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0.射日三箭
    “轰”

     一声响,郡守府大门被踹开,映入眼中的庭院里空旷无一人。

     从追风的鞍边上拿起强弓,背上一筒足足有二十只精良利箭的箭筒,伏羿跳下马。

     他想要亲手斩杀那个一身紫衣的矮个杀手。

     “留着人守在外面,不要让任何活的东西逃出去!”伏羿吩咐着,吕奴垂首道:“老奴这就让‘罗网’中最出色的六剑奴守在外面,再留下些人手,只要不是‘夜幕’前三位,就绝对逃不出去。然后,那陨王侯与殇相便让老奴来解决吧。”

     ‘罗网’杀手在前探路,伏羿紧随其后,身旁是吕奴,数百精兵则跟着伏羿。

     转过弯,外廷中曲回的走廊上,院子中,到处可见拿着黑色短刀,身穿着紫色劲服的蒙面之人——但已全部都是冰冷的尸体。

     这幅画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罗网’因为没有收到命令,所以只是包围在外,对郡守府内的情况并不清楚。

     伏羿走到两具面朝下倒在一起的尸体前,蹲下伸手想要拉起一看,伸出的右手快接近尸体时,其中一具尸体握着黑刀的手突然弹起,刺向了近在咫尺且呈蹲姿而不易躲闪的伏羿。

     但是伏羿却只是五指轻轻一捏,整只右手手掌四周的空气微微扭曲,仿佛如同铁铸一般,让那黑刀再无法再前进分毫。

     与此同时,伏羿的左手如疾电般挥出,二指并拢成剑,在空中带出一抹血痕。

     轻描淡写的解决掉了一个幸存的‘夜幕’杀手,伏羿再接着之前的动作,将两具尸体翻转过来,刚才施以偷袭之人被另一具心脏有着伤口的尸体拿着黑刀刺入了腹腔,现在嘛,则是脖颈处又被划开了三分之一。

     又起身翻了几具尸体,伏羿终于确定下来。

     “夜幕之中,起了内乱。”继续往里走着,跨过地上的几具尸体,伏羿被鬼面具遮掩的脸上,露出的双眼中,那双幽深似夜的瞳子似乎开始缓缓的转动了起来,“看起来,那三个家伙应该还没走掉。”

     内心激荡之下,伏羿已经进入了‘知天命’状态中!!

     “公子,老奴斗胆提出一个请求。”吕奴突然道。

     伏羿瞥了他一眼,面具下的双眉微微蹙起,从踏入这郡守府之后,他总觉得吕奴有了些变化,却又无法说清,如果硬要说的话,就差不多类似…类似…

     对了,死士!那种已经做好坦然生死的准备之人!!

     突然想到这一点的伏羿脚步一缓,“你的请求先且放下,吕奴,我问你,你独自应对那陨王侯跟殇相,可有把握?”

     “若是刺军与殇相,老奴或需十招,便能杀掉,而身为夜幕首位的陨王侯,已居首位数年,老奴却从未见过,世间也很少听闻这人出手,连性别、年龄跟外貌都无一人能说清。”吕奴答道,“但是请公子放心,老奴虽然年迈,但还是能杀几个人的。”

     “那便好。”伏羿脚步不停,却又道:“既然陨王侯很少出手,那为何能稳坐夜幕首位数年?”

     “这个原因,世上少有人知,所谓陨王侯之称,乃是出手只杀王侯。”吕奴语气平淡,“数年之间,除去大秦,仅余的几个大国皆有宗室王侯诡异的死去,世人都言鬼神作祟,但其实都是这陨王侯的手笔。这个情报,乃是罗网费尽心思才得到的,以后公子需要知晓任何情报只需吩咐罗网一声便可以了。”

     “嗯。”走廊已经到头了,不远处便是通往这郡守府内廷的门,伏羿的内心无比的平静,但那是他刻意压制的结果,他刚才询问吕奴,有一方面就是为了分散一下精力。

     不然——

     那份压抑不住的暴戾足以让他失去理智。

     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他只对一个人倾诉过自己在父尊面前无法说出也不能表露出的那些隐秘,自己的怯懦,自己的恐慌,自己的压抑,都只分享过给一人!!

