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被发现的隐疾
    四十九章

     不不不不等等……他究竟在脑些什么可怕的东西

     他什么时候饥不择食到连全身上下只有一小块肉的仓鼠也不放过了,时间真是把猪饲料,两百年过去,他这个天.朝积极向上四好青年(并不)也进化成怪蜀黍了吗。

     “咳……”被自己过于惊悚的脑补内容吓到了的莫川艰难的干咳了一下,他看着手心依旧一脸很软很乖的小仓鼠,不自觉的有些心虚。

     虽然不管心虚不心虚,莫川都是顶着一张高深莫测的面瘫脸,看不出喜怒,但对莫九空还是敏锐的察觉到了一丝变化,凭借着朝夕相处之下对莫川的了解,哪怕是最细微的表情变化也逃不过他的观察。

     但莫川毫无引起他注意的样子,他也就没有蠢到直接问出来,只是让自己看起来有些紧张的关心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无事。”发现自己怪蜀黍属性突然觉醒这种事劳资会说吗会说吗!

     莫川把一直抬着的手臂放下,垂到身侧的座椅上,窝在他掌心的仓鼠十分有眼色的顺着动作从他的掌心爬到了铺满了柔软皮毛的座椅上,然后自己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紧挨着莫川一屁股坐下了。

     莫九空在莫川放下仓鼠后就把他那条举了多时的手臂揽了过来,不轻不重的按揉了起来。他原本坐在莫川右手边,但莫川之前举着仓鼠的是左手,为了方便,他也就挪到了莫川左侧,小仓鼠也在莫川身体左侧窝着,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有人过来抢位,还神经质的缩了两下,把自己整个的都埋进了莫川袍角里,只露出了一双圆溜溜的黑眼睛和围着一圈白毛的小短嘴,上面浅黄色的毛还时不时的抖一下。

     也许是因为莫川的衣角太过舒适,或者是经历了识海里的一番变故后精神上终究是有些跟不上,小仓鼠黑溜溜的眼睛也逐渐变得雾蒙蒙的,不一会就从圆葡萄状变成了一道细细的小缝。

     莫川的眼神在它身上停留了一会,又回到专心给自己揉胳膊都小白身上。

     修长有力的手用一种恰到好处的力度在自己手臂上来回按摩揉捏着,看似随意的每一个落手点实际上都是遵循着人体穴位的规律吃,温和舒适的水灵力顺着他的动作缓缓流入莫川的身体。

     莫川把自身经脉里的火灵力全部散开,压制到丹田处,好让小白进入他体内的灵力不至于被过于强横的火灵力吞噬。

     水灵气是五种基本灵气中最温和的一种,兼容性也是最好的,不管是对什么灵根的修士,都有一定的滋补作用,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基本上修真界的鼎炉都是身具水灵根的少女,单水灵根拿来做鼎炉太浪费,不过灵根里有水灵根的、资质不好的双灵根和三灵根到是很常见。

     咦不对等等……

     ……他的思维到底是怎么拐到鼎炉这个话题上的莫川忧心的想,不能是因为自己穿了一篇无节操种马文,就满脑子不和谐的限.制.级内容吧。

     鼎炉什么的,必须都是邪物。

     莫川定了定心神,把这些奇怪的内容都赶出自己的脑海,儿子还在旁边孝顺(……)的伺候着自己,他却开了这种奇形怪状的脑洞,真是止不住的心虚。

     修士的经脉、血肉、内脏,乃至最坚硬的骨骼里也都有水的存在,所以哪怕莫川的单火灵根和小白的单水灵根在属性上并不对付,在水灵力缓缓流入自己体内的时候,莫川也没有感到丝毫不适,反而有种身体内部被轻柔拂过的舒适感。

     稍微眯了眯眼,在思考了自己明明是火灵根却在水灵力的爱.抚下感到舒服这个问题三分钟无果后,莫川果断放弃了和这个无理取闹的世界观设定讲道理的念头。

     反正爽到就好了嘛,管它背后是什么坑爹的原理呢。

     ↑

     #论男人的劣性根#

     “累不累”得益于强大的身体素质,其实莫川举着仓鼠那么久完全没感觉到累,但既然小白愿意主动帮他按摩,他也不至于矫情到推开这个福利罢了。现在小白已经伺候了他那么久,莫川反而有些担心小白受不受的住了。

     毕竟只有化元期,也就相当于身旁那只随时会睡着的三阶仓鼠,怎么能不担心呢。如果把修真的境界换算成人类的年龄,他这样算不算雇佣童工

     关心则乱的莫川再次把即使是化元期的修士也能一口气走三百里不带喘气的这种事忽略的彻彻底底。

     听到莫川懒洋洋的问话,莫九空手下动作不停,在手下身体主人的纵容之下,小心的控制着自己的灵气在莫川静脉内小心游走,温养血肉,“不累,爸爸舒服就好。”

