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恩怨下+起疑
    生死存亡之际,在面对共同的险境时,哪怕是一些彼此之间有着深仇大恨的人都可能暂时选择联手,更何况正道宗门间的龌龊还远远没有达到你死我活的地步。

     不过是为了利益而引发的一些小摩擦罢了。

     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再看不清局势就是蠢笨了。

     动乱开始的前三百年里,正道修士没有联合的原因是多方面的。

     除了彼此之间的嫌隙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魔修的故意遮掩。

     前二百八十年里,虽然说总体局势还是正道被魔道压着打,但也还有一定的还手之力,算不上危急。而魔修内部,更是没有表现出一点联合的迹象。

     密集的攻势集中在后二十年里爆发。

     猝不及防之下,正道的修士们在折损大批势力后,终于痛定思痛,决定联手!

     于是,自古荒破碎后,正道修士们迎来了史上第一次真正的联合,契机就是最近的一次仙道大会。

     当时主角已经是化神后期的实力,在大乘修士不足二十位的情况下,这种实力就算是在整个修真界也是属于顶尖的那一个行列。

     再加上主角的特殊属性加成,所以虽然他在境界上只有化神后期,实际上却已经能单挑大乘期的修士并且不落下风了。再加上他炼器炼丹制符三修的身份,更是让他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

     不足百龄的化神天才,还有挑战大乘修士的实力,千年之内无人能敌,更兼三修全能,可以说万年之内无人能望其项背。

     ↑

     是不是刷的一手好【哗——】

     是不是有一种想跪舔的冲动

     这揍对了!√

     #每一个在状态全开的主角面前都会化身跪舔狗#

     #主角再让窝舔一次#

     所以大家都开始跪舔主角了,从此主角走上了脑残粉遍布全世界的人生赢家道路……

     就算是那些在正道里德高望重的、在大乘期淫浸已久的几位大能们,虽然在面上不显,但在他们内心里,也是对主角喜欢的不要不要的。

     乱世出英雄,如果是在和平时期,出现了一个这样的天才,虽然也会万人瞩目,但却绝不可能会有那么高的声望。可在正道生死存亡之际,这样一个惊才绝艳的人物的出现,无疑让众人看到了希望。

     就像是一群深陷泥泞的亡路者,面对着扑朔迷离的危险,哪怕是一道最细微的光,因为主观上对希望的渴望,都能给他们慰藉。

     毫无疑问,主角就是那个最合适的人。

     他在一个恰好的时机,以最符合正道修士们期望的姿态出现。

     ——这样一位天才都出现了,可见正道时运不衰,天道眷顾,正道又怎么会轻易灭亡呢

     天道,亿万年来众说纷纭,也没人能揣测出个所以然来。

     也许一人之力还不足以扭转格局,但主角存在的本身,就是一枚强力定心丸,极大的稳定了正道的军心。

     更何况,主角背后,还有朱砂痣的支持呢。

     朱砂痣所在的师门,是正道第一大宗门——河清门。

     她本身资质也极为不凡,五十载成丹,百岁结婴,三百岁晋入化神,如果没有主角,她无疑就是三百年内最引人注目的天才。

     身为河清门宗主的关门弟子、河清们首席大弟子,她的选择,在极大的程度上,也就代表了河清门的态度。

     于是,本身的实力和地位,再加上背后有河清门的支持,这一次的仙道大会上,主角以化神之身,和几位大乘期大能平起平坐,跻身数位决策者之中,极大的影响了正道的决策。

     另外,围剿魔道第一尊者的提议,也是由他提出来的,并且还主动请缨,亲手圆满的完成了这个看起来不可能的任务。

     众人都以为这个年轻的绝世天才是疯了,被人吹捧的忘了自己。

     血焰尊者是什么人

     说是绝世煞神也不为过,魔道比正道更崇尚实力,排名前三位的绝非一般都大乘期修士,可血焰说杀就杀,而且一连杀了三个。

     就连朱砂痣的师父,河清门门主,都不敢妄言能打败这个煞神。

     百岁化神又怎么样就算能挑战大乘,那也不代表有实力打败血焰尊者这种级别的大乘期修士!

     可主角做到了。

     即使他身受重伤,借助了无数强悍的法宝,还有朱砂痣和几位大能的帮助,但毫无疑问,这一战,是他胜了。

     亲眼目睹过那一场旷世之战的修士们都明白,虽然几位大能都在这一战中对主角施以援手,但却没有一个人有和血焰尊者以命相搏的打算。

     大部分压力还是压在了主角身上。

     所有人,哪怕是对他寄予了无限期望的那些脑残粉们,都没能想到,他居然真的能胜。

     而且在重伤之下,主角的境界不仅没有掉落,居然还更进一步,再次突破,晋入大乘,在极短的时间内,再次重返战场,立下无数功劳。

     从此这场混战中,正道逐渐扭转了劣势,开始取得接二连三的胜利。

     而这一切,大半都要归功于那个堪称前无古人的天才,让人如何不敬服。正道修士们被魔修们死死打压了三百年,一朝翻身,怎么能不激动

     那一站后不久,主角就在众人拥护下,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正道魁首。

     仙魔混战尘埃落定,不过数百年,主角便和朱砂痣一同举霞飞升,在修真界里留下了无数传说。

     而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除了主角和其爱侣之间的八卦外,就是他和血焰尊者那一场让日月山河都为之失色的决战。

     回忆至此。

     莫川:呵呵,主!角!你!麻!痹!

