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2.诱敌之策
    烈阳再次升起,而伏羿营帐上的那具刺客尸体跟帐内的尸体却早已消失不见,至于帐顶被血染红的一块则被伏羿干脆的用剑割去,直接跟上一级的军官说是他夜晚梦游割去的,然后又用他的军功去换了一个新营帐,虽然所需不少,但对伏羿来讲却根本不用在意,在战场上他到底杀了多少,他自己也记不清了,但想来,却绝对是百人以上了吧。

     私下里他则跟蒙恬提起了自己昨晚遇刺的事,在说到那把全体黑色的短刀时,蒙恬脸色顿时一变,等看到伏羿拿出的实物,他则完全确定了。

     “这是齐国王室暗地里操控的齐国第一刺客集团——夜幕。黑色的短匕,深紫的着装,号称‘日隐西方,唯我夜幕’,是整个战国排名前三的刺客组织。”蒙恬紧捏着手中的黑色短匕,脸色很不好看。

     “前三?另外两个是?”伏羿的注意力却在别的地方,脸上浑然看不到被这样一个刺客组织盯上的紧张,平静不起波动。

     “一个是韩国的聚散流沙,还有一个则是我们大秦的,也是最强的,但是很是神秘,似乎已经许久未曾出现,我也不知晓其名讳。”蒙恬也不隐瞒,坦言相告。

     点点头,伏羿将这些信息记在心中,陷入沉思,轻声自语道:“齐国竟会派遣刺客来,不知是齐王建那个糊涂君王的意思,还是那个贪得无厌的后胜察觉到了什么?”

     “公子,你在说什么?”蒙恬没有听清伏羿的话,忍不住疑惑的问道,伏羿抬起头,轻轻一笑,摇摇头,却没有说什么,而是招手让蒙恬凑近过来,小声说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当天空的太阳升到正上方之时,伏羿也在此披挂上了大军跟寿春之间的空地,跟再次前来的少羽大战了一番,很奇怪的,这一次少羽虽然脸上仍有怒气,但是却很明显的冷静了许多,而且他的招数也有了些许微妙的变化,不同于之前的单靠蛮力挥砍,而是有时会借力使招,虽然因为很不熟练而显得笨拙,但无疑是在学习着伏羿的技巧。

     两骑分开,分别驰向两方。

     伏羿跳下马来,远眺着走进城内的少羽背影,隐约的,身上泛出一股难言的杀气。

     (是我失算了,本打算用此机会让我成为他心中的障碍,产生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我的魔障,未来哪怕他变得多强,在个人对战或者大军征战战胜我之前都会对我有一种心理畏惧之感,便也不怕他崛起。哪想到...)

     半响,伏羿嘴角轻轻一笑,那股杀气收敛回去,转身离去。

     (倒也不愧是一代鬼雄,也罢,大秦之所以会二代而亡,归根究底还是自身的原因,只要我多做努力,再加上日后扭转那件事,相信大秦定可延续下去,就留着他来见证大秦的延续吧。)

     回到营中,伏羿照例接受了漠的揉捏治疗,只不过不知是不是错觉,伏羿分明感觉漠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一些,那漠然的双瞳内也似乎含着某种报复的味道,疼痛加重的伏羿咧嘴倒吸着冷气,心里却在纳闷自己何时惹恼了这个似乎总是一副三无表情的家伙。

     在漠面前逐渐展现参军之前面貌的伏羿却完全没有在意漠的这以下犯上的小动作。

     疼痛加重,似乎恢复速度也加快了。当太阳开始西斜,伏羿感觉双手已经差不多了,当然这也有他对体内气感控制力不断增进的功劳。

     走出营帐,伏羿抬头看看太阳,便朝着大军存放马匹的方向走去。

     (想来这个时候蒙将军已经按我说的做出了布置吧)

     “大人。”看管马匹的兵卒看到伏羿到来,尽皆低头表示见礼,同时脸上也带着对强者的敬畏。

     微微点头,伏羿脸上露出笑容,翻身上马,“辛苦诸位了。”

     骑在追风之上,慢行慢走的,没用多久,伏羿到了大秦军后方一条小河道边,这里却是不久前大秦征楚军行过的地点,林中的草木还有被踩踏过的痕迹。

     伏羿翻身下马,拍拍追风的头,“去吧,这里的草很合你口味吧。”

     追风长嘶一声,伸头在伏羿身上蹭了一蹭,便欢快的去了。

     脸上带着笑容,伏羿随意的坐在一块石头上,眼神不经意的往两边瞥了一下,心里计量着。

     (从这些天我隐隐约约感觉到的窥视跟杀意来看,夜幕来的不止那两人。如果我在军营之中,那么在第一次刺杀失手之后,他们就不可能再次潜入,只会在阴影中等待着机会。而在被刺杀的第二天,我却敢独自出营,这是多么明显的诱敌之策,却也会让他们迷惑。只不过,如果他们中有自负头脑出众者或者全都是草包,再等一会,就会有人出现了吧...)

