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0章 下属的YY
    四十章

     修真大陆并没有所谓的季节划分,而是不同地域各有自己独特的气候。

     西域赤风沙漠终年罡风不断,炎热干燥;北域冰川遍布冰雪,酷寒难耐;南海天气温和,除了少数的日子里海上风暴引起的雷雨,大部分时间都是不起波澜;最后就是东部深谷,气候温暖干燥,灵气充沛。

     观名可知,东域深谷多山谷盆地,这里温度比起南海要高上些许,如果说南海的气候是懒洋洋的春日,气息平和温顺,那么东域深谷则更给人晚春初夏的繁盛之感。

     温暖,蓬勃,却不过分热烈。

     这样得天独厚的气候让东部深谷成了灵植灵兽生存最密集的地方。

     无业深渊就位处这里,是东域深谷最核心的地方,遍布的高阶灵兽、灵植,丰盈的灵气,让这里成了一处罕见的洞天福地。

     也许这个洞天福地在灵气的纯净度和丰沛度上并算不上特别好,但胜在面积宽广,方圆千里,都属于洞天福地的范围,从灵气最浓郁的腹地,到外围,灵气依次削减。即使外围灵气和腹地处没法比,但比起一般的环境,已经好上数十倍了。

     这样的一处宝地,当然不是没人觊觎的。

     只是先前无业深渊无主时,各种凶残的高阶灵兽,整天在里面打转,看见人就咬,特别护地。大乘期的大能们,也许面对一两头高阶灵兽还能轻松解决,但若是一群呢?上百只乌压压围上来,实力再强也要掂量掂量吃不吃得消。

     无业深渊位于正魔两道交界处,但也终究是在魔道的势力范围被,所以那些正道修士们也就是敢偷偷摸摸的看看,眼馋一会再摸摸离开。就算里面的灵兽是死的,隔壁的魔修也还是活蹦乱跳虎视眈眈着呢。

     所以他们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大块肥肉——在别人碗里——别人还不会吃!

     比起正道表面上还算和谐的景象,魔道的可以说是剑拔弩张了。魔修连狗屁的师门情谊都不讲,何况更空泛的同道情谊呢?几位尊者一见面不打起来就是给面子了,毕竟大家可是要互相争地盘争势力的。

     如果无业深渊在正道势力范围内,各大宗门早就二话不说的集合在一起先把地占了再说,灵兽再多能有修士多吗?再不济还有阵法、法宝可以顶上去,只要肯下狠心,早晚都能搞到手。

     至于打下来的分配问题,大家等到成功了在商量也不迟嘛。

     ——可魔修不乐意这调调啊,人都是独来独往,老死不相往来,见个面都冷嘲热讽,谁脑子抽了会和自己的对手合作?

     分配?更别提!

     好东西当然要独占,分也是没法分,谁都不乐意。

     正道有心想抢,可是没胆——为了一个洞天福地就挑动沉寂了几千年的两道关系,还真不值得,万一乱起来了谁负责?

     所以就成了正道那边策划会都开了无数遍,眼巴巴的看着,魔道这边一盘散沙,各自为政,占着坑就是打不下来。

     大家心里也是非常无奈,无奈久了也就默默地接受了惨淡的现实,不去妄想这块洞天福地了。

     直到那么一天——

     无业深渊被人给整个掀了,一整栋辉煌的府邸在最核心也是灵气最浓郁之处,稳稳的拔地而起,高阶灵兽被哭爹喊娘的扔到了外围看门。

     正道骇然,可总归不是他们的事,他们也就围观看个戏的立场了。

     魔道……奇异的没人站出来叫嚣。

     他们被打怕了。

     在魔道大会一连挑了排名前三位的魔尊后,那个来历不明的血焰又一个人把无业深渊里的高阶灵兽全给折腾了一遍——当初也是有几位魔尊来过无业深渊探究竟的,但无一例外都被数量恐怖的高阶灵兽给逼了回去,倒霉点的差点连命都没了。

     他们再傻、再狂妄,也知道血焰不好惹,哪里还会有人赶着上去找晦气?

     一片沉寂中,这事也就这么尘埃落定了,等到魔修们终于缓过来点劲了,血焰也在无业深渊里逍遥快活了三百年了……

     无业深渊。

     这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

     →虽然作为小洞天福地,能蕴养出无数高阶灵兽,无业深渊里一直都是灵气充沛,长空如湛,每一天都是一样的风和日丽。

     但这“风和日丽”却不是单单指天气上的明媚,更重要的是,无业深渊的主人,那位深居简出、行踪诡秘的尊者,最近心情非常的“风和日丽”。

     尊者心情好才是真的好。

     ↑

     穆坅帆对此深有体会。

     两百年前,尊者丢了一只狐狸,从此无业深渊就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明明是花开三月,熙熙攘攘的看不见枝头,一派繁茂的景象,可就是莫名总有一股阴森森的气息环绕在深渊里,压迫的众人的神经都紧张了起来。

     修士五感敏锐,如果只是一个人感觉到不妙或许还可能是己身的问题,但若是一群修士都不约而同的感觉到那种诡异的阴沉感呢?绝对不是一句偶然能说的过去的了。反常为妖。

     流言传的飞快,凤祁城的血案已经在附近一带传播开来了,无业深渊离得近,消息很快就传过来。

     听说有魔尊出现了……穆坅帆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他们家魔尊,以血焰诡谲的性子,能干出这种事也是绝对有可能的,可仔细想想又不对劲,凤祁城里可是还有小一半的人活着呢,他们尊者在仅有的三场对战中,对手无一例外都被焚烧的连魂魄都成灰了,怎么也像是不会有杀一半留一半的习惯的人……

     到底也是猜测,尊者不说话,他们这些底下的人也没什么话语权。

     只是自从尊者回来后,那股萦绕在无业深渊的沉重气氛就愈发浓厚,还有跟着尊者一起回来、赖在外围不走的女修——

     就算再狼狈,那也是个大乘期的魔修。就是境界不稳,也能一只手把他们碾死……

     总之每个人神经都拉成了一根紧绷的弦。

     尊者那里……出问题了?

