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3.追杀少羽
    寿春城破,楚王负刍身死,火把照亮了城池一夜,但是待到第二天天明,王翦大将军召集众将,询问之下得知昨日破城之时楚国大将军项燕进王城带走了楚王负刍之弟昌平君,率一众项氏兵士突围而出。

     诸将纷纷请令追击,王翦大将军抚须思索一阵,缓缓摇头,下令整顿全军,禁止破坏寿春城一砖一瓦,更不准扰乱城内余下的居民。

     有人站起表示不解,以往占领一座敌城,往往会进行严格的搜查,并征集部分成年壮汉作为随军侍从的奴隶,楚国跟大秦世代有隙,为何还要对楚国都城这般维护。

     王翦抬头扫了一眼,发现帐中的诸将多是有赞同之色,心中暗叹一句,不经意间,却是看到尾席处,小小身子的伏羿皱着眉,似乎并不认同,便开口道:“这次能速度攻破,义夫小都统功不可没,义夫,你对本帅的这条命令有何见解?”

     因为夜探寿春而得以出席的伏羿先是一惊,随即站起来,面对这帐中大秦军队主要将领的数十双眼睛的注视,毫不慌张,面色平静的抱手作揖,说道:“这战国之中,唯一能与我大秦匹敌的只有楚国。楚国而今差不多已经败亡,余下的齐国则不在话下,大秦统一天下之日已不再远,是以我们已不该再将占下的城池看做从敌国手中夺来的城池,而是要将之看做我大秦的领土,我大秦的城池!里面的居民也即是我大秦的子民!对于我们大秦自己的领土,自己的城池,自己的子民,又怎么能去破坏,怎么能去扰乱呢?”

     听着伏羿从平淡逐渐转为激昂的话,在场的诸将若有所思。

     席上的王翦大将军抚着长须,跟席间最前的蒙武对视一眼,面带微笑。

     回到自己的营帐,伏羿脱下盔甲,看着低头静坐在毯上的漠,嘴角微微上挑,盘腿坐下,大咧咧的道:“来,帮我按捏一下。”

     漠跪立在伏羿身后,轻柔的按捏着他的双肩。伏羿闭目享受着,不知觉中,一夜未睡的伏羿沉沉的入眠,向后倒去,倒在漠的怀中,后者本能的想要往后退去,但看到伏羿那透着疲倦的面庞,漠的眼中闪过一丝犹豫,还是停下了。

     两日后,齐国的军队行到淮水之边,未曾渡河,便又退去,似乎是得到了寿春已破的消息。

     而同日,大秦军方也得知大楚项燕率项氏一族,退到长江以南,拥昌平君为楚王,并召集了其余各地余下的兵马,准备东山再起。

     休整完毕之后,王翦大将军便令蒙武副将领军造大船渡江,定要将楚国余孽尽数杀尽。

     已升至统率千人的大都统的伏羿也随军出击。

     数月之后,大军渡过长江,与大楚余部展开了最后的厮杀。

     大楚余部步步败退,根本无法抵挡士气如虹、装备精良的大秦铁甲兵士。

     最终,项燕在会稽率最后的楚军与蒙武展开决战,只可惜,结局已经注定,兵败自刎,死前大呼‘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其声泣血,不绝于耳。

     天色已近傍晚,一片橘红的平原之上,百多银甲骑士拥着身着七海蛟龙甲的项氏少主——少羽策马败退。

     突然,从他们身后传来逐渐逼近的马蹄践踏声音,队列最后的一骑回头看了一眼,大喊:“有秦国骑兵追上来了!”

     “啊。”一身银甲的项梁回头一看,百米之外,数百在急速下仍队列有序、杀气腾腾的红甲铁骑正掀起阵阵尘烟,追袭而来。

     文士打扮,满头白发的范增也回过头,面露惊色,少羽回头一看,领头的乃是一玄甲覆体的年轻将领,而这将领的身后,一匹黑马之上,是一个少羽死也无法忘记的人——伏羿!他咬咬牙,抬眼瞥了一眼将旗,一个‘蒙’字随风飘扬。

     “是蒙家的黄金火骑兵。”少羽回过头,旁边范增说道,语气有些惊讶,有些焦急。

     战马之上,蒙恬的脸色显得冷酷,旁边伏羿看着前面的银骑,皱眉思索,刚才蒙恬要率骑先行追杀少羽之时,伏羿突觉的心神不宁,总觉得蒙恬此行可能不会顺利,便单骑跟随。眼看着便要追上项氏一族这最后的血脉,伏羿觉得心头愈发不安。

