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9章 让我们谈谈人生
    三十九章

     若是放在以前,莫川是绝不愿意回忆起凤祁城的事的,但现在小白已经平平安安的回到他身边了,连灵根都有了,虽然有点先天性缺陷但也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已经木有什么让人烦心的事了。

     →如果忽略主角那个不定时炸弹的话。

     所以他也就大大方方的把祁凌介绍给了小白,包括当时鬼冥的情况也大概做了一些解释,毕竟小白已经长大了,就算他有心爱护,但莫川觉得还是很有必要让他明白原委的。

     保护过度,就像两百前年的祁凌,受尽宠爱,没经历过什么挫折,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看不见一点污浊的孩子,灾难来临时,往往也是最无措的那个。

     莫川也曾自信,在他的保护下,小白不会遭受到什么灾难,可当年城门下的那一场变故,无疑响亮的给了他一巴掌。

     他和祁凌的父亲都是一样的人,太自负太珍重,反倒亲手为所爱之人埋下了隐患。

     所以他面对祁凌的时候会心软,说到底也不不过是在她身上看见了小白的影子罢了。

     他给了祁凌一个还算安稳的生活,原著里祁凌那些颠沛流离的过往也随着某一个节点的改变而羽化成了一段斑斓破旧的梦,只有在偶尔想起时,莫川才会独自感慨一会儿。

     只是在低调的赞美了自己不动声色的挽救了一朵小白花的彻底黑化之余,也会有一种淡淡的寂寞。

     ——这种把剧情歪掉的酸爽感,谁懂!

     “……”至少目前而言,莫九空还不能懂,所以虽然在莫川解释祁凌身份的时候,感觉到莫川有一点走神,也习以为常的表示淡定了。

     换个角度想,这也是信任的一种体现嘛。

     祁凌的事不是重点,最重要的部分还是接下来的谈心。

     嗯,也就是八一八两个人分开辣么多年各自的经历。

     莫川还好,他先是在无业深渊心如死灰的宅了一百年,然后又四处漂泊不定的去各个地方找宝藏,经历简单到单调,完全木有什么可以深入挖掘的地方。

     如果非要说有的话,大概也就是他怎么知道这么多藏宝地点,可哪个修士没有几个秘密,更何况是修炼到血焰尊者这种地步的,能探知到众人不知道的藏宝地也算不上什么稀奇事。

     莫川没有详细解释寻宝的事,言语中也没有提及古荒洞府等字眼,更没有拿出那些“惊世骇俗”的宝藏展示给小白。

     瞒住这些秘密,他也是有打算的。

     最迟三百年后他也会陨落,而小白的修为也日渐有起色,虽然两百年过去还只是化元期,但也有了灵根,虽然灵根资质不大好,但也有了改善的方法,日后走的路一定比他长的多。

     这些东西,或许修士飞升后还能带走,但以他的情况,连个全尸都不大可能有,所以这些东西到后来的归属除了小白也不会有第二个人。

     也许他会按需要漏点给下属们,包括祁凌在内,不过那些想法都还只是雏形,以前神思恍惚也没仔细考量过,不过唯一毫无疑问的是,绝大多数还是要留给小白。

     只是小白此时修为尚浅,化元期的实力,就算是他那些实力不怎么样的下属们,随便挥一挥手也能把他给轻松解决掉,在整个修真界也只是微末的一抹浮萍。

     如此而言,藏宝图的秘密就不适合让现在的小白知晓了,合适的时机——至少也要等到他更强大一些,再交付,才更稳妥。

     怀璧其罪,越诱人的秘密,同样也需要越强大的实力守护。

     隐瞒,有时是出自一种保护的心态。

     所以莫川才有意无意的不往深处讲述。

     莫川的情况实属正常,再加上莫九空心里也打着小心思,也就没有往深处想。

     不同于莫川的坦荡,他解释起来就麻烦了,出于某种小心翼翼的打算,他目前而言还没有坦白一切的打算。

     也许是太过谨慎,所以不愿意看见任何意外,也许是情怯,他下意识的选择了隐瞒。

     但这种隐瞒显然不是容易进行到底的,他有意隐瞒,却无意欺骗,但既然已经隐瞒了,为了不露破绽,解释中不可避免的会带上谎言。

     可隐瞒本身,就是一种变相的欺骗。

     他只能尽量斟酌着,每一句话在脑海中绕过三遍,才缓缓吐出口。

     他讲的慢,在莫川看来,像是不太愿意回忆起过往,心情也不好受,也就不催他,只安静听着,只偶尔应一两句声。

     小白讲述的故事并不算复杂,幼小的狐妖被撕裂虚空的凶器传送到极北之地一处偏远的树林里,万幸性命无虞,只是不巧的是附近有修士活动,慌忙之下化为原型的狐妖被盯上,受了点伤也没能逃脱,被修士们(族人)捉了回去,来到了一个似乎是宗门(冰狐族驻地)的地方。

