不是事,卡得久了也有干耗上百年时光的,更别提血焰尊者那种在无业深渊里一待就是三百年的性子,绝对是对自认为已经宅到一定境界的小宅男的无情碾压。

     尽管无业深渊非常宽广,可以随意去探险,尽管养养儿子逗逗筳桦大半的空闲时间就被消磨了,但生活中少了现代科技带来的娱乐,没有小说没有游戏,宅起来的日子也就有些难熬了。在啃完了血焰尊者收藏库里为数不多、勉强可以当做小说来看的古籍后,感觉自己马上就要发霉的莫川终于决定了,劳资要出门,旅游,寻宝!

     原著里主角最大的金手指就是那张记载了古荒修士洞府和藏宝地点的藏宝图,《九天》路人粉转黑出身的莫川也只看过一遍,中间又被坑爹的剧情打击得摇摇欲坠,当然不可能把整张地图的内容都记得清清楚楚,不过其中存在感比较高比较重要的几个还是记了个七七八八的。

     其实离剧情开始还有将近二百年的时间,完全不用这么早急着去坑主角,但在无业深渊里窝着也是无聊,找宝藏可比每天对着无数个看起来都一摸一样的山头有趣的多。

     愉快的决定了之后,莫川捏捏小白婴儿肥的小脸,“小白,粑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啊?^^”

     又软又嫩的皮肤手感实在不要太好,莫川忍不住捧起来在一侧的脸颊上狠狠亲了一下,然后又觉得还是对称一点好,于是在另一边也来了一口。

     如果说这三年来还有什么事比较重要的话,那大概就是小白在进入二阶一段时间后突然就化形了吧。

     哪有灵兽二阶就能成功化形的?就算小白天资一般在化形上受的限制轻了许多,但这么早就能化形,还是非常不合常理。化形是修为积累到一定程度的质变,小白显然有被偃苗助长的苗头。

     莫川开始深刻反省自己是不是喂得太多了这件事……

     不过后来他忧虑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小白身体一切正常,完全木有丝毫不适,也就不纠结了,反正只要自己儿子高高兴兴健健康康的就是棒棒哒!

     况且……小白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化形成功,不仅形态上还是七八岁小孩的模样,而且脑袋上还明晃晃的支楞着两只毛茸茸的小耳朵,尾巴也在小屁股后面甩来甩去,让人一看就知道原型是什么。

     小家伙的瞳色和发色未变,长长的白色睫毛忽闪忽闪的,脸上浅浅的笑容有些羞涩,左右两边对称的梨涡让人看上去就很有想戳下去的*。任亲任抱任顺毛,羞哒哒的,就连声音也软软糯糯的,“小白跟着粑粑……”

     可萌……一句满满的都是依赖感的粑粑再加上萌属性满点的小表情,莫川的血槽瞬间空了一半,表面上还维持着血焰尊者一贯的冷静,实际上心里的小人正在捶地痛哭,狂舔小白一百遍。

     ……劳资儿子肿么会可爱的乳齿丧心病狂!

     莫川从来没想到过小孩子也可以像小白一样这么乖这么可爱这么柔软易推倒→咦好像有什么奇怪的词语混进来了。

     在莫川为数不多和小孩子相处的经历中,他感受到的都是来自祖国小花朵们满满的恶意。

     熊孩子会用酸奶浇键盘也就算了,尼玛还揪着金毛的尾巴满屋子骑,嘴里一边嚎着呦嘿呦嘿的鬼叫声一边碰倒鱼缸——生活自理能力七级残废的宅男除了坚强耐艹的金毛也就能养养只用换水就能活几个月的小金鱼了——踢倒椅子顺便还在沙发上留了几个友好的脚印……破坏力简直不能更强悍!

     最让人糟心的是,拥有变脸技能的熊孩子在爸爸妈妈的眼中都是柔软的小白花,经不起打经不起骂,说一句重话都要眼泪汪汪用下一秒就会哭出来的表情控诉这个世界的残忍冷漠……呸!

     根本不能忍!

     在小表弟在他家住满了一个星期依依不舍的离去后,莫川看着彻底报废的电脑键盘、如同台风过境后的房间、尾巴上被揪秃了好几块的金毛以及鱼缸里两条瞪着死鱼眼翻着白肚皮的小金鱼,倍感憔悴,果断的把十岁以下熊孩子列入了一级危险生物的行列!

     因为回忆悲惨过往而略感沧桑的莫川抱紧怀里幼小的身躯,顿时赶脚自己得到了安慰。

     熊孩子神马的简直就是一场噩梦,他们家小白才是真正柔软而可爱的小白花,简直奏是他银生里的小天使!

     莫川低下头,亲亲小白花的发顶,“我会一直陪着你的。”直到我不能再陪下去的那一天。

     灵兽的寿命远比修士漫长,更何况是莫川这种注定的短命鬼。

     “……嗯”小白花把脸埋在他脖子里,模糊不清的发出一声软软的鼻音。

     如果说在小白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在莫川心里还是和金毛一样的地位,那么当小白化成人形后,他已经真正的把小白当成了自己的家人,让他有了把小白照顾好的责任感。

     三年朝夕相处的陪伴已经让小白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存在,同时也是他和这个世界最深刻的羁绊。

     莫川:……劳资也是有家室的人了!(→虽然家属不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