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完事〔修〕
    只见眼前那颗参天大树旁,正倚着两个青年,紧紧的纠缠在一起。

     其中一人身形修长,双手紧紧箍住前面那人的腰身,面色潮红,气息不匀。

     暧昧的水声不绝于耳,随着某种晃动的旋律时快时慢。

     时而黏腻模糊,时而清晰剧烈。

     被按在树上的另一名青年,比他身后的那名青年高上许多,此刻他劲瘦的腰被人从后方紧紧扣住,被迫配合着身后之人的动作。

     高大青年死死压抑着,偶尔从喉间逸出一两声闷哼。

     他的脖颈、肩窝、后背和腰身处都有一些或深或浅的暧昧痕迹,包括指印和抓痕,可以看得出来是新添上去的。

     从莫川这个角度,甚至能看见两人相连之处流下的液体。

     “修,叫出来又能怎么,我布下结界,旁人都听不到的。”

     两人的发丝凌乱的缠在一起,随着动作轻轻摇晃。

     “……”莫川心里一阵点点点。

     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是:

     没想到看起来比较弱的那个居然在上面呢呵呵劳资被逆cp啦要肿么破!

     他没记错的话,这里是种马世界吧

     那现在在他面前这样那样的很嗨皮的俩基佬哪来的!

     第一次近距离目睹别人啪啪啪而且还是乱入的基佬版,莫川的脑子“啪叽”一下就死机了,以至于连怀里的小白醒过来了都没有发现。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成了这样:

     穆坅帆和他的好基友耶律修正在愉快的啪啪啪,浑然不知自己和好基友正在被他们俩共同的男神偷窥。

     莫·死机·直男·呆滞·川挂着一张冷艳高贵的脸,只有眼神透出一丝茫然。

     小白歪歪头,虽然不明白那两个人在做什么,但本能告诉它以后会用的到,就目不转睛的继续看。

     过了好一会,莫川终于从死机状态中勉强反应过来,一低头就看见刚才还在昏睡的小白不知何时醒了过来,正抬着头聚精会神的盯盯盯,一脸探究状的盯着前面两个动作越来越激烈的人。

     “……”莫川:瞎了我儿子的狗眼,哦不,狐狸眼。

     教坏小孩子了!

     祖国未来的明天还在吗

     ……差点忘了这里已经不是天朝了。

     居然露天play,究竟还要不要脸了!

     ……重点好像不是他们要不要脸,而是种马文里居然有基佬来着。

     算了……虽然从死机状态清醒过来但运转起来还是一直卡卡卡的莫川干脆放弃思考,直接一捂小白的眼睛,果断走人!

     真是特别简单粗暴!

     灌木丛一阵轻微的晃动。

     正忘情的穆坅帆皱了皱眉,放出神识查看,却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嗯……怎么了”

     “没事……别分心……我们继续。”

     雪灵湖畔。

     一个时辰的期限,已经快要到了。

     莫川秃噜一把小白的柔软的呆毛,对着平静无波的湖面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在种马文里他也能收到基佬属性的小弟。

     画风真是乳齿清奇。

     没错,也。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了。

     莫川的思绪回到很多年前。

     上初中的莫小川喜欢看那个著名的蛇精病动漫鲁路修,后来长大了才知道男主和他的好基友兼宿敌朱雀才是官配。

     上高中的时候追一本叫做盗墓笔记的书追了三年,完结的时候跑去网上刷评论,才发现这本书被归到“全年龄*”一栏里,关键词是“瓶邪”和“用我一夜换你十次天真无邪”

     大二他在天喵上订了海贼王全集,拆开一看却是同人bl小本子,里面全是让直男脸红心跳的各种【哗——】【哗——】。

     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莫川:劳资一定是被fffffff团诅咒了。

     ……

     回忆完毕。

     莫川为自己跌宕起伏的直男血泪史点了一根蜡烛。

     算了……其实他都已经习惯了。

     只是没想到换了一个世界还是逃脱不了“我是人民群众基情小雷达”的命运。

     “尊者,可是要回无业深渊”

     说基佬基佬到。

     “嗯。”莫川高冷的颔首。

     血焰尊者原本就是不爱搭理人的性子,社交无能的死宅cos起来,只要摆出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就完全木有破绽。他摆起来也很轻松,因为平常对着电脑也完全不需要表情嘛!

     不就是新收的小弟成了基佬自产自销了嘛,这都不(什)是(么)事!