     也许是打着将它驯服的主意,后来又发现了他身体的异常,在他不肯表示温顺的配合后,就囚禁了起来,他那个身体时不时会发冷的祸患,就是在那时被埋下的。

     再后来,又被扔进一个阵法(迷靥阵),他意识昏昏沉沉的在里面度过了不知多久的时光,终于有一天自己阵法不知被谁破开,那宗派满门被灭,他趁机逃了出来。

     而后一路探听,曲折南下,为了避开中原乱况而选择从西域绕路,结果又被当成软柿子叫人盯上,一路被逼的进入了赤风沙漠深处,剧烈的罡风把追在身后的人逼退,他却奇异的、毫发无伤的进入了沙漠核心部分,碰巧体内的怪病发作。

     然后就是那一场相遇。

     被捉、囚禁,都是真的,只是细节被略过,捉他的由狐妖变成了修士。破阵的人不知是谁,满门被灭是真,不过不是宗派,是族群。至于沙漠经历,实在是不得不捏造一段出来。

     他这些话说的条理也不甚清晰,有些断断续续的。

     到暗合了莫川的心意。

     也是,不愉快的经历,总是让人不愿意回忆,就算是他,也是在小白回来后,才能冷静的回忆起当年凤祁城之事的。

     莫九空说完后,微微笑了一下,有些羞涩的味道

     气氛一时有些低沉,像是可以听得见气流缓缓划过的声音。

     那个笑容让莫川心情低落,他伸出手,有些犹迟疑的覆在了小白的手上。

     安慰无能的语言残障人士,还是用实际行动来表达对小白花的关爱吧。

     莫九空垂眼看着轻轻放在自己手背上的那只手。

     五指修长、有力,而且,是右手。

     他恍然记起来自己好像也保存了莫川的一只右手,不过只剩下了一堆森森白骨,又因为推算莫川的位置用掉了两根指骨。

     刚刚撒完谎的莫九空盯着那只手,那只完好无缺的手,默默的在心里勾勒骨骼的位置。

     莫川不说话,他也不说话,气氛一时间沉默至极,有暗流涌动,似乎又不只是沉痛。

     就像是……

     ——这就是爱,说也说不出来。

     ↑

     骚年你一定要感受到这个世界的温暖。

     在一片沉默中,莫川如此悲桑的想着。

     从这场谈心开始,似乎打开了某种奇异的开关,两个人之间那种因为长久的分离产生的隔阂感在无声无息的消融着。

     在一次莫九空因为体内寒毒发作,大半夜去找莫川求温暖并成功赖在莫川房里不走后,两个人之间的亲密,就更上了一个层次。

     莫九空自从回归和莫川相亲相爱的生活后,整个人都没有什么不满足的了,别的先不管,让他缠着莫川腻歪一段时间缓解一下心中快把他吞噬的思念再说。

     两人整天同进同出,看个风景都要肩并着肩手拉着手,闲来无事溜溜蠢萌(筳桦和螃蟹),莫九空觉得,这样的生活,不能更顺心了。

     ……除了,祁凌。

     用祁凌的话说,就是:简直就像个没长大的小姑娘一样。

     妹子用一种不屑的眼神、嘲讽的语气,从年龄到性别,对莫九空每天丧心病狂跟莫川黏在一起的行为进行了深度的批判。

     祁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虽然知道这个小狐狸没什么对她没什么太大的威胁,但只要一看到他,心里总有一股说不清是什么的感觉在涌动,她一旦想仔细感觉一下,又会很快消失。

     妹子想了想,把这种奇怪的感觉归结为危机感。

     至于危机感的来源……

     大概就是被心上人儿子针对的敌意。

     ——后妈难当,我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