     在他的心里,漠寄托了他软弱的一面,是已经逐渐将心硬壳化的他那唯一一处的柔软。

     在漠逝去的那一刻,他便已化身做鬼修罗。

     挡在父尊面前的,世间一切皆可杀。

     这便是如今的伏羿。

     或许,有些悲哀吧,但是,这样的伏羿,在那样的觉悟下,却已经足够的强了。

     门被打开了。

     内廷中有着一颗十数米的粗壮大树,而树的旁边,则是一间三层高的木楼阁,门窗都全部关上,窗布上可以看见一道道狰狞的血迹。

     ‘彭’

     突然的,二层楼阁的窗壁被一道矮小的身影撞碎,那身影在半空中便看到了数百张劲弩指向自己,身体一僵,还是落在了地上,却正是刺军!!

     而在楼阁之上的缺口处,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足足有将近两米,跟刺军差不多的装扮,但是云纹却更加诡异复杂,只不过这人神态呆滞,而身上竟连一处伤都没有,仅仅只是破裂了几处。伏羿身后的吕奴动了,仿佛瞬移一般,连身影都看不见,下一瞬便出现在那高大人影身前,单掌将其打了进去,身子再一晃,便消失在了这缺口处。

     庭中,此时的刺军却很是狼狈,背上插着一柄黑刀,身上数处伤口,一身紫衣上也沾满了鲜血,面色苍白,嘴角挂着血痕。

     “刺—军。”两个饱含了暴戾的字,简直浑似地狱深处发出的低吼,伏羿握着弓,右手往背上一捻,五指捏住三支箭,一双瞳子边缘的那圈红好似要迸出血光来,恐怖的杀气瞬间从他小小的身躯上爆发出来,让离得最近的亲兵仿佛被万箭穿身了一般。“向他出手者,杀之!!”

     看到那双眼睛,刺军便知晓了这个戴着鬼面具少年的身份,比起去年在自己面前时毫无威胁性,此时的伏羿,身上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杀气让刺军很清楚的感知到了自己的下场。

     但是他还有一件事没有确认,只有确认了那件事之后,他才能安然的闭上双眼。

     所以他转身跃起,朝着那棵大树上掠去,这一刻,他的速度提升到了极致,肉眼仅能看到一抹几近于无的虚影在飞掠。

     伏羿举起了弓,双手运起摘星手,双瞳好似转动着,抬头看着,看着刺军飞快的掠到了树干中部,眼看便能跳到外廷去,伏羿举起了弓——第一箭射出,然后仅过了瞬息,第二支箭便以更快的速度沿着同样的路线追去,接着,是第三支箭!!!

     正是当日寿春城下射伤项燕的那一惊世箭术,但是却是威力跟难度呈几何倍上升的三箭。如果不是知天命跟摘星手的搭配,这三箭能否成功不提,伏羿的右手也一定会就此废掉。

     古射术——射日第三箭!!

     仿佛穿透了空间,面前的任何东西都阻挡不住它的前进,这一箭从刺军的太阳穴往上斜着贯穿过去,接着又从树干之中穿过,不知飞向了何处。因为速度太快,刺军太阳穴的伤口仅仅只有黄豆大小,但是与此同时,他头中的浆白之物也随着那箭从另一伤口处迸射了出去,打在树干上‘噗噗’作响。

     这还没结束,如同雨滴一般,连环不断的箭矢一支支从下方的庭中射来,不断的射入刺军的身体、四肢之上,箭上附带的力道让刺军不断的往上升着,足足十七箭,让变成刺猬的他挂在了大树接近顶冠的一根枝桠上。

     在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刻,刺军睁大着眼努力的往下望去,这一刻,他的意识突然前所未有的灵敏跟清晰,在看到郡守府不远处一间庭院中的那个抬头望着自己的红发女子之后,刺军心满意足了,闭上眼的瞬间,出生之今从未笑过的他嘴角微微的上挑了一点弧度。

     (......能看到你活着,我就很高兴了。)

     廷中,伏羿拉弓的右手五指充血浮肿,一道道青淤遍布其上。但他却好似没有感觉一般,左手上的强弓已经断裂,他抬头望着挂在树上的那具尸体,僵硬狰狞的鬼面具遮掩住了他的面容,也盖住了这一瞬间他的软弱跟悔恨。

     “要是,当日也像这般…….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