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3.楚国相邦
    ‘咻’

     蒙恬按下了扳条,一只弩箭越过平躺在马鞍上的伏羿,射向了腾起在半空的那道蒙面人影。

     没有躲闪,那人影直接被弩箭射中,而蒙恬的身后,一些躲避开来的精锐军中斥候们也纷纷掏出早已上好箭的弩,瞄向那人影,只待那蒙面人后退便射出弩箭。

     但是那人没有退,而是不管不顾的朝着伏羿扑去,追风速度很快,或者说太快了,也因此导致伏羿身后手拿弩的斥候们不敢射出弩箭,同时也导致这蒙面人更快地便接近了准备起身的伏羿。

     “公子小心!!”来不及赶上救急,蒙恬情急下大声呼喊。

     似乎是有些吃惊,伏羿起身慢了一点,结果当他起身之时,那蒙面人已经落在了追风之上。

     接近了伏羿,那蒙面人手中突现一把黑短匕,然后以极快的速度刺向刚刚起身的伏羿。

     伏羿也没料到这刺客竟如此舍生搏命,被欺进身来,又是骑在马上,手无宝剑,此时的他可谓战力弱到极低点。

     但他早已经历过战场的洗礼,已非在宫中那个娇贵的大秦公子,转瞬之间他便做出决断,身子极力的一侧,让开致命部位,朝着刀子迎了上去,‘扑哧’一声,锋利无比的黑匕首刺穿伏羿的胸侧,没柄而入,离着他的心脏仅仅数寸之隔,但却是无碍之处!!那蒙面人稍稍吃了一惊,还不等他做出动作,伏羿便忍痛顺势一掌打了过来,将他打落下去。

     但就在这蒙面人朝后倒去的时候,左手竟又出现一把黑色短匕,手一抖,这黑匕便要掷向完全没有防备的伏羿。

     瞳孔猛的扩大,伏羿紧紧盯着蒙面人手中那把黑短匕,想要有所动作,但胸处的剧痛却让他难以动弹。

     伏羿的身后,蒙恬离着只有一个马身的距离,但追风速度太快,这一个马身的距离如同天涯之距,无法拉近!!

     难道会死?

     就在伏羿头中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之时,胯下的追风突然一声嘶吼,马头猛的撞在蒙面人身上。

     ‘咻’

     黑匕首擦着伏羿的耳朵飞了过去。

     ‘碰’

     蒙面人摔落在地,然后一道黑影便从他上头一跃而过,这是追风!!

     跨越之际,追风的后蹄猛力的蹬向地面,极速之间,直接踏在想要躲避的蒙面人脸面之上,‘啪’的一声,红白溅了一地。

     石丘之上,一道深紫色的人影看着下方的一幕,牙齿紧咬,“暗夜...太可惜了,为什么要射歪啊!!你真是死不足惜,耽误了大人的大计,可恶。”

     追风停了下来,背上,伏羿按着一片殷红的胸侧的那把黑匕首,紧紧按着,没有拔出,不然会加速出血,这里离军营还有些距离,伏羿可不想死在途中。

     看着蒙恬追了上来,伏羿微微一笑,笑容因为疼痛而略扭曲,但却很是从容,“将军勿急,未伤及要害,是我失算了,虽然料到他们会先派出人手麻痹我等,然后在我们回去时真正地主力刺客再出现偷袭我们,但却低估了他们的搏命程度。”是了,这才是全部的诱敌之策,只不过伏羿在最后一步出了点差错,却差点付出生命的惨痛代价。

     “公子勿言,快请速速赶回营中。”蒙恬急道,说着便回头让所有秦兵们上前快步奔跑紧随两侧,然后他便抬头四顾警戒着,却没有发现那个推下大石的人。

     “带上那具尸体,看看是否能发现点什么,总感觉...”脸色有些苍白的伏羿朝身旁吩咐道,没有将话说完,伏羿便陷入沉思。

     (总感觉这背后有着阴谋,我大秦遵循的是远交近攻之策,那齐国之前一向与我大秦交好,若是齐国想要反秦,那为何会对唯一仅存的楚国见死不救?而仅仅派出刺客来刺杀我,哪怕我深受父尊宠爱,但即使是我死,父尊纵然大怒,也只会是派兵进攻齐国...等等,进攻齐国!?)

     在疾驰马背上沉思的伏羿眼睛突然一亮,他刚要开口,精神松弛之下,胸处的剧痛便让他嘴里的话咽了回去。

     (算了,这话还是跟蒙武将军说吧。)

     +++++++++++++分割线+++++++++++

     营帐内,伤口处被包扎好,伏羿低头看着手中这把质地跟昨夜那两人有些不同的黑色短匕,上面有着两个赵国小字,却是‘暗夜’二字。

     “暗夜...是那夜幕的等级制度还是那人的代号呢...”伏羿自语着。

     “公子,这‘暗夜’是代号,能在短匕上刻着专属代号的皆是夜幕的高级刺客,为数不多。”一个沉稳厚重的声音传来,伏羿抬起头,脸上有些尴尬,门口处,蒙武将军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垂首不敢多言的蒙恬。

     帐内只有他们三人,蒙武拱手行了一礼,垂头道:“公子,犬子有罪,末将特来代其请罚。”

     怎么跟蒙恬一样来这套...伏羿心中无奈,脸上也更是尴尬,他明白蒙武的意思,是说蒙恬不该隐瞒这件诱敌之事,让伏羿陷入险境,同时也是无声的发出进言——公子,你怎么能私自做这样危险的事呢?

