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 雪灵谷〔修〕
    雪灵谷。

     “师弟,快退后!”

     三个修士和一头四阶独角白狮战在一处。

     三个修士对一只灵兽,看起来好像在数量上占有极大的优势,可事实却却远远不是这样。

     那头独角白狮虽说是四阶,却比普通的四阶灵兽强上许多,原来它现下四阶大圆满,只差一线就可突破至五阶。而那三名修士,只有一个是金丹期,另外两个只有化元期。

     那名金丹期的修士虽说境界上和四阶的独角白狮相当,但他只有金丹初期,和四阶大圆满的独角白狮差了不是一点半点。那两名化元期的修士,和独角白狮差了整整一个大境界,根本不能对独角白狮造成大的伤害,只能趁着独角白狮和元婴修士缠斗之时,给独角白狮不痛不痒的来上几下,一时三人一狮僵持不下。

     那名正面对抗独角白狮的金丹修士心中暗暗叫苦,初期和大圆满的差距不可谓不大,他之所以能和这头独角白狮纠缠这么长时间,是因为对方根本就没用尽全力,可从刚刚开始,他感觉到独角白狮的攻势越来越凌厉,几乎已经到了他能承受的极限,身上也很快增添了许多伤口,浑身疼痛难忍。

     可那头独角白狮看起来却还游刃有余,戏弄一般和这三名修士你来我往。

     心知再这样下去,他们三个人估计都会死在这里,金丹修士勉强扛了几下,终于一咬牙,给两个同伴使了个眼色“撤!”

     掏出一张爆炎符,用灵力激发后对准独角白狮一扔,金丹修士不再恋战,与此同时,另外两名修士也迅速往后撤,三人默契的向着三个不同的方向奔逃而去。

     那张四级上品的爆炎符是他手里最好的一张符箓了,放在平时,元婴修士肯定不舍得就这么用掉,可现在两个师弟境界太低,他只能寄希望于这张价值不菲的符箓能尽量拖住这头独角白狮,多为他们争取逃走的时间。

     “吼————”狂怒的吼叫声从身后传来,金丹修士瞳孔猛的一缩,急忙侧身,却还是晚了一步————

     虽然躲过了关键部位,但右肩在独角白狮凶狠的一抓之下,骨头尽数断裂,整个右臂几乎都被从他身上扯下!

     金丹修士被盛怒的独角白狮一爪子按在地上动弹不得,法宝也脱手而飞。独角白狮阴冷的视线紧紧地黏在他身上,嘴里呼出的腥气打在他脸上。金丹修士暗叫不妙,刚才的符箓显然激怒了这头独角白狮,现在这头猛兽不复刚才的懒散,气势全开,招招致命,恐怕他是不能善终了。

     那独角白狮又愤怒的大吼了一声,张口就往金丹修士的咽喉处咬下!

     “噗嗤…………”

     一股又腥又热的粘腻液体溅在自己脸上,金丹修士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来临,前一秒还嚣张无比的白狮狮眼圆睁,被人从后方一剑刺穿了脑袋,像泄了气一般瘫软在他身上。

     金丹修士狼狈的用完好的左手推开身上的尸体,抬头看见一个身形修长、气质温和的青年把剑从独角白狮头上抽出来,带出一股红红白白的液体,在他身后有一名高大的修士沉默的站着,面无表情。

     魔修?!

     金丹修士刚刚放下的心猛地又沉了下去。

     正魔两道虽说还不至于一见面就要开打,但彼此都看对方不顺眼,之间也是摩擦不断。就连同道中人里里也有打劫落单修士的,更何况和正道不对付的魔修?他现下身受重伤,可不就是摆在别人面前的一块肥肉么。

     “走吧。”青年唇角挂着一贯的温和笑容,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金丹修士松了一口气,他看不穿面前这两个魔修的修为,可见对方的境界一定比他高。就算他没有伤得这么重,能一剑结果了独角白狮的,也一定比他强上许多,更何况他们还有两个人,要是真跟对方打起来,他恐怕是一丝胜算也无。

     好在这两名魔修也没有为难他的意思,元婴修士道了谢,就准备离开这里,找个安全的地方先把身上的伤收拾一下,也好确认一下师弟师妹们的安危。

     “师兄!”