     他……根本就是躺枪好吗!

     每一次回忆起血焰尊者在原著里的死法,都会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心塞感在内心汹涌澎湃!

     说起来血焰尊者也是躺枪的典范,虽然说他一直针对主角吧,但一直也没把主角neng死的打算——开玩笑他还等着被主角推过的妹子救命呢,估计主角要真是玩完他他比主角还紧张!

     再者除了和主角作对这一点除外,血焰尊者作为修真界死宅的典范,是坚决拒绝一切麻烦事的,哪怕两道打的热火朝天,他也也从来没想过插一脚!

     劳资的膝盖已经要快被戳烂了好吗!

     该说幸好他现在是坐着的吗,要不然估计就被这满满的恶意会心一击,腿一软就要倒下了。

     **********

     不过,那些都好像跟他没什么关系了。

     原著里仙魔两道矛盾的爆发起始于凤祁城的惨案。

     当时血流成河,除了祁凌无一人生还。

     由此引发了一场混战。

     至于现在——

     凤祁城惨案虽然还是发生了,但结果远没有原著里惨烈。

     是以双方气氛虽然紧张了不少,但距离开战还有不少的火候,一时半会是打不起来了。

     仙魔混战的剧情,从某种方面来说,已经被蝴蝶掉了一半了。

     也不用太过担心自己会像原著里一样被当成“杀鸡儆猴看”的那只鸡了。

     他现在纠结的是,特么的这个魔道大会是个什么鬼?

     原著里只提了一句仙道大会、魔道大会和仙魔大会是修真界三大顶级盛会,其中又以仙魔大会最为重要,每一次召开,都影响着修真界接下来数百年的格局。

     按照原著里的剧情,原本应该紧邻着仙道大会召开的仙魔大会没能如常召开。

     当时战况正惨烈,正道已经开始了深层次的联合,仇恨堆积到了一种难以开解的境界,双方都毫无停战之心,不死不休,怎么可能安安分分的坐在一起开个会?

     至于魔道大会,原著里只说的确有,但更详细的确实没有了。

     主角的定位是正道散修。

     剧情围绕着主角的经历展开,描述的重点当然就会集中在正道这边,根本不可能去参加魔道的盛会。

     好吧,就算血焰尊者曾经参加过,可他穿过来之后也没能像小说里的主角们一样,点亮继承原身记忆的技能。

     仙道大会也不能做参考,因为大家画风不符!没得比!

     所以现在的他,虽然顶着魔道第一尊者的称号,但对这个即将到来的魔道盛会,却完全是一头雾水。

     简直不能更不敬业!

     连这种常识都没搞清楚,必须扣工资!

     ……如果他真的有工资可以拿的话。

     虽然按照修真的普遍设定,再结合一下他看文的经历,莫川还是大致可以推测一下流程的。

     ……打个架排个名分分地盘

     按照最坏的打算,就算他真的搞不清楚流程,但也有一身封顶的武力值在那摆着,绝逼是吃不了亏的!

     ……吧

     好吧,虽然很难以启齿,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一多他就头晕,魔道大会上肯定会有不少人,一想到很多人挤在一起密密麻麻都是人头的画面,麻麻他整个人都要倒地抽搐了!

     不想去不想去不想去!

     ↑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于是,莫川陷入了迷之纠结中。

     去,还是不去?

     直到一个轻柔的嗓音在自己耳边响起,有着少年的清脆,却又不显稚嫩,像是清澈的泉水流过,让人心生愉悦。

     “魔道大会……”

     修长的手指轻轻碰触那张华丽的帖子,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轻轻的碰到了莫川放在帖子上的手。

     莫川:“…………”

     骚年你能好好说话吗

     你老子的耳朵快怀孕了你造吗……贴那么近就连说话间喷出的气流都能清晰的感觉到。

     ……真的不是故意的吗摔!

     他侧头往旁边看去,眉眼精致的少年正专注的盯着那张魔道大会的请帖,接收到莫川的目光后也收回视线,冲他微微一笑。

     莫川有点惆怅的想,也许是他想多了……不对他为毛要惆怅

     正常的反应难道不是应该松一口气

     不过没等他想明白,引起他内心纠结的罪魁祸首已经接着问了下去:“……要去吗”

     莫川:“……”

     到底该怎么回答!

