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5章 两个人
    他想起了洞府主人在玉简里提到的那句“只能够两个用”,以前原著里也有过类似的说明。

     至于大家为什么要一再强调这块紫重天罗纱只够两个人用呢?

     ↓

     当然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咯。

     恩……听起来是不是很像讲了一堆废话的赶脚?

     但其实这个“够两个人用”指的不是一般意义上这块紫重天罗纱的大小够两个人用,而是真的

     只够两个、人、用。

     首先是“两个”,就是字面上,有且只有的意思,只认人头数。

     也就是说无论这“两个”是体型幼小的婴孩还是身高数米的巨人,都完全没有差别。

     然后就是“人”。

     这个更简单粗暴,就是指人!

     ↑

     什么叫没有差别,高弹也没有伸缩几百倍那么夸张好吗?

     什么叫人?灵兽化成人形的算不算?

     看文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设定一旦亲身经历想吐槽的心情根本停不下来啊有木有!

     这种漏洞百出的玩意究竟是怎么写出来的!

     菊花菊苣你写清楚点详细点会、死、么?

     其实这种事还真怪不了不老菊花,毕竟《九天圣尊》的每一个字每一个情节都是为了让看文的读者爽翻天,设定这种小事谁会死抠细节,看着牛十三哄哄爽度刷上去效果就达到了,有时间还不如多关注一下主角的后宫尸堆里又添了几名新妹子比较实际,读者们可是随时准备着给妹子们盖追悼楼呢。

     ……莫川想起话题区里那少说也有上百栋的追悼楼,心情十分复杂。

     把话题扯回来。

     因为原文里没有对这个“人”做详细的解释,莫川还真不确定紫重天罗纱能不能用到小白身上。

     罢了,想的再多也无益,还是先试试看,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紫重天罗纱不能认小白为主。强悍的防御法宝莫川也不是没有,虽然无一能有紫重天罗纱那么逆天,但也不容小觑了。

     莫川排除杂念,又从自己体内逼出一滴精血,顺利的融入那块悬浮在他面前、平平无奇的白布上。

     精血直接关系到修士的命脉,数量极少,和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损失两滴,莫川也着实有些不太好过,头脑略微发懵,紫府神识处也有些疲惫,脸色看着比之前差了一些。

     鲜红的血液融入后,原本只散发着淡淡白光的布料突然一分为二,其中一份光芒大盛,精血化开,成脉络状蔓延开来,红白两色交相辉映,逐渐分不清彼此。

     不过数息,紫重天罗纱认主已经完成,顺服的变成一团流动性的液体,在莫川身上覆上薄薄的一层,有些淡淡的凉意。

     认主成功,最重要的第一步已经完成。莫川小小的松了一口气,但仍不敢完全放松,因为下面还有另一道极为重要的步骤。

     ——塑形,按照自己的意愿,把紫重天罗纱的外表调整为自己想要的,塑形之后不可再次更改,也就是说,机会只有一次。

     塑形的时间极短,莫川飞快的在在脑子里勾勒出自己想要的款式。

     还是长衫好了,修真界标配嘛,太独特了总是引人鸡肚。

     花纹,一定要低调奢华,大气有范,云纹符拔卍字纹,狻猊鸱吻四神纹,怎么装【哗——】怎么来,哦对了,还不能太多太滥,最好是在袖口和衣摆处稍微渲染一点就好,务必追求仙风道骨,潇洒飘逸!

     就这样blalalal,莫川心潮澎湃的敲定了新装备的外观!

     凉意褪去,莫川满怀期待的低头一看。

     入眼,依旧是一大片张扬的绯色。

     虽然款式很对上面的纹路也很赞可是颜色不对啊救命!

     居然忘记调颜色了。

     莫川心头一群羊驼咩咩咩的脱肛而过。

     说好的仙风道骨潇洒飘逸呢?

     一扭头怎么还是邪魅反派风?

     莫川在心里默默地骂了一句娘,又狐疑的想,难道系统默认他这壳子的衣服都是红色?

     想想也是,原著里的血焰尊者一直是一袭红衣……

     这种热烈的绯红色放在满脸高冷禁欲(被迫的)魔道尊者身上的确是充满了一种错乱的美感,更给血焰尊者增加了矛盾的气质,本来就逆天的颜值也被映衬得更逆天了……

     简直把朱砂痣秒成渣!

     至于主角……

     大家长得都不是一个类型的咱们就不比了哈。

     但问题是--

     他一个反派,还是个带把的,究竟为毛要走魅惑流?

     绯色是很衬他的壳子没错,但这么鲜艳的颜色显然不太符合宅男的自我审美,所以莫川打算尝试扭转一下自己的形象。

     ————血焰尊者所有的衣服都是红色,莫川总不可能因为几件衣服就专门出去一趟,就一直给搁置了下来,刚才炼制紫重天罗纱的时候想起来还能塑形,就顺便尝试了一下。

     但这个尝试显而易见的,因为他粗壮的神经以失败告终了。

     潇洒飘逸的样式有了,仙风道骨的花纹有了,怎奈,怎奈他脑子缺根弦,忘了设定颜色,就成了默认的反派红,一切打了水漂。潇洒飘逸成了妖娆惑人,仙风道骨成了暗黑诡异。

     不过对在这次寻宝的过程中已经有过数次坑爹遭遇的莫川来说,这种意外他都快习惯了。

     ↑

     这大概就是一种“被坑习惯了也就淡定了”的心态吧。

     然后莫川轻咳一声,目光在剩下的半块紫重天罗纱上停留了一会,最终停在了小白身上。

     “一会可能会有些难受。”莫川弯腰坐在一块青石凳上,把小白揽在身边,伸手轻轻拨弄了两下他的头发,带着安抚的意味,“不要反抗,很快就过去了。”

     小白虽然已经略通事理,但在修炼方面还是完全凭借着本能,逼出精血这种关系到根基的事让他自己做实在是不安全,最稳妥的的方法就是由莫川代劳。

     小白软软的嗯了一声,自觉的爬到莫川腿上,两条短短的小胳膊习惯性抓住莫川的腰,以一种非常依赖的姿态,把脸靠在他胸上。

     莫川闭上眼,一道明亮的红色光点从他额间晃晃悠悠飘荡而出,在空中停留了一会,就飘到了小白额前,贴在他额上,像在上面点了一颗鲜红欲滴的朱砂。

     果然十分难受。小白身体僵硬,皱着眉微微张开嘴,却最终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来。

     那光点贴在他额上的一瞬间,他感到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在沸腾,虽然并非他本意,但天性里极强的领地意识还是让他忍不住想摆脱这种被他人全然掌握、身体不受控制的状态。

     但——

     小白抬头,看见那人形状优美的下颔微微收紧,唇角轻抿成一个冷硬的弧度,显然也不比他轻松多少。

     易容术在被传送进洞府后就已经失去了作用,略带着些婴儿肥的宅男脸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那张他更加熟悉的面容。

     狭长的眉眼,漠然的神色,美到有些刺人的凌厉。

     雪肤红唇,红衣墨发。

     他伸手抓住那人一缕如墨的青丝,发丝缠绕指间,凌而不乱,最终散落在绯衣上。空气中莫名的甜腥混合着身边之人极淡的体香,蛊惑人心一般盈满了他的呼吸。那人白皙的脖颈他一仰头就能碰到,这个不算陌生的认识让他头脑清醒了许多,却又似乎更加昏沉。

     原本的紧张顷刻消散,小白身心放松的倚在莫川怀里,垂着眼像是要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