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章 命中注定的相遇
    无业深渊内一处不算高的山峰。

     因为无业深渊内充足的火元素,这里一年四季温暖如春,树木生长茂盛但又不至于太过肆意,而是错落有致,层次分明。

     涓细的流水从山顶蜿蜒而下,棕榈瀑布,落入清澈的泉水中激起无数浪花,游鱼潜到沉静的湖底,好奇的围着水流冲击形成的一个小型漩涡游来游去,一时不察被卷入之后又惊慌逃开。

     偶尔有几只披着艳丽羽毛的鸟儿轻盈的飞过,钻进茂盛的树冠之后再不见踪影。日光柔和,云流风散。

     ↑

     不过这些都是半个小时以前的画面了。

     莫川看着面前被烧得焦糊焦糊还冒着黑烟的半边山脉,沉默了。

     “啾!”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很活泼。

     莫川面色不善的扫视了一眼在血莲里兀自游动得无比欢快的小光点,深深地感觉这就是一个祸患。

     血焰尊者的这株离魄血莲是由离魄鬼火炼制净根白莲而成。

     净根白莲是莲花里最特殊的一种,本身是无属性。

     因其本身是无属性,所以在原理上不管是什么身具灵根的修士都能将其炼制,但事实却远没有这么简单。

     首先炼制的修士必须要有强悍的实力,净根白莲一旦开花就是八阶,相当于修士的大乘期中,出窍期以下的想去炼制绝对是自找死路。

     再者净根白莲对元素的纯净度要求很高,只有极其精纯的元素才能不被其排斥,这也就限制了炼制之人必须是单灵根,灵根里不能有一丝杂质,所用相融之物也必须十分纯粹,否则稍不注意就会在炼制过程中自行爆裂,导致严重的反噬。

     而离魄鬼火则是纯阴属性的异火,威力仅次于九泉寒焰。

     血焰尊者是纯火灵根,到了大乘期之后,才用自己的本命真火离魄鬼火炼化了一株净根白莲。

     并且这种莲花非常罕见,一共只有两株。

     其中一株就是他手里的这株,被离魄鬼火练成了血莲,另一株则是被主角当做定情信物送给了朱砂痣,以九泉寒焰炼制,成了九泉寒莲。

     而那株九泉冰莲里呢,就有一个器灵。

     器灵十分罕见,只有被炼制成法器的灵物之前滋养出一抹灵智,才有可能让那抹灵智顺利融合,成为器灵。

     原著里详细描写了那株九泉寒莲里的器灵,却完全没提到血焰尊者的离魄血莲也生出了灵智。

     难道是这个世界的自动补全?

     这些暂且略过不提。

     只是……同为器灵,为毛主角家那只就那么听话,他家的却是个毫无下限的熊孩子?

     难道这就是反派和主角在待遇上的差距?

     和小器灵(单方面)愉快的玩耍了一会之后,莫川开始认真思考自己崭新而不幸的人生。

     大乘期修士,在修真界掰着指头就能数完,其实力强悍自然不用说。

     对莫川来说,他现在就像是一名正蹒跚学步的小婴儿,突然之间捡到了一把威力巨大的武器,没有把握驾驭这种全然陌生的力量。

     譬如他面前的这朵离魄血莲。

     虽然原著里描写的血焰尊者这株本命法宝威力极大,但那毕竟只是纸上的叙述,莫川当然要找个地方实践一下。

     所以他就在无业深渊里随便选一了个普通的山头,打算找棵树试试。

     无业深渊是血焰尊者安家之地,深渊里的高阶灵兽早就被血焰尊者驱逐到外围当了天然的屏障,所以附近的灵兽品阶都不算高,这个山上最高的才五阶,在感觉到来人无意间泄露的恐怖威压之后几乎是一瞬间四散奔逃而去。

     莫川驱动真气,血莲上就分出了一小缕火苗缠到了一棵树上,那棵树瞬间便化为了灰烬,烧得透得不能再透。

     莫川:新技能get√

     又依样试了试,莫川唯一的感慨就是……烧得真干净。

     毕竟这些树大多都是普通的树木,至多也不过两三阶,那这个试也试不出什么效果。

     “啾?”小光点好奇的看着莫川放火烧树的行为,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欺负这些灵力波动微弱的树。只是看着看着它也逐渐有了兴趣,于是决定帮帮它蠢蠢哒主人。

     真是太笨了,要烧的话一起烧多方便啊!

     “噗————”

     莫川正在考虑要不要找几头低阶灵兽先练练手,却猝不及防的看见前面的树林里燃起了冲天火焰,不过数息之间就把一片树林烧成了灰烬,又朝着旁边的树木蔓延而去,整片山头上霎时铺满了一片血红的鬼火。

     旁边的血莲还在“噗噗噗”的往外吐着焰息。

     莫川:…………卧槽!

     他就是想先练练手,不是想放火烧山啊!熊孩子别闹!

     “啾~”小光点乐颠颠的邀功,不知道为什么,莫川居然从它游动的轨迹里读到“快夸奖我吧快来夸奖我”的深意。

     莫川把鬼火收回血莲,面无表情的考虑要不要想办法把这个器灵揪出来一把火烧掉……哦不对它不怕火……火属性的用水淹不就好了,往四海真水里一扔闷个两三年不怕死不了。

     “啾?”莫名有一种深深的危机感。

     小光点被莫川的眼神看得特别心虚,那什么我只是帮了个小忙主人你不用太感谢我真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qaq!

     “嗷……嗷……”非常弱的声音从附近传来。

     嗯?