     伏羿的嘴角微微上翘,他在等待着。

     但是过了许久,周围却仍然只听到各种虫鸟的鸣叫声,偶尔有风声刮过,还有追风不时舒适的嘶叫一声,但却没有其他任何的异样。

     突然,伏羿皱起了眉头,他抬头朝左边看去,视线所及之处,一只色彩斑斓的大虎出现在了一块巨石之上,嘴角滴下的涎液晶莹透亮,那双大眼珠子正打量着伏羿。

     该死!伏羿暗骂一句,只来及站起身来,便见那大虫张开血盆大嘴,发出一声震人心髓的吼叫声,然后便以常人难以想象的灵敏跟速度从巨石上直扑伏羿而来。

     不远处的追风看到这一幕,即使它极具灵性,面对大自然的食物链顶端存在,那种天性的恐惧也让它不敢靠近,只能站在原地不断人立而起,发出不安的嘶吼。

     大虫扑来的速度极快,而且这样一头凶兽扑来,产生的恐惧就能让许多人呆在原地动弹不了了。

     伏羿刚刚站起身,大虫便扑了过来,在它扑在半空的短暂时间里,伏羿急忙的往右迈出一步,便出现在了数米之外,大虫落地,却是扑了个空。

     但是这大虫却是厉害,扑空落地的瞬间,便再次发力,朝着伏羿迅速的奔跑袭来,只是短短两步,便跨越了这数米的距离,再次朝着伏羿扑去。

     伏羿匆忙下使出那被称作缩地法的轻功,还未站稳,大虫便追了上来,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破空声。

     不知何时,两个身着紫色蒙面服的人出现伏羿身后的两颗树上,一人手握着一把短弩,却是已经扣下了扳条。

     前有扑来的猛虎,后有两只飞速袭来的弩箭,还未站稳的伏羿是无法用出缩地法的。

     眼睛紧盯着逐渐扑来的大虫双眼,耳朵听着身后不断接近的破空声,伏羿感觉心跳在加速着,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半月前射出那两只箭的时候,等他回过神来,已经出现在十数米之外,而十数米之前,大虫刚刚扑到了他刚才所站的地方,然后便被两只弩箭射中,发出一声受伤的怒吼,气势震动附近的山林,如黑云般的飞鸟纷纷受惊飞起至半空。

     然后,这大虫转过头看向伏羿,一双大眼对上了还未完全从那状态脱离的伏羿双眼,伏羿下意识的想着,(该死,滚开!!)他没看到的是,就在他心生这个念头的时候,他的双瞳中有着光芒一闪。

     仿佛看到如雷雨天劈下的雷电那般恐怖的事物,那大虫竟突然呜咽一声,原本扬起的铁尾垂下,转身就飞快的跑了,看那样子,似乎很是恐惧。

     伏羿也愣了一下。

     然后耳边便传来弓弩齐射的声音,伏羿抬头朝之前那两只弩箭射来的方向看去,便只看到两具插满弩箭的尸体从树上掉落下来。

     不知何时,从林间各处钻出了许多手拿弓弩的秦兵,而其中一人,却是蒙恬。

     “哈哈,果然好计策,这夜幕的刺客果然忍不住现身了。”蒙恬大笑着走了过来,伏羿轻轻一笑,眼角扫过蒙恬垂下的双手,那手心中却是湿漉漉的。

     “就算明知这可能是诱敌之策,他们也必须要下手,不然我若在军营中,任他们如何手段多端也是不敢再来,他们只能赌这一把。”

     (不可能只有这种水平的,看来....虽然那只大虎是计划外的产物,但其余的倒也跟预计的差不多,接下来就....)

     从那两具尸体身上果然搜出了两把混体黑色的短匕,而且上面还有着细小的字体,伏羿却是认出这是赵国的字体,如昨晚那两人般是‘夜幕’二字。

     除此之外这两具尸体上也还搜出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应该都是跟刺杀有关的,倒也让人大开眼界。

     然后,伏羿便跟蒙恬带着这一小队大秦的斥候精英返营。

     一路上,骑在马上的伏羿跟蒙恬东聊西扯着,聊得不亦乐乎,看上去很是放松的样子。

     然后,就在大秦征楚军军营出现在视线里,在转角的那一瞬间,从头上突然传来‘轰隆’的响声,诸人大惊,抬头一看,却是一块大石头从这数十米高的山丘上端朝下方滚动下来,而在大石头落下的那个方向,一道紫色的身影一闪即逝。

     “散开!!”蒙恬大声呼喊,跟身边的伏羿都拉动缰绳,朝前疾驰。但追风却要胜过蒙恬胯下的马匹,起步要快,加速要快,顿时便是伏羿冲在了前面,而就在这时,在他的前面,道路旁的石丘壁上,大约五六米高的地方,一块阴影动了,从中扑出一道人影,直直的从高处直扑向在马上的伏羿,如猎鹰俯冲扑食般,手中一把黑色短匕悄然无息。

     “等你很久了。”

     突然受袭,伏羿脸上却不带半点惊慌,他抬头看着扑来的人影,冷笑着,然后身体突然朝后倒去。

     伏羿的身后,蒙恬举着一张弩箭瞄准着半空中那扑下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