     作为始作俑者的伏羿轻咳两声,想要开口解释什么,但张嘴两下,却又说不出口,蒙武可不是蒙恬那种毛头小伙,伏羿想要像对蒙恬那样几句话说服蒙武是不可能的事,最终他只能苦笑着应对着蒙武一句句明里是细数蒙恬罪名,暗里还包含对他的进言的话。

     终于好说歹说的将蒙武送走,伏羿擦擦额头的汗水,心里嘀咕着,‘看来以后确实不能再这样以身犯险,不然就算没出事也得被蒙武将军给唠叨的郁闷死。’

     突然伏羿一拍额头,忙起身出营追上蒙武二人,因为旁边有着别的兵士,伏羿便低头道:“蒙武将军,属下有要事相商,恳请将军移步营内一议。”

     蒙武不动声色,轻轻点头,“随我来吧。”

     帐内,伏羿将自己的猜测跟蒙武说明,他之前在路上突然想到,赵国派遣刺客来刺杀自己这件事十分不合理,赵国王室不可能不知道秦国有不少王族或者高级将臣都知晓夜幕的背后操纵者便是他们,除非...

     “除非那掌管夜幕的贪财齐相后胜并不知晓我的真实身份,或许是有人许以重金,告之那后胜我是大秦某名族之后,是他的仇人之子之类的,买我的性命,所以那后胜便为重金所动,派出了刺客。”伏羿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有些奇怪,“但是为何他们不掩饰一下自己的身份,仍旧拿着那把标志性的黑色短匕?”

     “这是创建夜幕的那人曾经立下的规矩,只是,那时齐国强盛,只要不去刺杀其余六大国的王室,被刺杀的人哪怕是小国的王族,也不会有人去找齐国王室的麻烦,只会反刺杀回去,只是现在....”蒙武开口道。

     “昔日的荣耀么?”伏羿默默念叨着,只是这份荣耀到了国力积弱之时,却已失去过往的豪气,反而显得有些好笑了,“只要我被刺杀,无论生死,只要消息传到那后胜耳里,那买杀的幕后之人便会告诉他我的真实身份,让那后胜恐惧于父尊的震怒,转而为了活命而出兵伐秦,那时,被包围住国都的楚国就有可能会因此而得到一线生机,也就是说,那幕后之人的真实意图并非杀我,当然,若是杀掉才最稳妥,但其本意乃是让齐国出兵解围。毕竟,知道那后胜贪财的并非只有我大秦啊。”

     “那我们若是封锁住消息不让王上知晓....”旁边的蒙恬开口道,说到一半便被蒙武以眼神制止。

     “放心,蒙将军满门忠士,蒙毅将军更是受父尊看好,这些我在宫中便时常听闻父尊夸赞蒙氏勇武,所以蒙将军不必担心我对蒙恬大哥的话有什么想法呢。”伏羿坦然笑道,“而且其实那幕后之人根本不需在意父尊是否知晓我被刺杀的消息,他只要让那后胜知道我是父尊的十三子便行了,贪财之人定畏死,那后胜一定会出兵的。”

     蒙武在旁边不做声,只是轻抚着长须,看着面色苍白而慢条斯理的细细说着、自有一股淡淡威严气势的伏羿,一边听着,一边轻轻点着头。

     “那该怎样应对?”蒙恬问道。

     皱着眉头,伏羿看向蒙武,“蒙将军,可否再替我送一书信给父尊?”

     拿起笔,伏羿在一张羊皮之上写着,同时压制下胸侧的疼痛让字不会变形,片刻后他站起身,“蒙将军,我曾听父尊无意中说过,军中有快速传递信件的隐秘途径,希望您能将此信尽快的送到父尊手上,阴谋毕竟是阴谋,可以力压之。”

     两天后,这羊皮出现在了咸阳宫内秦王政的面前,然后,便有秦使带着秦王政的一份信带着数百大秦禁卫军张扬的朝着齐国行进而去。

     咸阳那边的情况伏羿这边并不清楚,只是在军营中静候着,每天跟那少羽交手一番,然后回营接受漠的按捏治疗。

     只不过伏羿也在提防着那个当日推下大石的夜幕刺客,只是却始终不见那刺客的踪影,伏羿也未曾感觉到任何的窥视跟敌意,那余下的刺客仿佛消失了一般。

     寿春城,王城之内,潨夀宫之中,阁楼之上,华贵的丝帘垂下,隐现内里一张大床之上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闷重的喘息声跟肉体撞击声不时传出,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的气息,而片刻之后,才恢复平静。

     一条如玉晶莹的手臂伸展,将丝帘拉起,露出一张妖娆百媚的面孔,然后一只手又将其往后拉倒,楚王负刍将这面带红晕的妖娆人儿搂在怀中,满足的道:“美人儿,寡人得你,实乃幸事。”

     “绝授能遇见大王,也是一生的幸事呢。”美人儿绝授偎在楚王怀中,神色慵懒,嘴角轻轻上扬,带起一抹似讽刺似泠然的弧度。

     “报,相邦大人请见大王。”突然,楼下传来守卫兵士的通报喊声。

     “又是他,真是烦人,若不是看在他祖上的份上,寡人非得.....哼,”楚王一听相邦二字,便拉下脸来,很是不耐烦,却没注意到怀中美人儿身体稍稍一僵,只是嘀咕归嘀咕,楚王还是起身在一干侍女的服侍下着衣,同时还高声朝下面吩咐道:“告诉他,寡人马上见他,让他不要乱闯上来。”

     楼阁之下,一个身着相服,头顶高冠,发色如雪苍白的俊美男子站在庭中那株桃花树之下,腰身微微有些佝偻,神色复杂的抬头看着阁楼之上,脸上透着一丝如雪苍白的寂寞。

     (PS:本书已出现两位由群中书友友情出演的角色,一为刺了伏羿一刀的悲催刺客——暗夜,由群友‘路人’友情客串,另外一位因为剧情的需要,暂且不说出其身份,待日后再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