     莫川四处扫视了一圈,寻找声音的来源。

     主人阴森森的眼神终于不再盯着它,小光点一瞬间有了精神,驱动血莲往声音的来源处飞去。

     莫川也跟了过去,发现声音是从一堆山石下传来的。山石被火烧得十分脆弱,只剩下一堆碎屑,莫川扫一扫衣袖,一阵清风拂过就被吹了个干净,露出被埋在下面的一团毛茸茸的生物。

     “嗷呜……”那个毛团挣扎着站起来,被绕在它面前的血莲吓得不停发抖。

     刚才山上的灵兽感觉到他身上的威压,早就逃了个干净,这个小家伙大概是因为太小所以没来得及逃开,幸运的是居然能逃过鬼火的肆虐,活了下来。

     莫川对离魄鬼火的了解仅限于小说里的描述,也就没有细想为什么一个看起来像幼崽的小家伙能够在鬼火中逃过一劫,此刻他整个心神都被这个毛茸茸的团子吸引了。

     莫川:…………好、好萌!

     那是一只狐狸幼崽,身长不足三十厘米,浑身雪白,只有耳尖和尾尖处有一抹冰蓝色,此刻受到惊吓,瞪大的浅蓝色的眼瞳里溢满泪光。

     身为一个绒毛控,莫川感觉自己左胸里那玩意在他和小狐狸目光相对的时候“噗嗒噗嗒”跳的有点失控。

     于是,不知道脑子里哪根弦抽筋了,他脱口而出:“叫粑粑!”

     小光点疑惑的看着它不知道在说什么的主人,血莲也跟着晃了晃。

     小狐狸抖抖耳朵,怯怯的看着莫川,尾巴缩成一团。

     这个人一靠近,它就本能的感到一种潜伏在深处的危机感,好像他们天生相克,彼此不容。只是现在它还太过弱小,根本无法与其对抗。

     它反射性的想逃,却被极淡的威压压制,动弹不得。

     本能在身体里叫嚣,让它有些躁动不安。

     莫川:……还好没人听得懂。

     莫川俯下身,伸手摸摸小狐狸的头,毛茸茸的触感让他十分留恋,忍不住捏捏软萌的小耳朵。真是太可爱了有木有,比他们家原来没个正行的金毛狗子和现在身边这个智商堪忧的器灵不知道强上多少。

     突如其来的抚摸让小狐狸紧张的神经狠狠弹了一下,又缓缓放松下来。

     这个人抚摸它的动作非常温柔,让它想起了,几天前母亲也是这样轻柔的把它圈在怀里,细长的口吻轻轻的在它背上摩擦。这种熟悉的感觉让它不由自主的不再防备眼前这个人。

     对温柔的渴望最终战胜了心底那种奇异的预警,最后一丝不安也逐渐散去,迷雾如潮被划破。

     莫川丝毫不介意小狐狸身上沾到的灰烬,把它小心的抱到怀里,收回血莲后朝着血焰尊者——现在已经是他的——府邸飞去。

     小狐狸不安的用爪子扒拉他的衣袖,挣扎着似乎想从他怀里跳出去。

     太近了,有个声音告诉它,不应该是这样。

     莫川连忙搂紧,开玩笑,现在可是几十米高的半空,掉下去绝对没命好吗!于是安抚性的揉揉它毛茸茸的头,给它顺毛。

     小狐狸似乎也察觉了抱着它的这个人对它没有恶意,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在莫川手上舔了舔之后,把脸埋进莫川袖子里,似乎是在害羞。

     莫川:顺毛成功=v=~

     无业深渊外围的魔修们看到远处冲天而起血色火焰后,纷纷大惊。这位血焰尊者虽然才晋升大乘三百年,只有大乘初期,却是当之无愧的魔道第一尊者,大乘期的魔修里有数人到了中期,血焰尊者之所以能坐稳这第一尊者的名号,大半和他手里那株离魄血莲有关。

     就连大乘中期的魔尊在那株无比霸道的血莲手里也讨不了好。上一届魔道大会上,血焰尊者连挑了排名前三位的老祖,出尽风头。

     不过血焰尊者好像无意插手魔道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所以实际上魔道事务都有下面几位魔尊打理,只有特别重大的事才由血焰尊者出面。平日里血焰尊者就隐居在这无业深渊里,就连他手下的追随者也不能进入无业深渊深处,只被允许在外围打转。

     无业深渊非常广阔,说是外围,其实就是除了深渊腹地的全部地方。

     无业深渊里有不少好东西,再加上那些同样被赶到外围的高阶妖兽被血焰尊者下了禁令,这些魔修每天在无业深渊里打打怪修修炼,居然也有很大提高。于是就懒得出去了,血焰尊者也不驱逐他们,这些魔修就乐得顶着追随者的名头蹭资源帮血焰尊者跑跑腿,顺便赶走一些不长眼的小虫子。

     魔道诸位尊者,性格不是残忍嗜杀就是暴躁易怒,要不然就是阴阳怪气,心思难以揣测,稍有不顺手下人性命堪忧,像他们家尊者这样深居简出没有奇怪爱好又不挑刺的实在是再省心不过了。

     魔修a:尊者这是怎么了?突然放火!尊者不会想烧掉我们吧!

     魔修b:我们尊者最近好像心情很不好!兄弟们小心不要去撞枪口!

     魔修c:终终终于见到尊者的身影了(虽然只是一点火苗),三百年了,尊者根本就不出来有木有!

     魔修d:不愧是我们的尊者,果然帅人一脸!请收下我的膝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