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暗流涌动
    王旭既然知道那毒酒,自然不可能找死的去以身试酒,他心中的计划才刚刚开始,想要在这个乱世立足,没点手段自然不行。?   ? ??  ?

     早在最初,王旭就在袖子中绑了一根竹管,管中装的是自己放进去上好的蒸馏酒,竹管是王旭设的一个小玩意,在前世他经常用这招哄她那个狠心的女朋友开心,只是一个小魔术。

     酒缸中的酒只有七分满,王旭稍微做作了一下,当然,作为一名合格的魔术师,演技也很重要,王旭的演技其实只能勉强及格,不过骗骗这些不懂行的人还是很好蒙混过关的。

     王旭拿起碗中的“毒酒”毫不犹豫的猛喝!

     话说王旭这瘦小的身子,酒量本来就不好,一口气干了这么一大碗烈酒,一时间肠胃翻滚,火热异常,不由得脸色微红。

     “太师请吧,小的酿酒虽还勉强,可这酒量实在是……”王旭惭愧一笑。

     “哈哈,无妨,小兄弟做人敞亮,这点咱家十分喜欢,天天看着这些文人墨客肚子里的那些弯弯绕,实在让人烦心!既然小兄弟已然试过,且没什么大碍,李儒你没话说了吧,随我一起入席,品尝着美酒佳酿,这香味可把咱家馋死了!”董卓大手一挥,那缸试过的毒酒被众人抬到董卓席位的旁边,下人慢慢的为董卓斟酒。

     “太师,这酒劲凶猛异常,万不可急饮啊!”曹操笑着说道,他可是体验过急饮的,那酸爽,简直要升天。

     “哼!孟德小看咱家,咱家纵横疆场数十年,喝过烈酒无数,即便劲再大,咱家也不怕,你切看好!”董卓抓起大碗,咕咚咕咚的一口气喝个精光。

     虽然王旭没有专业的仪器测量这酒的度数,但他保守估计也在五十度以上,一大碗起码半斤!

     半斤的五十度,即使董卓再牛逼也是肠胃翻滚,一阵猛颤!

     李儒等人见状误以为酒有问题,不由得大惊失色,当下大喝:“来人,将这群谋害太师的贼子给我拿下!”

     “这这这……太师,太师,您没事吧,唉,我都说了这酒烈,不能猛饮,您老快说句话啊!”曹操急道

     “噗!”董卓愣了一下,而后肠胃猛然不适应,一口喷了出来。

     “啊!太师,太师您怎么了!快!将这群谋害太师的贼党乱刀砍死!”李儒大叫道。

     锵锵锵!

     四周围五百兵甲各个亮出刀兵,挥砍而来!

     曹操也是一阵惊惧,这完全出乎意料啊,但是不可能啊,这毒性他十分清楚,不可能直接作!

     “哈哈,哈哈哈哈!痛快,痛快啊!”终于,慢慢缓过来的董卓大笑一声,那迎面而来的五百把寒刃闻声停下。

     王旭也是捏了一把汗,麻痹,酒量不行装什么逼啊,半斤就吐,差点害的自己人头落地!

     之前曹操就提醒董卓,不可猛饮,那董卓也是要面子的人,自然不可能承认是自己酒量不行。

     只见董卓晃晃悠悠的坐下,说道:“此酒香浓郁醇厚,一口下去回味无穷,咱家不由得愣神,再加上此酒确实浓烈,仿佛烈焰穿肠,再由肠道穿过许许多多未曾到过的地方,如同打通我全身经脉一般,让我将胸口一直抑郁着的那口气全都给吐了出来,确实带劲,确实痛快,孟德有功!还有李儒你莫要什么事都大惊小怪的,快入席,继续品尝!”

     李儒舒了一口气,叹道:“孟德,对不住了,我也是关心则乱。”

     曹操笑道:“无妨,文优对太师尽职尽责,忠心耿耿,可敬可佩,孟德也是依靠董太师才能有今日,哪会与你计较这些。”

     董卓见状大笑:“孟德心胸开阔,甚得我心,李儒你要多与人家学习,别老疑神疑鬼的!”

