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4.林中遭遇
    机关鸟上,盖聂脸色略显苍白,身躯如剑挺直,就在刚才,他目睹了漠为了救流水,被卫庄一剑刺穿。

     而他却只能站在机关鸟上,眼看着这一切发生。

     机关鸟的速度不慢,很快便远离了山崖。他也仅仅只能看到那一幕,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

     “漠..漠姐姐..”一旁,同样目睹了那一幕的天明傻了一般,他跟漠的关系并不亲切,但是他能感觉到流水很重视漠,对流水有一种莫名的亲近感的他心里也因此把漠当成了同伴。

     而就在刚才,他看见了漠倒在一片血泊中。

     “发生了什么事?”因为要搂着处于浑浑噩噩状态的月儿,端木蓉坐在机关鸟的另一边,所以她并没有看见山崖上发生了什么,有些疑惑的发问道。

     盖聂却好似没听到一般,这一瞬间,他有些失神。

     当初在咸阳,在伏羿从战场回来以后,隔了几日,他便见到伏羿身边多了一个紫发少女,虽然伏羿表现的并不明显,他还是能看出伏羿很重视那个紫发少女。

     流水是伏羿,而漠,应当便是那个紫发少女。

     盖聂并不知道伏羿两人遭遇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判断出两人并非演戏,而是真的失去了记忆,他本想试着能否稍微改变一下愈发像那个男人的伏羿,但如今...

     失去了重视的人,失忆的伏羿会变得怎样?

     盖聂并不知道。

     这动荡不安的世界,几人得意,几人疯狂,几人能喜?

     机关鸟的后方,不断的有着鸟群聚集,逼近。

     他们的危机,也正将到来。

     脚下轻点,伏羿轻轻落在地面上,周围皆是林木,正是那山崖下方的森林中。

     小心的抱着仍旧昏迷的漠,伏羿缓缓前行。

     身份凭证跟令牌都已丢失,而此地,并无认识他的官员跟将领在。

     而且...

     在一处水泊前停下,伏羿低头看去,平静的水面上倒映出的是一张有些陌生的因久不见阳光而苍白异常的平凡面庞,只有一双眸子如不可测的黑洞般深邃。

     数年前,他便一直戴着面具,从未取下,而今,他自己都对自己的面容有些陌生了,更不提他人。

     不过,以后也不需要那面具了。

     伏羿抱着漠,靠在一颗树上,低头看着那张因伤口而微微蹙眉的清丽面庞,仰头大笑,继而大哭。

     笑的盎然恣意,哭的酣畅淋漓。

     “你是如何从卫庄手里逃脱的,我很好奇。”突然的一个声音从身后上方出现。

     伏羿心头微惊,回头望时双眼已变得寻常——他对自己这双眼睛的控制力更强了。

     回过头,但身后入目之处却空无一人。

     心中微动,伏羿脚下一点,一步迈出便已出现在数丈之外,同时已经转过身来,而在他原来所站之地的后面几步外,一个一身白衣的俊美男子正抱手站在那里。

     “好轻功。”伏羿轻叹一句,顺便加上一句,“只比我慢上一点了。”

     “是么,难怪你能逃掉,虽然比我慢一点,但从卫庄手里逃掉还是够用了。”白衣男子下意识的回道。

     “错了,如果我仅仅是比你快一点,要从他手里安然逃掉还是不够的。”伏羿抱着漠笑道:“卫庄的剑比你我的轻功更快。”

     白衣男子脸色一沉,看着面带泪痕却在笑的伏羿,“虽然我不知道你是怎么逃掉的,但我若是抓住你,将你带回去,想必他的脸色不会太好看。”

     “还是错了,因为你抓不住我,而且就算你带我回去,卫庄的脸色也只会变得有趣,而不会是不太好看。”伏羿摇头道。

     “哼。”白衣男子冷哼一声,直接化作一道白影掠向伏羿,同时手上一挥,几道白芒袭向伏羿身边四周。

     伏羿轻笑一声,毫不迟疑的转身,一步数丈,飘然而去。

     几下轻响,几道白芒钉入树上,仔细一看,却是一根根白色羽毛。

     伏羿抱着漠,而且需要平稳前行,否则会让漠的伤口裂开。这影响了他的速度,但他的缩地法迷惑性极强,而且灵活无比,在这障碍重重的林中可谓如鱼得水。

     后面的白衣男子则受到了不小的影响,因为伏羿根本没走直线,那诡异的行进方式让他难受异常,无法全力施展轻功,否则会因为转向不及而被甩开。

     于是,追了片刻之后,白衣俊美男子发现两人的距离居然拉的更远了一点。

     虽然只有一两丈的距离,却让在轻功上无比自信的白衣男子深受打击。

     “看来我还是不够快。”白衣男子自语道,接着便吹响一声口哨。

     前方的伏羿听到这声口哨,有种不妙的预感。

     下一刻,他的预感便证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