     “褚师兄!”

     两道一高一低的惊呼声传来,两道身影先后出现金丹修士身边。

     其中一个看起来略显稚嫩的少女看见面前的两个魔修,忍不住惊呼一声,举起手中的长鞭,呵道:“你们要干什么!”

     站在青年身后的高大魔修伸手挥出一道掌风,少女手里的长鞭就被掠了过来,在他手里碎成了粉末。

     “胡闹!”金丹修士伸手一拉脸色煞白的少女,疯了不成,没见到他们现在狼狈的样子,还敢去挑衅别人!

     “师妹不懂事……还请两位饶她一次。”元婴修士连连赔不是,希望对方不要被激怒。

     那青年依旧是淡淡看他一眼,“还是快走吧,你们可没有命再待下去。”

     “可是……”那少女不甘心的看了一眼刚才那个捏碎了她的法宝、此时正在处理独角白狮尸体的高大魔修,低声对着金丹修士道,“……难道就将独角白狮拱手让给他们不成?”

     他们这次,就是为了独角白狮而来。

     这独角白狮可谓全身是宝,除了那一枚四阶的灵核,其利爪可用来炼制成攻击力强的法宝,一身坚韧的皮也有多种用途,肉质又极为鲜美劲道,很受高阶修士欢迎,一只完整的独角白狮分解开,可以卖出一个极好的价钱。

     “闭嘴!”金丹修士不敢再耽搁,强硬的抓起仍有不甘的少女飞速离去,剩下的一个修士也紧随其后。

     独角白狮好是好,可前提是他们有命去拿。

     “噗。”青年男子看着那三名修士的身影逐渐消失,挑起嘴角,意义不明的嗤笑了一下。没眼色没脑子,实力不济,那种空有皮囊的女人也不过是靠人庇佑才活到现在的。

     “修,走吧,莫让尊者等得急了。”

     高大男子并未回复,沉默的把独角白狮的尸体收进储物戒后,跟在青年男子身后御空而去。

     雪灵湖畔。

     这里原本是一只五阶吞水兽的巢穴,然而现下那只吞水兽却死死地缩在湖底,圆滚滚的身体平摊着,贴在淤泥里,连动都不敢动一下,只是若仔细看,便可以发现那只肥嘟嘟的巨兽正在微微颤抖,身上的肉荡来荡去。

     偌大的湖面空空旷旷,不起一丝波澜,湖畔也是一般的寂静,唯有一人身穿红衣,安静站立。

     那人生了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容,一身气度如华,原本应是美艳的气质却硬生生带了三分冰寒,此刻却不知在发什么呆,正面无表情的低着头。

     他怀里躺着一只和他本身气质全然不符的毛茸茸的狐狸幼崽,缩成一团睡的正香。

     正是莫川和小白。

     “尊者,还剩下一株绝岩草……”青年缓步走到莫川身后,垂首恭敬道。

     他猎杀那独角白狮,是为了炼制通络丹。

     通络丹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丹药,事实上,它只是一种极为普通的低级丹药。

     通络丹具有疏通经脉,引导真气的作用,一般只有筑基期以下的修士才会用到,以便引导体内真气更顺畅的运行。于金丹修士而言,这种丹药便起不了什么明显的作用了。

     也有极少数的金丹修士会使用这种丹药,但这些金丹修士无一不是是经脉极差无比,连真气运行都困难。这种修士能进入化元已是勉强,往后在修炼道路上也走不长远的。

     他和修早是元婴修士,自然不会再炼制这种对他们毫无用处的丹药,也就不会去收集材料,所以,炼制通络丹所需的材料还缺少三样。

     银角白狮的独角和凤鸣花都已在这雪灵谷中寻到,只差一味绝岩草。

     那绝岩草只生长在土元素浓郁之地,水汽充沛的雪灵谷内自然不可能有。

     莫川闻言微微点头,抬手把自己的储物戒扔了过去。

     青年心中一惊,接了储物戒。

     这是……让他自己找?