     李儒点了点头,再次入席。

     王旭心中倒是乐了,曹操心胸开阔?看来这董卓还不是很了解曹阿瞒啊,这才是典型的多疑之人!

     只是暗笑间,却看到原先董卓呕吐的地方,脸色顿时大变!

     这个曹阿瞒,居然用了砒霜成分!那镶在地上的银饰,此刻已经开始逐渐变黑,明显是不纯的砒霜和和银器产生的化学反应!

     怎么办?

     这李儒是除了名的心细,他们一来,李儒就处处小心,好像有些洞悉到他们隐藏在心中深处的那一丝杀意一般,对他们处处防备。

     现在只是一时没有证据,而这种情况自己可以看见,也不敢保证别人看不见。

     当下不由得出席对太师道:“久闻太师威名,今日以献酒之名,能一睹太师风采,实属在下之幸,来,太师,小的敬您一杯!”

     董卓也欣然举杯道:“小兄弟酿出这绝美佳酿,让我能尝到这般滋味,说来我还没感谢小兄弟呢,这样,以后小兄弟在这有什么需求尽管跟我提,想来在这里我还是可以满足小兄弟所有需求的。”

     “谢太师抬爱!”王旭一副受宠若惊。

     “哈哈哈!”董卓大笑饮酒,只是这次是慢慢饮品,再也不敢那样大刀阔斧的干了。

     王旭继续说道:“听闻太师最近得一员虎将,名为吕布,人间更是盛传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如此猛将,在下真的想要一睹其风采,若在下这酒能给这位英雄尝看看,也算是不枉这佳酿之名!”

     曹操听到这里顿时皱眉,这好好的去招惹那只猛虎干嘛,这不是找死吗?

     此时王旭当然也不希望这个三姓家奴在此,这会影响他们顺利逃脱,但是没办法,为了调离李儒这个祸患,王旭只能如此。

     “对对对!如此美酒佳酿,怎能忘了奉先!李儒,快去差人去营帐中将奉先叫回来!”董卓说道。

     “这……好吧,太师你稍后,我去去就来。”李儒此时虽对曹操两人还未放下戒心,之前的几次虽然没什么现,可却让他越觉得两人的可疑,只是接连出了两次乌龙,又没有证据,加上这酒他也喝了,确实没什么问题,所以他也不好再表现什么了,只能领命出去。

     “等等,太师你是不知道,我方才骑马而来的时候,被我那匹坐骑摔了下来,现在还在隐隐作痛,能不能也让李大人顺便帮我挑只温顺的马儿,不要求能征善战的,只要能温顺听话,为我代步就行。”王旭脸红惭愧的说道。

     “哈哈!”说到这里曹操大笑,虽然不知道王旭搞什么鬼,但曹操知道现在不能有分歧,既然王旭这么做肯定有他的道理,他选择了相信王旭,并配合王旭,故作夸张道:“太师你别听这小子瞎说,这小子分明不会骑术,哪是什么马儿不听话,不过太师倒是不妨挑选一头温顺的马儿给他,也好让他好好练习练习这骑术。”

     “哈哈!东黎小兄弟居然不会骑术?这可不行,你可是我们以后的美酒,不会骑术怎么行,李儒,你顺便带匹好马回来,再带个骑长,好好教东黎兄弟的骑术!东黎兄弟一定要好好学,一个大男人的不会骑术,这传出去那不是让人笑掉大牙吗?”董卓也是乐了。

     王旭脸红道:“这也没什么嘛,我好好学就是~!”

     看到王旭一阵羞愧的样子,众人又是一阵哄笑。

     席间一片欢声笑语,气氛越来越好,李儒这才放心,可是刚要起身离去,却不小心碰到了席间的酒杯,李儒眉头一皱,他是一个谨慎的人,决不允许自己有这样有失雅致的错误,这头不由的向那杯子的落地处看去,只是那杯子好巧不巧的落在那颗早已泛黑的银饰边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