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吃饭
    那个被守卫们狗腿的迎进城的元婴期修士,就是压低了境界换了张脸伪装成正道修士的莫川。

     血焰尊者那张脸的美貌值,在全修真界估计都找不出能把他压下去的,辨识度实在太高,所以莫川干脆就换成了自己原来的宅男脸。

     虽然跟血焰尊者比起来,宅男脸的颜值是差了蛮多,但那毕竟是自己真正意义上的模样,他还是很怀念的。

     ……除了一个小问题。

     面瘫这种事情是因人而异的。

     比如血焰尊者这种美得雌雄莫辩男女老少通杀的,随和一点就是美艳动人,让人神魂颠倒,冷漠起来就成了禁欲派的高岭之花,眼角眉间都是能冻死人的寒气,气场全开。

     再比如说不幸长了一张娃娃脸的宅男,再怎么面无表情发射冷气,也只会让人以为在瞪眼睛,满满的都是“呆萌”两个字,友情附带卖萌技能。

     ↓

     莫川:……我就是那个不幸的宅男!

     赶脚到抱着自己的人又在走神,小白抬起头舔舔莫川的下巴。

     虽然这个人换了一张脸,不过在靠闻味认人的小白眼里看起来其实差别也不大。

     进城的第一件事当然是吃饭,在问过守卫这里最好的酒楼后,莫川抱着儿子直奔目的地。

     凤鸣斋。

     风鸣斋是凤祁城最大的酒楼,和凡人的酒楼不同之处在于,这里除了有凡间的吃食,更多的还是专门供修士食用的特殊食物,称为灵餐。

     这中食物都是以灵植和灵肉为原料经过特殊的处理制作而成的,里面包含灵气,吃下去就相当于修炼了。

     不过一两顿饭能增加的灵力委实太过微少,再加上这种灵餐的价格也不便宜,偶尔吃一次可以,要是想经常享用,恐怕不是一般人修士能承担得起的。

     价格越贵,灵餐所用的材料品阶就越高,吃下去的效果也就更好。

     手里的灵石多到十几个储物戒都装不下的莫川当然不在乎那点花费了,估计就算他每次都点最贵的不停的吃吃吃,到他挂掉也吃不完这些灵石的一个零头。

     所以,最贵的都给劳资来一份!

     “最好的都端上来。”莫川顶着自认为冷艳高贵实则呆萌感外漏的宅男脸,冷酷的说。

     跟在一旁的侍者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只有炼气期,听到莫川的话后,他的表情呆滞了几秒,然后眼睛“biu~”的一下就亮了起来,欢天喜地的跑去准备了,“是……请您稍等,马上就给您端来。”

     莫川看侍者小眼神亮晶晶的样子,走到楼梯口还自己绊了自己一下,略感纳闷,这孩纸反应是不是太大了?

     其实莫川不知道的是,凤鸣斋里的侍者每个月能拿到的报酬除了固定的薪金外,最主要的还是从他们侍奉的客人花费里的提成。

     算下来单是这位金主一顿饭的提成,就比他半年拿到的提成还要高。

     嗯,是不是觉得很有现代人领工资的既视感?

     莫川一口气点了所有最贵的灵餐,侍者想想自己能拿到的提成都要乐疯了,让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完美的收敛自己鸡冻万分的心情显然不太现实,于是莫川在和小白亲亲密密的喂食过程中,总能赶脚到旁边“刷刷刷”射过来的葱白目光,让他赶脚特别特别的诡异,心里毛毛的好奇怪!

     更让他感觉到怪异的是,小白对这股视线的反应比他还敏感,每次那骚年一朝他看过来,小白就会呲牙咧嘴的瞪回去……只是碍于它萌萌哒的外表导致这种反击完全木有任何实质性的杀伤力。

     话说那骚年明明看的是它,小白那一脸被人倒着顺毛之后的焦虑感又是哪来的?

     也就是突然那么一下,脑海中一道灵光闪过,莫川仿佛赶脚到自己已经get到了正确答案。

     ……儿子一定是太爱我了,连别人对我的葱白目光都会感到森森的鸡肚呢。

     明白了真相但其实还是没有明白另一个意义上的真相的莫川认为自己想通了,于是他安抚性的摸摸小白的小脑袋瓜,又朝着在一旁侍候的侍者挥挥手,示意自己完全不需要人伺候。

     想了想还是扔了一块上品灵石过去,就当作小费吧……

     青葱的侍者在心里稍稍叹了了一口气,为自己不能观摩金主用餐而产生了些许遗憾之情,但他本着作为一个合格侍者高素质的职业素养和上品灵石的诱惑,还是默默地退了下去。

     在侍者正在侍奉的客人没有用完餐之前,他们是不被允许接待下一个客人的,退下的小侍者也没什么事可干,干脆就站在后院的窗户旁发呆。

     他宝贝的把那一块上品灵石放到衣服最里层,回想起金主吃饭的画面时,忍不住暗暗嘀咕,那位大方的金主对他的宠物也太好了一点。

     满桌价格不菲的灵餐就算是城主吃的时候都宝贝万分,不舍得浪费,却那样被金主漫不经心的喂给了那只狐族的灵兽,要知道,就连金主自己都没怎么吃呢!

     没错,在小侍者眼里,莫川的行为就是一种丧心病狂的浪费。

     如无意外那只狐族应该是二阶的灵兽,只比他高一点点,他还是能感应出来的。这种修为对于已经到了元婴期的金主来说完全就是个废柴。

     他完全弄不明白那只灵兽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金主对它那么好。

     唉,有钱银的世界他不懂。

     ……

     再说莫川这边。

     把侍者打发下去之后,小白果然恢复了正常,莫川于是松了口气继续喂食。

     这些灵餐里所含的灵气虽说已是十分精纯和浓郁了,可放到大乘期修士的眼里还真算不上什么,对食物一向要求不高的宅男觉得除了这灵餐滑溜溜凉丝丝的入口就化以及口感尚可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感觉。

     到是小白好像挺喜欢吃的,胃口很好的吃了好几盘了。

     莫川怕他再像上次在雪灵谷一样撑着,后来一想到这些灵餐里包含的都是正常的五行属性的灵气,吃进去也会很快散掉,就不再担心了。

     他们这一顿饭吃下来,天色已经开始变暗了,莫川准备在凤州城里休息一个晚上,明天再带着小白在城里四处逛逛,这孩子一直跟着他宅在无业深渊,还没出来过呢。

     小白吃的小肚子圆鼓鼓的,心满意足的跟着粑粑开房去了。

     嗯,这凤鸣斋后面就是凤鸣客栈,走几步路就能到,这种贴心的设计不知方便了多少吃饱喝足后想来一发的客人们……

     →咳,扯远了。

     懒得再去重复一边要求,莫川干脆让刚开始的那个小侍者去订房间,叮嘱“要最好的”。

     小侍者再次接过一块上品灵石后,依旧欢天喜地的去给金主订房了。虽然订房没有提成,可给金主跑腿金主会给小费哒!

     金主简直不要更大方,银生简直不要太美好!

     抱着小白进了那间据说无比豪华无比舒适里面还设有小型聚灵阵的房间,门刚被关上,小白瞬间就迫不及待的化为了人形,短短的小胳膊搂住莫川的脖子,甜甜的叫,“粑粑……”

     莫川继续顶着呆萌的宅男脸,乐颠颠的给了个亲亲作回应。

     然后他赶脚到手下又软又嫩的触感,忽然就察觉到一件很重要的事哈。

     “……”莫川:儿子为毛全身光溜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