     实际上他跟莫川的境界相差太多,这种不痛不痒的“按摩”除了带给莫川一些轻微的舒适感外,再没有别的好处了。

     索性莫川也不嫌弃。

     而且修士的经脉是全身上下最重要的部位之一,一旦经脉受损,往往就代表着修真之路的终结,莫川尚且只是堵塞了一个穴位就沦落到无法进阶的境地,由此可见这里之于修士的重要性,所以除非亲近之人,修士不会让人轻易的制住自己的经脉。

     莫九空虽然不明白莫川身体上的问题,但经对修士来说经脉有多重要这种常识他还是明白的,所以面对莫川这样完全信任的表现,他当然忍不住有些感慨,即使表面上不会表现的太明显,但完成月牙状的眼睛还是充分说明了他此刻有多么愉悦。

     但这种愉悦持续了没一会,就被惊讶取代了。

     ——灵力,走不动了。

     就算是把他体内的灵气掏空了都不一定够莫川一个指头折腾的,所以他取了个巧,把灵力分成细细的几股,一点一点的在经脉里前进着,不过高境界上的差距到底太过巨大,哪怕莫川主动把自己体内的灵力压制的干干净净,莫九空的灵力在他的经脉里依旧是举步维艰,小半炷香的时间过去了,连一个周天都没走遍。

     但也毕竟是在缓慢前进着,但不知为何,越靠近下腹丹田处,前进的就越慢。

     然后他的灵力在离关元穴不足半寸处,彻底停滞了。

     他试探着想前进,但前面就像一堵坚硬的墙,无论如何都无法突破。

     于此同时,原本半靠在座椅上悠闲的享受着儿子爱心牌按摩的莫川也察觉到了不对劲,随即明白过来之后,脸色也变的难看起来,“出去!”

     莫九空闻言唯恐莫川会受到什么伤害,也不敢再犹豫,控制着灵力快速的退了出去。

     就在他刚把全部的灵力撤出去之后,莫川原本堵塞着的部位也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一种难以名状的酸楚从关元穴蔓延至整个身体,那种被无数只蚂蚁啃噬指尖的痛苦感让他身上迅速覆上了一层冷汗。

     莫川咬紧牙,控制自己不发出一丁点声音。

     酸楚还在继续,但却逐渐变了质,先是变成了一股灼烧感,然后又逐渐冷却,疼痛变得麻木,丹田内的灵力躁动不安,像不受控制的野马一样在丹田内横冲直撞,撑得丹田隐隐作痛,要不是血焰尊者的身体足够强悍,现在他也免不了会落下一个丹田受伤的结果。

     酸楚传来的一瞬间莫川就察到要糟,但他没预料到会这么严重。

     ……平常他本身的灵力完全不会产生那么大反应,难道是自己的这个病娇经脉排外的厉害,才导致了那么一点水灵力都让他痛苦不堪。

     不道过了多久,丹田里灵力的暴动才逐渐停息,浑身的经脉,尤其是丹田附近的几条,还是阻滞沉重的厉害。

     他这才马后炮的悔不当初起来——

     他一定是脑子抽了才会忘记自己“身患隐疾”这件事,还蠢到让小白的灵力在他经脉游走!这么明显的异状肯定瞒不过去了,莫川头疼万分,他该怎么跟小白解释

     他本来打算在最后的时刻再跟小白坦白自己的情况,或者干脆悄无声息的消失,担心一切都被打乱了。

     其实他的心态也很正常,知道自己患上了治不好的“绝症”的人,总是下意识的担心说出来会让亲人伤心,小白对他来说就是亲人一样的存在,他这种情况放在修真界怎么也算得上是绝症了,唯一的方法实现的希望无比渺茫,而且他本身本也没有想要争取的意愿,所以他可以说是数着倒计时在过日子了,这种无论如何都不算上好消息的事,又何必说出来困扰还活着的人呢

     莫川算盘打的很好,但现在一切都已经被打乱了。

     “……怎么回事”沉默半晌后,莫九空才哑声问道,“经脉怎么了。”

     “没事。”鸵鸟心态的莫川下意识的还想逃避,于是一脸冷然的回答:“老毛病了。”

     换做一个人可能会被莫川一脸冷艳高贵的表情和淡定的语气给糊弄过去,但莫九空显然不会,莫川脖颈上的冷汗怎么可能逃过他的眼睛,那瞬间绷紧的身体,显然是是在极端紧张的情况下才会有的反应。

     而且……经脉里那种再明显不过的滞涩感,已经明显到了不需要特意感受就能察觉到了,他一开始以为自己的灵力太弱了,才在莫川的经脉里游走的那么困难,现在看来,说不定不仅仅是这一个原因。

     他几乎可以肯定,莫川的经脉出了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