     青年惊疑不定,发现莫川连头都没抬,逗弄着怀里正在酣睡的小狐狸。他稍稍犹豫了一会,便在莫川的默许下,放出自己的神识。

     储物戒上的禁制已经被莫川打开,在里面搜寻了一会,青年很快就取出了一株绝岩草。

     那株绝岩草被一个雪白的玉盒装着,根系叶片保存完好,观其品相,暗绿色的叶片毫无杂色,是为上品。一打开玉盒,浓郁的土元素便隐隐的散发出来。

     绝岩草不过是二阶灵草,但他手里的这株,单论炼丹的效果而言,恐怕是比一些三阶下品的灵草还要好些。

     再次恭敬的将储物戒送回后,青年将其余材料取出,祭出自己的丹炉。

     那是一个约摸成人巴掌大的小鼎,浑身漆黑。

     法宝分为不入流、法器、宝器、玄器和仙器五种。其中不入流的法宝只有筑基期一下的修士才会用,金丹期修士能用下品的法器也已足够,元婴期的修士用的法宝大多不超过上品法器,宝器和玄阶法宝已是十分难得,基本上都被掌握在宗门里,那些化神修士和大乘期老祖手里。

     至于仙器……

     那玩意就是个传说,这个修真界加起来也不超过五件。

     青年手里的这尊小鼎,是法器上品巅峰,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

     可是......

     青年想到刚才在储物戒里粗略几眼扫到的场景,不免大为震动。

     尊者的收藏,已经远远不能用“丰富”二字来形容了。

     不说各种品阶的灵植已经多得无法计数,只说那些丹炉:

     法器以百计数,宝器几十鼎,玄器四鼎。

     这还只是灵植和丹炉。

     那枚储物戒里只有灵植和丹炉,也就表明,这枚储物戒上的标签是“炼丹”。显而易见,类似的储物戒还不知有多少,总数,又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数字。

     青年恍惚了一下,接收到同伴的提醒后很快又很快的回过神。只不过,正在炼制的一炉通络丹已然是报废了。

     炼丹这么精细的活计,不能有半点分心的,哪怕是像通络丹这种低级丹药。

     青年把废丹收拾干净,很快开始了新一轮的炼制。

     他再糊涂也该想明白了,尊者那样大方的把储物戒交给他,想必也是对他心志的一种试验。而他......心境果然大为动荡。

     青年定了定神,专心炼丹,把其他的念想都先抛到脑后。

     玄色小鼎一阵轻微的摇晃,噗的一声几缕白色烟雾从中逸散出来。

     一炉十二颗通络丹,全部被青年盛到一个玉瓶里。

     “尊者。”青年将玉瓶奉上。

     “你们两个自行去留,一个时辰后回来。”莫川从玉瓶里倒出一粒通络丹,给小白服下。

     青年见莫川并无责怪之意,松了一口气,和身后的同伴一同离去。

     莫川轻轻的揉捏着小白肚子上的软肉,赶脚非常惆怅。

     这货特么的吃·撑·了·啊!

     净水白莲体内灵气充沛纯净,就算是幼生态的净水白莲,一片花瓣下去也是能撑死二阶灵兽的节奏,更何况是小白这种废柴的一阶灵兽!

     要不是他眼疾手快及时把小白拉开,就不仅仅是撑晕过去那么简单了好吗!

     至于那个通络丹,疏通经脉,引导灵力运行,完全就是修真版的健胃消食片嗯。

     小白被揉的舒服,嗓子眼里发出软软的哼唧声,好像再说;“没错就是那里,再揉会!”

     莫川内心深感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