     莫川一时半会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合适,虽然他本人对参加这种什么会啊什么的兴趣不大,再者因为他自己生活习惯的原因,甚至是有一些抵触的,但当他对上小白隐隐透着渴望的眼睛,还是忍不住心软了。

     不用想也知道小白还从来没有出去游玩过,对于这种百年不遇的盛会更是毫无接触,此刻面对一个能去的机会,必然是心动了。

     于是理智被头脑一热的代替,莫川轻声答应了。

     “嗯。”

     应完他就想打自己一个嘴巴子,让你嘴贱!

     麻麻现在改口还来得及吗

     ……那绝逼是来不及的。

     莫川被自己作的一手好死,心里默默吐血三升!

     不过看到小白听到自己的允诺后,一脸掩饰不住的欣喜,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原本就好看的面容霎时间变得更灵动起来。

     “真的”

     长得一般的人笑起来也就是笑了,而好看的人笑起来,就变得更好看了。

     当真是开出来千万朵桃花。

     “嗯。”

     依旧是冷淡的一声回答。

     莫川在心里默念一百遍“红颜枯骨”。

     ……你问为什么不是“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或者“美色误人,务必要做一个笔直的汉子”之类的。

     那奏是因为,在莫川贫瘠的词典里,只有这句话的意境是最美的,后面那两句太烂俗,不适合拿来形容这么美好的面容。

     总觉得一旦念出来,哪怕是在心里,此刻美好的气氛就会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那什么时候去”

     莫九空丝毫没有被莫川单音节的回答打击到,因为他明白,对于不在意的人,莫川是根本懒得回答的。

     莫川看了看那张帖子上的日期,上面写着半个月后。

     “再过十日。”

     在去之前,他还是先想办法搞清楚这个魔道大会的具体内容。找玉简也好,问人也好,总不能两眼一摸瞎的就去了。

     况且……

     他记得魔道地域内,也有许多地方是在那张藏宝图上标记出来的。

     先前他按着原著里主角寻宝的顺序,连那些低阶修士的洞府都不放过,坚决贯彻了“不给主角留一针一线”的准则。

     仙魔两道泾渭分明,各守一方地盘,分割天下,两道修士里,那些实力不高的,很难越界进入另一方的地盘。《九天圣尊》前中期的部分,因为实力不够,主角在那时的寻宝范围仅限于正道地盘内。

     不过对于莫川这种修为的人来说,光明正大的闯入正道的地盘都不一定有人拦的住——或者是不敢拦。

     更不用说偷偷潜入了。

     修炼到了他这种境界,气息早已收放自如,如果他想,完全可以伪装成凡人。

     改换面貌,收敛气息,哪怕是在大乘修士的面前,都很被难认出魔修的身份。

     莫川踩着原著里主角的步子,已经把正道那边自己还记得的洞府搜了个七七八八,他对那些里面好处极多的洞府印象深刻,少有遗漏,其它的洞府就算有被忽略的,里面也不是什么重要的资源。

     原著后期的时候,两道矛盾激化,混战升级,之间划分出来的界限被彻底打乱,修真界的地盘被分割的七零八落,局势一朝一夕之间就可能千变万化,这就极大的方便了主角在这潭浑水中摸个鱼,再加上他那时修为也已经极其高深,地利人和,这才有机会到原本魔道的地盘里继续寻宝大业。

     不过现在

     不说正魔两道究竟打不打的起来,主角能不能再趁乱来魔道地盘里寻宝,只说他既然已经记起了这茬,断然不会再给主角找到宝藏的机会。

     ——现在满打满算也不过是一个筑基期的小崽子,还算不上威胁。

     哪怕是在他看来仍旧是实力不足的小白,也是三阶灵兽,相当于化元期的修为,捏死主角这样一个筑基期的小修士还不在话下。

     “过来……让我看看你修炼的怎么样了。”莫川捉住小白的脉门,熟练的控制一丝灵气在他体内四处查探,过了一会又面无表情的放下,“不错。”

     虽然进境比起一般人的速度并不大,但小白那根单水灵根天生细弱,能有进境已实属不易。

     灵根细弱,换了别人可能没办法,但到了莫川这里,却不是什么大问题。

     ——洗灵髓在修真界已经绝迹了数百年,可莫川却偏偏知道有一个地方,埋藏着大量的洗灵髓。

     听到莫川的评价,莫九空冲着他腼腆的笑了笑,似乎是因为被夸奖了而有些羞涩。

     可他内心里却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没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状况了。

     他那个修士的壳子是千年难遇的变异冰灵根,现在的狐妖壳子虽说也是单灵根,但实在太过孱弱,甚至还不如普通的三灵根。

     无论如何,也是称不上一句“不错”的。

     莫川他……到底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