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娓娓三世债
    昏昏睡睡中梦见了姥姥端着一碗酒酿圆子,站在房门口对自己骂道:“九丫头!日上三竿了还在睡,小心姥姥的鞭子!”一瞬间打了一个激灵被惊醒,这才发现自己被捆的结结实实。四下环顾,茅草屋中除了草还是草,这个林渊还是挺同情自己,将她丢在了厚一点的草堆上。抬头朝窗口望去,果真是日上三竿了。小九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拈指化去了身上的麻绳。

     这个林渊是挺能打,但是脑子不怎么好使啊。明明知道自己是妖,还用麻绳捆着。最多只能浑身酸痛而已,根本困不住嘛。

     正想着,身后“咳咳”两声咳,小九动作便停住了。

     “你是不是在想,我怎么这么没脑子,用麻绳困住你?”转过头就看见林渊一脸坏笑坐在身后,小九便朝他抬了抬眉。

     “我的目的不是困住你,只是想让你昏的不舒服。况且,你也打不过我。”林渊轻抬右手,手上拿着的正是姥姥的狐石和她那时随手捡的那片落叶。

     “如果我没记错,灵狐穿越时空是需要媒介的。如果没有这两样东西,你就回不去了吧。”林渊饶有兴趣的看着手上的狐石和落叶,指着狐石问:“这就是狐石?灵狐动了情体内才会生出狐石,你对谁动了情?”

     小九一边活动着筋骨一边答道:“那可不是我的狐石,那是我姥姥的。”说罢伸出手找林渊索要:“还我,姥姥说见到你之后要吞下,然后给你说不要回涂山。”

     林渊听了眉间轻蹙,“你姥姥,叫你见到我之后吞下狐石?”

     “恩。”

     “不回涂山?”

     “恩。”

     他低头想了想,问道:“你姥姥是谁?”

     “她叫隽娘,”小九埋头想了一想,接着补充到:“长得天仙一样,喜欢穿一袭红衣,眉间一颗朱砂痣,耳尖有个小缺口。”

     “那你又知不知道为什么要吞下狐石?”

     “不知道。”

     林渊摸了摸额头笑道:“我不认识名叫隽娘的女子,即便那女子是你我也是今日第一次见。况且我从未到过涂山,又如何有回去之说。”他顿了顿,接着抿了抿嘴,“你从哪儿来?”

     “涂山。”

     “只为找我?”

     “恩。”

     “为何?”

     望了望他,小九心想姥姥也没说不准跟他说原因,说了也无妨。定下心来便坐在他对面,“你欠姥姥三世情债,具体怎样我也不知,只知最后一世姥姥不忍你躲不过此情劫,耗尽全部精气也无法救你,便在临终时托付我回到一千两百年前断了这场孽缘。只有两件事,一是让我吞下狐石,二是嘱咐你勿回涂山。”

     林渊听了这番话,沉默良久,“你既是从一千两百年前来,便应知这情劫其中原委。如今我既无心上人也无结姻亲之心,又何来的三世情劫?你既说不知具体内容,又让我如何信你?”

     小九一边摸着自己被勒红的手腕一边说,“姥姥曾把这件事当故事讲与我听,谁知我一听这故事就昏沉想睡,之后她就把这当做睡前故事了。我总是只能记住着青袍簪木枝,梅雨镇,故人居这三个,其他真的没法子。”突然想到了什么,便开始有底气:“若故事是假的,我又如何能通过狐石来到一千两百多年前的梅雨镇?”说到这连自己也恍然大悟“原来当年姥姥体内的狐石就是在这年的梅雨镇生出的。”

     林渊一脸哭笑不得,“照你所说,隽娘现在就该出现。可我遇见着红衫眉心朱砂痣的只有你一位姑娘。”接着他一脸鄙夷,“该不会说隽娘就是你吧?我为何会欠下你三世情债?”

     小九见他脸上的表情便知他并未相信,着实恼火,“我为何要与你说谎?”

     “也许,是想让我放了你。”

     “那我当初又为何偏偏要来找你?”

     林渊一脸戏谑,“我为道你为妖,我又如何得知你的心思。”说着便从布袋里掏出一块花布,朝着小九丢了过来。没料到他会突然出手,小九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也不知那花布哪儿来的吸力,霎时就把她吸了进去。只感觉他把花布裹裹绕绕,便被丢进了他腰间的布袋。小九着实慌了,努力想挣脱,可就是如何都挣不开。不知过了多久,挣扎地累了,便就着四周的花布躺了下来。四周黑暗一片,再困再累再饿也不敢闭眼,恐怕一闭眼就被他灭的灰都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