     劳资可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嗯。

     莫川瞄了一眼刚才钙片的男主角,之一。

     穆坅帆脸不红气不喘腰不软,简直就像刚刚的不和谐运动完全木有发生过他只是单纯的拉着好基友去刷了个日常一样,看起来正常的不能再正常,就连脸上温和的笑容,都没有丝毫破绽。

     他忽然想到前几日他刚出无业深渊时穆坅帆那副奇怪的模样,以前没细想,现在回忆一下……整个人瞬间都不好了!

     可不就是那啥到一半的表情嘛!

     莫川心里又是一阵点点点。

     不过他也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老板,虽然小弟成了基佬,但他也不会因此嫌弃他们的。

     劳资真是个正直豁达开明宽容的好骚年!

     然后他一挥手,一个雪白的玉瓶就向着穆坅帆的方向砸去。

     莫川是用了一点小力的,穆坅帆也知道这一下不好接,但他没有选择,总不能收下尊者赏的东西还要动用真元吧。

     于是他面不改色的徒手接住了玉瓶,“多谢尊者。”

     只有他自己知道,接住玉瓶的一瞬,巨大的冲力震得他掌心发麻,下一瞬整个右臂都失去了知觉。

     莫川眼神冷酷:“打开看看。”

     哈哈哈手麻了吧,劳资看你怎么动弹!

     “是……”在心里苦笑一声,穆坅帆准备用左手去拿已经完全动弹不得的右手里的玉瓶。尊者若是想对付他,根本不需要这么麻烦,是他自己实力不济,在尊者面前丢人了。

     这时,原本站在穆坅帆侧后方的高大魔修突然向前一步,伸手拿出了穆坅帆手里的玉瓶。

     莫川装作没看见。

     秀分快哼╭(╯^╰)╮!

     玉瓶被轻轻打开,一股极淡的清香逸出。

     耶律修瞬间瞳孔紧缩,“结婴丹。”

     极品结婴丹,还是两颗。

     穆坅帆的表情也变了,他手里也有一颗结婴丹,不过是下品,只能提高一成的结婴率。

     不要小看那一成的几率,成与败的界限原本就是模糊的,谁又能说一成不能定生死?

     不知有多少修士,为了这一成的几率抢破了头。

     他和修本是散修,没有师门庇佑,那颗下品结婴丹还是他们二人拼尽全力趁乱从魔道一个小宗门里抢到的。

     那个小型宗门中有一颗中品结婴丹,两颗下品结婴丹,却只有宗主一人是元婴期,结婴丹对他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可以说是根基之物了。若是在那些金丹长老们中选三个结婴把握大的,这些结婴丹,说不得就会再造出一两个元婴老祖来。

     放在平日里,他和修绝对不可能从那个小型宗门那里拿到结婴丹,于他们两个金丹期的而言,正面对抗一名元婴老祖还是太为困难,更何况还有十数个同在金丹期的长老,就算他们侥幸取得了,以后面临的肯定是无穷无尽的追杀,还是比自己修为高的人的追杀!

     还是一条死路。

     若不是当时那个小型宗门和前来仇家的人正斗得两败俱伤,他们也绝不敢贸然出手。

     能趁乱取得一颗下品结婴丹,且不用担心苦主追杀(差不多都死光了),已经是无比幸运了。

     可现在——

     两颗极品结婴丹,就被这样随意的扔了过来。

     红衣的尊者似乎分毫不觉这令无数修士发狂的丹药有何珍贵,神色如常,面容淡漠,好像再没有什么能撼动他不起波澜的情绪。

     看见穆坅帆和耶律修惊讶到略有些僵硬的表情,莫川在心里默默为自己刚刚成功的装十三行为点了个赞。

     哈哈哈哈有一种劳资帅了人一脸的爽,逼格一瞬间就刷上去了好几个点有木有!用钱砸人的感觉简直不能更酸爽根本停不下来!

     然后他微微一动,绯色的衣衫无风自起,浑身几乎雪白的幼狐在他怀里半眯着眼,猩红的舌尖微微探出,长长的尾巴搭在绯色的衣袖上,竟有一种奇异的和谐之感。

     莫川伸手秃噜一把小白的呆毛,惆怅的想,儿子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走点心总是这样在劳资装【哗——】的时候卖蠢真的让人很糟心!啊!

     ……敢不敢把舌头收回去--

     你以为我没看见你又把口水流到劳资袖子上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