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9.兵发齐灭
    北边的王贲在擒获燕王及代王后便率军驻扎下来,此时已到了冬日,王贲不时分兵外出,似乎在清扫余下的反秦势力。

     而另一边,王翦带着大军气势浩大的攻向齐国,但全军前行的速度却算不上快,不紧不慢的,似乎根本不担心齐国会做足准备。

     而一直被财帛收买而唆使齐王对大秦征讨五国作壁上观的齐相后胜,得到大秦出征的消息后更是惊骇加忿怒,不过其中惊骇占了起码九成。

     齐国慌慌张张的大肆征兵派往西边境处,以抵抗王翦大军,后者在抵达齐西边境后,便驻扎下来,不时攻一下城,却并不拼命,等到天气转冷之后,更是就全军停驻,连攻城都停了,让临淄的后胜与齐王建都松了一口气。

     转眼间,便是第二年了。

     就在天气转暖之日,等待数月的伏羿终于等到了等待之人!

     王贲出现,下令此前数月间不断出兵分别驻扎在附近数座城池之中的万余边军迅速集合,渡过黄河,直袭临淄!!

     对此早有猜想的伏羿在最短的时间内召集军士,跟随城中大军前往黄河边上。

     此时,齐国精力被西边境上的王翦大军吸引住了所有注意力,而北边的王贲此前数月的举动则完全将齐国上下迷惑住了,认为王贲此时当稳固局面,以抗衡边境之外的东胡跟匈奴,哪料到王贲竟才是那支穿透齐国心脏要害的利箭!!

     只带上半月的干粮,早在之前已悄悄做好渡河准备的王贲率军迅速过河,轻装前行,只花了六天时间便赶到了临淄城下,顷刻间,便大军围城!!

     围城只持续了半天时间,王贲甚至还未派兵攻城——当然他也无法攻城,轻装上阵的边军们可是没有带上攻城器械的。临淄城的城门便打开,一行战战兢兢的齐使出城向王贲奉上降书。

     不战,而胜之。

     这自然是齐相后胜之功,整个齐国临淄城内政局混乱,军心懈怠,留守的齐军已无人敢战、能战。

     天下,尽归大秦!!

     但伏羿却没有看到这一幕,他在赶来的途中便请令率麾下五百亲兵前往挨着临淄城边的一座小城——淄博。

     那里便是‘夜幕’的大本营!

     这个消息当然是伏羿从吕奴那里知道的。

     小腿微微用力一夹,胯下的追风似乎也感受到了伏羿冰冷中又蕴含着无尽暴戾的心情,速度更快了一分。

     “公子,请稍缓一下。”稳坐在战马上的吕奴出言道。

     追风神骏,虽然身后的五百亲兵皆骑马而行,但也仅是勉强跟上罢了,它这一加速,顿时便有些脱节了。

     伏羿往后瞥了一眼,捏着缰绳的左手微微按了按追风的脖颈,稍稍减速下来。

     冰冷的鬼面具阻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风,近了,淄博城已经出现在视线之内。

     城门没有关,或者说,关城门的兵士已经死了。

     用力一拉缰绳,追风停了下来,没有嘶吼,只是沉默着,天空上,有如针线的细雨落了下来。

     城门边几名穿着普通百姓服的人拿着利刃,跪伏在地,身旁躺着数名齐国兵士。这些人自然是‘罗网’中的杀手。

     ‘嘀嗒…嘀嗒’

     伏羿也沉默着,小腿微微一夹,追风缓缓的走入了城门,身后,五百精锐亲兵皆翻身下马,留下五十余人看守马匹,其余所有人都拿着劲弩,都是早已上好了弩箭,跟在伏羿身后,踏入这曾让整个战国贵族都为之自危的顶尖杀手组织——‘夜幕’的老窝。

     街上一片狼藉,但是却不见多少人,百姓们都已经躲进了家中。数百年的战乱,哪怕是国都旁的百姓也都明了了如何应对战事——躲进家中,也许会损失些财物,但至少能保住性命。

     一路缓慢而行,伏羿沉默的可怕,但捏着缰绳的手却不由自主的紧紧握着——因为太过用力,青筋都异常明显的凸显。

     追风停了下来,面前便是这淄博城的郡守府,已经被上百余数的‘罗网’精锐给团团围住。

     这里面,便是‘夜幕’的总部。

     但是情况却有些不对,在伏羿料想中,三百多‘罗网’精锐还需要自己这数百大秦边军精锐配合才可能达到眼下这种成果。

     毕竟也曾是仅次于‘罗网’的战国最顶尖的杀手组织。

     难道被提早得到了消息,还是‘罗网’中人自作主张提前行动?让‘夜幕’的人给逃走了部分?

     鬼面具上显露的那双眸子中一抹森寒掠过,伏羿回头看了吕奴一眼,还未等他说话,吕奴便垂首恭敬的道:“公子,夜幕乃由齐相后胜掌控,但是其中的首位——殒王侯跟第三位刺军却并不听从他的调遣,自成一派,只有第二位殇相才是后胜的人。”

     吕奴没有再说下去,但他的意思伏羿思索一下却已明了,齐国危亡在即,已经无法挽回,那后胜无法保证殒王侯跟刺军的忠诚,淄博城离临淄仅仅十数里,万一那两人起了反意,打着归降的念头去取了后胜跟齐王的人头献给秦王。只有此等功劳才可能让秦王饶那两名顶尖刺客的命,否则‘罗网’是永不会放弃追杀两名可能危及秦王政性命的刺客的。

     这种可能性当会让惜财贪命的后胜如刺在喉,所以此时的最大可能便是那殇相带着其余‘夜幕’成员拖着刺军那一派呆在这郡守府内,相互僵持,不得外出。所以本只是先行开城门跟盯着‘夜幕’的‘罗网’没有受到抵抗便直接就将包围圈缩小到了郡守府。

     但这也是伏羿的推测,也有可能是‘夜幕’中的殒王侯跟刺军一派逃离了也说不定,具体情况还是要进去一探才能得知。

     “什么人!”突然伏羿眼神一凝,朝旁边看去,旁边的吕奴垂首看着地面。

     ‘唰’

     上百张劲弩纷纷指向伏羿看往的方向。

     片刻之后,一名穿着普通的女子颤颤巍巍的从一个小巷子走了出来,一头如血的红发,国色天香,但是这美貌却被右脸颊上的一道刺文烙印破坏殆尽。

     “你是何人?”伏羿手微微上抬,随时可能发出射箭的命令。

     “小….小女子….犹….犹茵兰..”因为恐惧而吞吐不清,那张脸上满是绝望跟畏惧。

     “离远点吧。”伏羿转过头看向郡守府,他感觉的到,这个名叫犹茵兰的女子身上无半点武功,只是一名普通的女子。

     惊喜之下,那名为犹茵兰的女子一时竟愣在原地,直到有兵士出言驱逐之后才恍然醒悟,急急忙忙的踉跄着离去,走进了一庭院中,有人开门接了她进去。

     余光瞟到这一幕的伏羿将心思收回,高举起手,重重往下一挥!

     这里面,有一个他一定要亲手杀死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