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31.摘星射日
    寿春北面战场,伏羿骑着追风,身披特别改造的小型盔甲,五百铁甲兵士队列其后,背上皆背着一个牛皮袋子,不知里面有何物。他们的位置离寿春大约一箭之距,周围则是已经聚集的大军,而前面,则是不断奋力攻城的大秦兵士!

     鲜血早已将寿春城染红,天边的夕日已经西斜,那个机会,那个时刻,可会到来?

     突然,伏羿抬起头看向寿春城头,运气入目,他看见城头上的楚军似乎有些动乱。

     然后,寿春城的北大门,突然的,缓缓的,打开了。一骑飞扬而出,大喝:“寿春已破,诸军请入!!!”

     伏羿一看,这个人不是蒙恬又是谁?不由大喜,看来那个人没有骗他,寿春西面城墙在城门左上方处内层却有裂痕,只要予以重击,就能打出缺口,从而快速拿下寿春!

     随着激昂的鼓声,早已蓄势已久的大秦兵士们朝着城门冲去,即使城头有些许绝望的楚军射下箭矢,也阻挡不住气势如虎的大秦铁甲兵!!

     冲入了寿春,诸将如商议的那般分兵行事,一部冲向东门,一部冲向南门,一部扫荡城内,一部冲往皇城!

     伏羿一马当先,来过一次的他率着麾下的五百兵士直冲皇城,一路而过,只见大部分的楚军都已溃散,楚军被围困近半月,斗志本已低沉至极,只不过因为得知齐国有兵来援才鼓起了最后的斗志,但楚军就好比拉伸到极致的牛皮筋,固然将自身发挥到极致,但只要在其上轻轻一割,那么这个小缺口就会迅速变大,迅速断裂。

     而冲入城中的蒙恬及其麾下骑兵就是那关键的一个小缺口!

     一路上没有碰到太多阻拦,直到杀入王城时,伏羿才碰上了守卫皇城的禁卫军,但是太少了,伏羿的身后还有跟随而来的大量大秦铁甲兵,只是稍稍被阻拦了一会,寿春皇城便告失守。

     伏羿一拉缰绳,却是停了下来,抬头四下望了一会,便带着身后的五百军士朝一条小巷行去。

     ‘哒哒’

     拉了下缰绳,伏羿抬头望了一眼面前这气势雄伟的府邸,大门上的牌匾写着三个大字——相邦府!

     轻声默念了一声‘景天’,伏羿的眼神冰冷,手一挥,便有兵士上前推开大门,然后鱼涌而入,而留在他身边的兵士则从背上的袋子中拿出一张短弩。

     “报,此府空无一人。”片刻后,搜查的兵士出来,报道。

     “难道跑了?”伏羿自语道,突觉心头一寒,下意识的伸手拿起长弓,同时四顾周围。

     他看到了,旁边的屋檐之上,一头白发的景天站在那里,面沉如水,低头注视着自己,虽然离着伏羿还有十数米的距离,伏羿却感觉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卡住自己的颈喉一般,连呼吸都有些困难。

     紧咬着牙,伏羿右手捏住两支箭,顿时,他的脸色变得平静,那股无形的压力也随之消散,他抬头平静的直视景天,嘴里轻吐出一个字,“射。”

     ‘嗖嗖嗖嗖’

     随着伏羿的这一声令下,身旁已经发现景天的兵士们纷纷扣下短弩的扳条,飞出的弩箭如同紧密的细雨,景天跟周围的数米空间皆在笼罩范围内!

     伏羿将箭搭上弓,就在箭与弓相交的这一刻,他的神情变的严肃,深邃幽黑的双瞳比刀子还要锐利,仿佛变了一个人似得。

     弩箭的速度很快,景天却好似没注意到似得,只是看着伏羿,看着伏羿的那双眼睛。

     当弩箭即将射中景天的时候,他动了,很是随意的伸出左手,然后下一瞬,如同天上的繁星一般,这只左手化作十,化作百,每一只左手都轻捏住一根弩箭。

     箭雨飞过,从景天的身边而过,而那些本该射中他的弩箭仿佛射中了一张无形的墙壁一般,纷纷从他面前落下。

     伏羿身边的铁甲兵士们呆住了,这超出了他们理解范围,不由得,他们将目光投向端坐马上的那道矮小的身影,也许,只有他能解决?

     弓弦拉开,伏羿的目光也注视着景天,但是,随着弓弦拉到极致,彷如一轮满月,伏羿却没有松开右手,他只是瞄准着景天。

     而屋檐之上,随着伏羿拉弓的动作,景天的神色也随之微微一变,他感受到了一丝死亡的气息,仿佛有一只利箭,抵在自己的喉部,他甚至感觉到了箭尖的锋利。

     气氛异常的沉重,数百大秦兵士围着伏羿,看着一在屋檐一在地上的两人,仿佛两座雕塑般,相互僵持着,他们忍不住闭住了呼吸,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最终,景天深望了伏羿一眼,脚尖一点,跳下屋檐的另一边,消失在了伏羿眼前。

     “呼...呼...”放下弓箭,伏羿才发觉自己的额头已满是汗水,有种说不出的疲惫,虽然没有射出一箭,双手却不停地微微颤抖着,甚至都要握不住手里的弓和箭了。

     仿佛感受到了伏羿的疲惫,追风扭过头来,一双有神的大眼看着伏羿,竟似有些关切,伏羿轻轻一笑,放下弓箭,摸摸追风的马头,转头下令,“朝寿春宫前进,不能让楚王给跑了。”

     “喏!”众兵士应道。

     “等等,”伏羿却又制止,他迟疑了一下,却是指着王城外围的一个方向道:“先去那边。”

     走前,伏羿最后望了一眼景天消失的屋檐处,才策马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