     黄金火骑跟项氏一族的距离不断缩小着,有察觉到这一点的银甲骑士不安的道:“他们的速度好快。”

     “放箭!”看着距离将近,蒙恬举戈下令。

     ‘嗖嗖嗖嗖’

     骑术精湛的火骑兵们纷纷拿起弓弩,举向半空,漫天的箭雨朝前方的项氏一族笼罩而去。

     ‘啊’

     无法有效防备的银甲骑兵们纷纷中箭摔下马去。

     “秦国的弓弩厉害!大家小心!!”有骑兵大声发出提醒,刚说完便忍不住惨呼一声,背部中了几只弩箭,摔下了马。

     摔下马的银甲骑士未必会死,但随之而来的数百火骑兵践踏而过,长戈一挥,这些倒地未死的银甲骑兵尽皆而亡。

     “可恶。”回头看到银甲骑兵惨遭屠戮的少羽骂了一声,他好恨,恨秦兵的残忍,更恨自己的无力。

     “这些是楚国项氏一族的人,抓到一个都有重赏!”士气高昂的火骑兵呐喊着,更是激发起了诸骑的战意。

     “哼。”蒙恬嘴角挑起,看着前方越来越近的银甲骑兵们,冷笑一声。

     “别让这些楚国的家伙跑了。”一个兴奋的火骑兵挥舞着长戈,大喊道。

     “他们的马比我们快。”一个银甲骑兵语气有些慌乱的朝少羽禀道。

     ‘嗖嗖嗖’

     又是一波弩箭,原本百多之数的银甲骑兵已经倒下了近半,但是他们只能往前逃,身后数百火骑兵之后,定还有大军追来,若被缠住,这项氏一族的最后血脉,将全军覆没!!

     “哈哈,射得好。”看着自己一箭射中了一个银甲骑兵,这个火骑兵兴奋的喊道。

     伏羿的脸色平静异常,战场早已将他的心志磨砺,不会徒生无谓的怜悯,他在观察,那让他不安的因素,到底是什么?

     上好弩箭的弩移动着,最终,这张弩瞄向了骑兵队列中那个显眼的文士老者背影!

     就在这名火骑兵手中弩箭将要射出之时,突然一只短矛飞来,将他钉下马去。

     然后紧接着,又是两只短矛破空而来,一个火骑兵睁大着双目,看着一根短矛越来越近,将护住他面庞的铁面盔击的裂开,随着一声惨叫,他随之落马。

     与此同时,银甲骑兵的最前方突然一道身影返过身去,穿过一道道银甲身影,在一声声‘少羽’的惊呼声中,策马冲向火骑兵最前方的蒙恬。

     “来得好!”看着冲来的少羽,蒙恬不惊反喜,脚一蹬,疾驰朝着少羽迎了上去。

     “呀喝!!!”一声大喝,钢牙紧咬,少羽举起长戈,借着冲势,朝着蒙恬猛砸而下。

     蒙恬铁戈平举抬起挡住,双戈擦起道道火花,感受到铁戈之上传来的力道,蒙恬心中诧异,这个项氏一族的少主臂力非比寻常。

     “呀!!”借着两戈相交反弹的力道,少羽挥起长戈,猛力的朝蒙恬连砸数下。

     铁戈碰撞,挥舞的速度很快,面对勇武的蒙恬,少羽毫不落下风。

     两马交错而过,这一瞬间,蒙恬猛地回头,单手握着长戈,挥起一道弯月,挥向少羽。

     与此同时,少羽也回转过身,长戈往回挥去。

     在两人的大喝中,两戈在半空分别挥向对方,锋利的戈锋从少羽面前掠过,也从蒙恬面前数寸之处擦过,两者都感受到戈锋的锐利。

     ‘铿锵’

     两戈相撞,发出金铁之声。

     战马向前疾驰,蒙恬拉转马头,回转身来之际,半空一只短戈破空,却被蒙恬一只手握住。

     嘴角微微上挑,蒙恬有些自傲的放下握住那短戈的右手,朝不远处看去,这一看,原本有些得意的蒙恬脸色一变。

     少羽双手左右张开,各握着一把短戈,一把短戈的尾端入一名火骑兵的肋部。

     但是少羽的脸色却并不好看,他朝右转过头,一只显得有些小的手紧握住了短戈,戈锋停在另一个火骑兵的肋前。

     视线上移,少羽眼神异常可怖,“是你!”