     人心惶惶的过了一段时日,等到一次莫川有事要穆坅帆去跑跑腿,召他到无业深渊内部,穆坅帆才确认了这些天异常的来源。

     其实之前大家心里早已有些猜测,却不会在明面上说出来。

     现在正面对上尊者,状态果然很不对劲。

     那次他想起了去雪灵谷的经历,血焰自魔道大会后,就在无业深渊里窝了三百年,虽然默许了他们的存在,可最大限度的交流也只是传音符,真论起来,那次还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

     魔道大会上,只觉这人实力深不可测,危险异常。

     离近了看,虽是冷漠,但却不暴虐,脾气甚至还算得上随和,或者说,太平淡了。这么平淡的一个人,如果忽视他的容貌和实力,很难让人相信是在正魔两道都凶名赫赫的魔尊。

     再加上莫川从头到尾一直抱着那只基本没实力、长相讨喜,怎么看都很受女修欢迎的小狐狸,给穆坅帆的感觉,就更加奇怪了。

     和他之前想的,简直差了十万八千里。

     不过这样一个有些古怪但还算好相处的尊者,倒也不是坏事,跟在血焰身边,怎么着也比跟着一不高兴就喜欢见血的安全的多,更何况这位尊者还十分大方,一点都不吝啬手里的东西,单看那两枚极品结婴丹就明白了。

     还没等他感慨完自己跟了个好主子,紧接着又是看起来十分糟糕的变故——

     那就是,他们的尊者,心情非常的不好。

     甚至连那张一贯面无表情都冷漠面容上,也能窥出一些阴沉可怖的意味,让人从心底冒出寒气,止不住的往上窜,头皮发麻。

     红衣的尊者,有些无所谓的斜倚在宽大而柔软的兽皮座椅上,他甚至懒得动一下,保持着斜靠的姿势一动不动。

     穆坅帆不敢深究,只是惶然的想着,看着似乎是少了些什么……

     尊者行踪莫辩,回无业深渊当然不需要跟他们这些下属打招呼,尊者归来的时候,他们只远远的看见了一个影子。

     一片绯色的衣角。

     所以直到被召唤,他才正面看见了尊者。

     面沉如水,身上的血腥气仍未散去,和不久前抱着幼狐的平和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那只狐狸——

     心头一跳,穆坅帆终于察觉到那点好像缺了的什么东西,就是一直被尊者抱在怀里的狐狸。

     那狐狸黏人的很,从他见尊者开始,那个胆大包天的小家伙,就没有哪一次是不在尊者怀里的。

     一只微不足道的小狐狸罢了,按理说是不应该引起他太大的注意的,可他就是忍不住把尊者的变化和那只消失的小狐狸联系在一起……

     简直就像魔怔了一样。

     就连和耶律修双修时,想到这种猜测就被惊得汗毛直竖,还会走神,简直在道侣面前把面子里子都丢光了。

     直到两百年后,消失了一百年的尊者带着一个神秘青年再次回归,无业深渊一扫阴霾的氛围,又回归了真正“风和日丽”的日子。

     魔修们感动的简直要热泪盈眶。

     种种转变,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那个跟着尊者一起回来、异发异眸的高挑青年,和尊者行为亲密。

     那及腰的银白色长发,浅色的眸子,十足黏人的姿态……

     穆坅帆真是觉得,眼熟极了。

     于是在莫川和莫九空父子两个回家的这天晚上,穆坅帆又一次在和耶律修双修的时候,被满脑子的狐狸刷屏了。

     道侣这么明显的走神,耶律修怎么会察觉不到。

     他丹田内,和两人纠缠的姿势遥相呼应,正有两个面目稚嫩的小人相互搂抱在一起,又是亲吻又是抚摸,极尽狎昵之态。

     一个和穆坅帆面容相似,一个和耶律修面容一般。正是两人的元婴。

     耶律修舔舔被人蹂.躏到有些红肿的唇,舌尖被吮吸的有点发麻。

     走神一次两次可以容忍,可是从两百年前开始,这都数不清是第多少次了,一向温和顺从的老好人也是会恼怒的。

     只见那两个小人中长得像耶律修的那个一把把另一个推开,那个小人就一脸茫然的回到了穆坅帆的丹田。

     “怎么了……修?”双修被打断,回过神的穆坅帆感觉非常茫然,不过还没等他想明白,就被对方的下一步动作刺激的发出了一声变了调的吸气声!

     身形高大的青年抬起腰身,缓缓的将含在身体里、另一个人饱.涨的部位吐出来,然后从旁边拿起一件衣服,匆匆套上,转身就走。

     饱.涨之处被吞.吐着摩擦的感觉来的太突然,却又和他主动时截然不同,他反射性朝着对方迎合着撞去,却被毫不留情的按住。

     还有粘腻的水声。

     明明是想把东西吐出来,那里偏偏还敏感的不停收缩着,穆坅帆被他夹得要死不活的,话还没问出口人就走得连背影都找不着了,这让从没被抛下过的他一时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只是现在……

     “……”穆坅帆觉得下面风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