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靳如顿了一下,道:“他又不是闲人,怎么会天天过来。”

     好吧!看来连相敬如宾都不是,好歹他们是娃娃亲啊!从小彼此就听过无数遍对方的名字。小眉对他们还是很抱希望的,当然若她真的明白宦官是个什么鬼,也许就不会这么想了。

     “总不会将军一个月都不来一次吧!”

     “那倒不是,”靳如想到自己向王夙夜讨的那个承诺,忍不住感到害臊,声音小的不能再小,“他每月二十日时会过来。”

     “咦?那不是快了吗?还有四天。”小眉说。

     靳如微愣:“是、是啊!”过的还挺快的。

     一旁的黄槿找到了机会赶紧说:“夫人不准备一下吗?”

     “准备什么?”靳如呆。

     “将军为了让夫人开心,特地把小眉接来,夫人难道不要谢将军吗?”

     谢?她确实没想过。

     “对对,”小眉接过话,说道,“最好是自己亲手做的。”

     “是啊!”黄槿建议道,“夫人不是学了绣花吗?就给将军绣个荷包吧!”

     绣花?不行,她的针脚太差了,不对,不是这个。

     “他不会戴的,我何必绣呢?”靳如蹙眉说。

     “小姐会绣花了!”小眉一惊连称呼都变回去了,“您拿得稳针吗?”

     靳如被她说的脸红,再想到一开始拿针的怂样,更觉丢人。

     这下就算靳如不愿意绣花,小眉也非得让她绣了,急匆匆的跑到黄莺她们的房间说要针线。

     黄莺一喜,立刻拿出了针线巾帕要跟一起过去。

     “不用了,我来教夫人就好。”小眉没看到黄莺脸色顿变,拿过她手中的东西出了房门。

     原本还以为凭着自己的手艺重新让靳如看重,现在看来是无望了,这个新来的丫头,不仅是夫人的贴身丫鬟,还会针线活儿,那她还有什么机会。

     “来吧!夫人,让奴婢看看您的手艺。”小眉满脸期待的说,还眨巴了几下眼睛。

     靳如嘴角一扯,一把拍开她的头:“你少来跟我撒娇了。”

     “不撒娇您不是还得绣。”小眉揉着脑袋说。

     靳如为难了,她不知道王夙夜喜欢什么,也想不出什么样的花纹适合他,太难的她也绣不也好。

     “不如就紫荆花吧!”黄槿道,“奴婢见上次将军来时见到将军的衣服上绣的紫荆花,很美。”

     小眉挑了黛色的锦缎,拿笔绘出了花型,再串了紫线的针一并递给她。

     靳如接过,在手中看了许久,终于动手绣起来。期间,小眉瞪大了眼睛看着她的手,就为了看她的手抖,谁知靳如却稳得很。

     但是稳不代表能绣好,之前的木芙蓉因为本来就是多层次的花,绣的时候颜色规整好就行,但现在紫荆花只有一层,她的阵脚不够细,一朵花绣下来明显不均匀,很是难看。

     然后四天就在她的无数返工中很快过去了,二十日到了。

     靳如起了个大早,小眉和黄槿忙活着给她梳妆打扮。

     她以为王夙夜早上就会过来,谁知并没有,早餐她一个人用的。好吧!估计中午会来吧!

     到了中午,黄槿一早就吩咐后厨要把饭菜做精致些,还是特地按照王夙夜的口味做的。

     小眉也紧张的等着王夙夜,她还没见过传说的那个长相俊美、蔑视皇帝的权官,既独揽大权又又无需上朝的人。

     王夙夜不用上朝,也不用近身伺候熙和帝,他掌管着禁宫的防卫大权,有神策军统领的身份,所以可以在宫外另置府邸,但他毕竟是太监,即便所有人都怕他,即便万人之上,可若他坚持如寻常官员一般上朝,势必会加快那些朝臣的反心,无论是与他作对的还是臣服与他的,都会极度不满,而他又不能真的把所有官员都杀掉。

     结果,午饭的点过了,饭菜都要凉了,王夙夜没有来。

     屋里的人都沉默了,靳如拿起筷子自己吃了起来,鱼有些凉了,入口有些腥。

     即便如此,大家还是做好了准备,随时等着迎接王夙夜,一直到傍晚。

     有了中午的事,黄槿担心万一王夙夜不来,饭菜再凉了,她便让厨房的人一直准备着,若是王夙夜来了,就直接端上来,若是不来,也不至于过了饭点靳如再吃凉的饭菜。

     她果然还是没信心,毕竟三人都等了一天,从早起就开始紧张忐忑的等了。

     要说还是三个人都是小姑娘,像黄槿,十四岁就懂得了人情世故,但对男人怎么会懂?尤其是王夙夜这样的男人,不可能一大早就过来,然后在内宅里陪靳如一整天。

     天色越来越暗了,眼瞅着饭点过了一刻钟了,黄槿让黄鹂去传膳了。

     靳如既松了口气又失望,松口气是因为虽然为了能过的好一些,但她还是不想面对王夙夜的,他只要站在她面前她就怕;失望自然是王夙夜毕竟答应了她的。

     饭菜如中午一样,比往时多了两道。

     靳如叹口气,执起筷子往鱼伸去,在完整的鱼腹上夹了一筷子鲜嫩的肉,沾了酱汁放进嘴里,刚嚼了一下,黄素就急匆匆的跑进来的说:“夫人,将军来了!”