     示意那名火骑兵退开,伏羿松开手,拉动缰绳,退后开去,直视少羽几乎要吃人的目光,“看来,你还是难逃一死。”

     “你!!!”少羽瞪目而视,将短戈插回背上,提起长戈,便要策马杀向伏羿。

     “来将通名!”但是不远处的蒙恬可不答应,你找我单挑,趁机杀我手下也就罢了,竟然还想着中途换对手?是小视我蒙恬么!

     恨恨的看了伏羿一眼,少羽看向蒙恬,“楚国项氏一族少羽!”

     “原来是赫赫有名的项羽,难怪有这样的身手。”蒙恬装模作样的说着,旁边的伏羿瞟了他一眼,有些无语,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真是爱面子的家伙。

     “你又是什么人?”少羽反问。

     “秦国蒙恬!”

     “蒙恬。”少羽念了一声,铁戈一指,“就是你们蒙家的部队,冲散我们的左翼军团!”

     “过奖。”蒙恬像是想了什么,“喔,对了,那个项燕,应该就是你的祖父吧?”

     蒙恬身后,停下的银甲骑兵中,范增闻言惊道:“什么?!”

     “他的赏金是最高的。”蒙恬没有待少羽回答,便接着说着,“被我们蒙家得到了。”

     “混蛋!”骑兵队伍中,项燕之子项梁悲愤相加。

     少羽握着铁戈的手死死地紧握着,微微颤着,牙齿都欲咬碎,嘴里发出怒不可遏的低沉吼声。

     看清了少羽的动作跟神情,蒙恬火上浇油了一把,“你以为可以杀我吗?”

     “呀!!”怒不可遏的少羽大喝一声,拉动缰绳,冲向蒙恬。

     铁戈相交之声响起,少羽铁戈压在蒙恬长戈之上,咬着牙使劲压着。

     “看来,你很想报仇。”蒙恬轻轻说了一句,少羽忍不住骂道:“你这个混蛋!”

     “可惜,报仇是要看实力的。”蒙恬冷冷的回应,同时身子微微前倾,微笑着道:“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就在少羽跟蒙恬缠斗的时间,大秦的大军已经追来,已经能远远看到一片茫茫的玄黑之色跟仿若飘云的旗帜。

     “范师傅,我们到底怎么办呢。”看到了远处的秦国大军,项梁焦急的询问范增。

     “迅速撤离。”范增冷静的道,看着后面正跟蒙恬对阵的少羽,话语也变得有些焦急,“不然,项氏一族的血脉,今日就要在这里断绝了!”

     闻言项梁大喊:“少羽,我们必须离开!”

     少羽回头有些犹豫的看了一眼,蒙恬手上用力,将长戈压过去,“想走?没可能!”

     少羽不得不手上加力,抵住蒙恬的长戈,他也看到了远处来的秦军,心中也暗自有些悔意,‘混蛋,这个家伙的实力相当可怕,而且,还有那个家伙在一旁。”眼角瞥了一眼,伏羿在抬头四顾,正抄手去拿长弓,而旁边更是有火骑兵在逼近过来,少羽不由心中焦急。

     “拼死也要保护少羽的安全。”已经全部调转马头的银甲骑兵前方,项梁举起长剑,大喊着,已经做好拼命的准备,便要发起冲锋去救少羽。

     火骑兵缓缓的接近,逐渐的包围住被蒙恬缠住的少羽。

     “看来你对他们很重要。”双戈交叉角力,蒙恬看着放弃逃离,全部调转马头的项氏一族,对少羽说道。

     汗水从脸上滴落,少羽咬牙,懊悔之意充溢心头,他的冲动,连累了大家。

     猛的发力,少羽用力震开蒙恬。

     “可笑。”蒙恬拉住马,便要继续追上去。

     伏羿心中一动,内力贯目,偏过头。

     就在这个瞬间,变故发生了。

     “将军小心!!”

     一声巨大的虎啸响起。

     (PS:抱歉,洒家被百度给坑了,所以,洒家在此借用玄机娘娘的一句话,历史为骨,艺术为羽。请见谅。另外,请大家给与支持,洒家正努力的更新红颜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