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 新姿势
    莫川从无数储物戒,之一中,把净水·小白食物·预备役·白莲扒拉了粗来。

     原本的伪装已经被识破,净水白莲由普通的淡粉色变为了本身的模样。

     白皙到几乎透明的花瓣薄如云翼,晶莹剔透,紧紧合拢在一起。冷冽的清香在玉盒被打开的一瞬间四溢开来,引动无数天地灵气,无比精纯的灵气充盈在呼吸间,就算是莫川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丝贪婪之意。

     这也是净水白莲一个让人非常头疼的尿性。一旦伪装被识破就开始不管不顾的散发灵气,引动天地异相,恨不得让几千里外的修士们都知道这里有异宝出世,让修士们抢的你死我活,损人又不利己。

     要不是此时它年岁尚小,远比不得开花时那番声势浩大,莫川又激活了府邸内的结界,恐怕无业深渊就要成了不知多少修士的修罗场了。

     这般赤.裸.裸的诱惑,正对灵气极为渴求的小白自然无法抵抗。它立起短短的身子,爪子扒着莫川的衣摆,盯盯盯,就盯他手里的小白莲。

     把净水白莲拿出来之后,莫川却突然开始发愁了。

     究竟要怎么喂食啊?

     难不成要把花瓣一片片掰开揉碎?

     那绝逼还是撑晕的节奏,灵气太浓,也不好消受。

     练成丹药或药液到是稳妥,原装的血焰尊者也是个中高手,奈何他没有血焰尊者的记忆对此完全一窍不通啊!

     至于找那个穆坅帆来做?

     先不说穆坅帆能不能搞定净水白莲这种特殊的属性,单是因为净水白莲本身的珍贵性,他就根本没想过把其存在泄露给任何人。

     天地至宝的诱惑力,他还不想拿属下的忠心来试。

     况且……

     莫川看一眼小白莲,看一眼小白,看一眼小白莲,看一眼小白,再看一眼小白莲,再看一眼小白。如此往复了十几次后,他装作没看到小白闪烁着“biu~”的星星眼一样,温油的点点它的脑门,淡定的合上了玉盒。

     因为他刚刚又想起来一件非常实际的事。

     净水白莲虽然灵气充沛,可总也有耗完的一天。

     况且这株净水白莲还只有四阶,或许能支撑小白到六阶,但再往后呢?

     灵兽无法吸收灵气,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修为停滞。

     相当于化神的六阶灵兽,就算是在原著后期也是可以逍遥一方的存在。只要不惹上大型宗门或者倒霉的撞上主角,可以说是没有大的危险。

     但莫川担心的就是那极少的可能性。既然小白本身就是一种相当于“漏洞”的存在,很难说会不会遭到特殊对待。按照“天下好处尽归主角”的定律,小白这样特殊的存在被主角撞上的几率就极大的提高了。

     就算他能再护小白五百年,可五百年以后的事就难以预料了。

     到了主角手里,最好的结果也不过是被收服,受人驱使奴役,往坏了想,说不定连命都保不住。

     莫川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里养着的儿子在未来的某一天会被丧尽天良的主角这样那样的蹂躏,整个人都卧槽了!

     看来把净水白莲直接喂下去的办法显然是太不计后果的简单粗暴了,必须咔嚓掉!

     莫川摸了摸小白的脑袋。

     乖哒!破坏性开发的年代已经过去了窝们要朝着可持续发展的方向不断前进毕竟每一天都是崭新哒!

     所以,你一定要明白,饿肚子只是权宜之计!

     小白几乎是呆滞的看着莫川把净水白莲又收进了储物戒,一只爪子维持着抬起的姿势僵直在那里。

     莫川看小白一脸“惊呆了”的傻样,再次把它抱回怀里。

     ……总觉得再多的理由在等同于吃货一样的存在面前都有些苍白无力呢。

     “吧唧!”

     莫川闭着眼在小白头上亲了一口,吃了一嘴绒毛。

     ……总有一种耻度破表的心惊感。

     算了反正是对着自己儿子也不管丢不丢脸了!

     小白还是僵着一只爪子,被亲了也不知道反应,半晌才低下头,在莫川手背上舔了两下。

     白皙的手背上极淡的青色血管透过皮囊散发着甜蜜的诱惑,来自血液的温热并不明显,却让它忍不住沿着脉络不断嗅闻。

     浓郁的深蓝缓缓褪去,那种不自然的焦躁也随着空气中那股纯净灵气的逐渐稀释而消散不少。那些灵气透过皮毛渗入血肉,温暖的感觉让它骨头缝里都倍感舒适。

     大乘修士的神识敏锐,以前是莫川主观的无视了这种能力,现在不再排斥,自然很快就发现了小白的异样。

     在他用神识“看”来,空气中飘散着许多几乎是无色的灵气,这些灵气不属于五行中任意一种,想必就是净水白莲散发出的无属性灵气了。

     那些灵气原本浓郁万分,却不知为何正在逐渐的往他这里——更准确的说是——往卧在他腿上的小白身上聚集,灵气浓郁到一定程度,呈现在神识里就恍若实质,缠绕成细小的烟雾状,丝丝缕缕的随着小白平缓的呼吸被吸入体内。

     不过一刻,这屋子里无色的灵气已经淡薄得几乎察觉不到了。

     ……原来这样也可以

     那他刚才那么纠结究竟是为个毛——

     当爹的真是操不完的心了喂。

     说起来谁家的灵兽是能通过这种方式修炼的?