     “嗯?”来了?靳如惊得一下子站了起来。

     还是黄槿反应快,拿下她手中的筷子,拉着她走到门口刚站好,就看到王夙夜和他的两个护卫景阳景风走进了月门里。

     靳如涨的脸红,不是紧张,而是刚刚被那口鱼肉呛到了,她低着头用力的吞咽着,片刻,终于把那口肉咽进了肚子里。幸好没有刺,她想。

     待王夙夜走到门口,靳如屈膝道:“妾身见过将军。”因为刚刚被噎着,她现在发音有点不清楚。

     “起来吧!”他说,“进屋。”

     景阳和景风没有进来,而是站在门外,屋里服侍的只有如雅院的人。

     桌上只摆了一碗饭,而且是在主位上,筷子上面有酱汁,明显用过。

     王夙夜只扫了这一眼,便坐在了主位的右边。

     黄槿一惊,赶紧挥手让黄鹂去给王夙夜拿碗筷,现在又不好收拾靳如的餐具让王夙夜再坐到主位上,而王夙夜也没有要坐到主位上的意思,她只好硬着头皮,把靳如的碗筷重新摆放在王夙夜的对面,好不那么显得没规矩。

     靳如坐到王夙夜对面,这才看到那条被夹去一筷子肉的鱼,鱼腹上那与其他地方明显不同的嫩白色,昭示着刚刚有人动了一筷子。

     她脸上刚刚褪下去的红色又升了上来,她刚刚吃什么菜不好,偏偏吃了鱼!抬起头对着他笑了一下,笑的有些勉强尬意,更不知第一句话要怎么问。

     问什么呢?将军在外可还顺利?将军忙了些什么?将军吃饭了吗?

     ……啊呸,什么呀!

     一直找不到合适的开场白,靳如把头低的更低了。

     王夙夜看着小脸上表情精彩的人,抿了口茶,先开了口:“最近身体如何?”

     “啊?”靳如猛地抬起了头,看着王夙夜结巴的说,“好、好多了。”

     说完饭桌上就又寂静了下来,靳如忍不住想打自己了,好不容易他提了话,自己怎么就终结了呢?

     对面的人没了话,靳如大感不安,又过了许久,她终于想到了话题:“最、最近天气转凉,将军注意身体。”

     隔了一会儿,王夙夜才淡淡的答了一句:“嗯。”

     然后,又安静了下来。

     ……

     这下,所有人都忍不住嘴角抽搐了一下,分站在门口两侧的景阳景风忍不住默默撇过了头,有一句话是什么来着?没什么聊才会聊天气问候身体健康的,里面那两人不就是很好的在演示吗?

     好不容易终于等到黄鹂把王夙夜的碗筷摆上,靳如想,吃饭吧!这样就不用那么尴尬了。

     黄槿和黄莺站在王夙夜面前给他布菜,小眉和黄素服侍靳如,基本上是王夙夜吃过一口的菜,小眉才夹给靳如。

     等黄槿要去夹鱼肉时,王夙夜说了一个字:“过。”

     黄槿的筷子顿了一下,挪到一旁的白灼虾,给王夙夜夹了一只虾,黄莺立刻净好手给王夙夜剥虾。

     靳如不自觉的抿了一下嘴,不吃鱼是因为她先吃了一口吗?

     大家自然都看到了那条少了一小块的鱼,小眉只好也不给靳如夹鱼,另夹了一块排骨,那道鱼便被凉到了最后。

     漱过口净手后,靳如以为王夙夜就要走了,谁知他并没有走,而是进了里屋。

     靳如愣了用一下,还是小眉推了她一下,她才赶紧跟进去。

     王夙夜坐在榻上,看到她站来门口,便道:“过来坐吧!”

     靳如小步的走过去坐下,有种王夙夜要和她谈谈的错觉。

     然后她的错觉果然是错觉,王夙夜并没有说话,他好像对这种沉默也怡然自得,并不觉得有何别扭。

     所以只有靳如感到不自在。

     未及,黄槿和小眉端了葡萄和蜜糖猕猴桃肉过来,黄槿还给她们两人分别递了一本书,以免两个闷葫芦气氛干。

     出去前,黄槿还特地给她使了个眼色,让她把绣的东西记得送给王夙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