     虽然和修士的方法一样但是要轻松了不知道多少倍岂不是睡着睡着就能进阶哒儿子你开了这么大的挂真的好伐?

     如果是其它修士看见小白能通过类似修士们吸纳天地灵气的方式修炼,必然会大骇,但莫川对这个世界的观感毕竟还没有那么深刻,所以他只是在心里小小的感慨了一下“劳资又居然被自己儿子刷新了修炼新姿势”后,就没有深究再这个问题。

     他的思维很快就转回了原来的方向。

     嗯,也许现在可以换个方式解决小白的“食物”问题。

     只要净水白莲还活着,就会源源不断的产生无属性的灵气供小白使用,完全不用担心吃光了就没了的担忧了!

     于是莫川就从标记着“玉盒”的储物戒里扒拉出了一个比一般盛放灵植的略大一些的玉盒。

     玉盒也以其中蕴含着的灵气多少,精纯度分为上品、中品和下品。嗯,当然还有一种据说难以用品阶来衡量特别稀少特别能提高【哗——】值的极品玉盒。

     血焰尊者的储物戒里当然就塞满了这种极品玉盒,随手一模就是一打,特别壕!

     和一般玉盒细长形的形状不同,这个玉盒形状略方,深度也很合适,盖子拿掉,拿来养小白莲正好。

     小白莲体型比一般的莲花小了不是一圈,花苞状态下,也就是比小白的爪子大了一丢丢,盛在同样小巧的玉盒里,煞是可爱。

     浑身雪白的莲花连叶片都没长,只有一小个椭圆形的花苞,连着玉盒通体雪白,冰雪雕刻般亭亭玉立。莫川把玉盒安置在床头,整个房间都被这纯粹的一抹白渲染上了一些清灵之气。

     净水白莲虽是至宝,但有得必有失,过于逆天的资质也给了它极大的限制,哪怕是它开花时修到相当于修士大乘中期的八阶,最盛时期,也毫无一丝修出灵智的可能。

     天道冥冥之中也有一定的公平。灵物的化形难度与其天资成反比,越是资质驽钝的,反而越容易生出灵智,化为人形。包括异火真水在内,万般灵物俱是如此。

     原著里那株九泉寒莲里的器灵就是就是万年九泉寒焰里生成的灵智,在炼化了净水白莲后寄寓其中。想必他们家的筳桦也是原本离魄鬼火里的灵智所化。

     只有一点让他非常纳闷。

     器灵的性格一般都会受蕴养其生成的灵物的属性影响。九泉寒莲里的那只器灵就继承了九泉寒焰苍冷的特点,性格十分沉默冷厉,除了收服了它的主角,就连对它真正的主人,主角的朱砂痣,都爱搭不理的,特别特别高冷。

     离魄鬼火性属阴,阴冷诡异,毁灭性极强,除了对上九泉寒焰这个天生的克星外,可以说是霸道无比,只要让它找到空隙,就连大乘修士的经脉,都能被其生生烧成灰烬。按理说其生成的灵智不是深沉也应该是冷漠,怎么会像筳桦这样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既跳脱又蠢萌,智商简直和他家原来的金毛狗子有得一拼。

     怎么会蠢成这样?

     不应该呀。

     难道这就是反派和主角在待遇上的差距,对他态度这么敷衍真的不怕被扔香蕉么?

     玉盒里的灵液微微荡漾,冷冽的幽香萦绕呼吸间,无法以肉眼辨识的空气中,无色的无属性灵气和房间内原本充沛的火元素互相交融,舒缓游移。

     小白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着了魔似的浑浑噩噩,虽然净水白莲的气息对它来说仍旧充满着不可言说的诱惑,但它已经能勉强控制住自己不再扑上去。

     小白躺在莫川枕边,浓厚的灵气随着呼吸缓慢却不间断的流入它体内,融入骨血。

     久违的温暖舒适的感觉让它无比怀念,于是忍不住偏了偏头,在旁边那人下巴上懒洋洋的舔了一下。

     莫川被划过唇角的湿润触感吓了一跳,看到小白眯着眼,一脸享受的表情,忍不住想。

     这究竟是回礼,还是谢礼?

     没想到劳资在金毛的狗嘴之下保存多年的初吻居然就这样糊里糊涂的被小白夺走了,金毛狗子知道了一定会哭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