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董府献酒
    且说王旭同曹操晃晃悠悠的相扶出府,酒气未散,头昏脑涨。

     两人带着几个随从,带上三缸上好的东黎佳酿,骑上马匹,缓缓而行。

     王旭从未骑过马,再加上酒劲太大,还未醒来,没走出百尺便从马背跌落下来,摔得皮青脸肿,酒也清醒不少。

     曹操看见,大笑道:“东黎年纪轻轻怎如此不堪,莫非连骑术都未曾掌握?”

     在这个时代不会骑马确实少见,身为一个即将刺杀董卓,从此一将功成万骨枯的英雄少年不会骑马?曹操怎能不笑!

     “有什么好笑的,不会骑马怎么了,马下亦能安邦定国平天下!”王旭揉了揉青红的胳膊,反驳道。

     “唉!笑笑又何妨,一想到以后便喝不到东黎兄弟的烈酒,我这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其实东黎兄弟没必要非要那董贼的脑袋,我一人前往也有自信全身而退,功成名就,你如此才华,与那匹夫同归于尽实属不值。”曹操也下马搀扶王旭,是对其生不出半丝好感,但曹操爱才的心不止一次两次的不舍。

     “已然决定的事孟德兄就不要再提了,董贼万恶难属,旭只想为天下人尽一点绵薄之力而已,我之性命犹如草芥,无甚好可惜的。”王旭微微一笑,不管未来如何,但此时这曹操却是真心为自己好,这份情谊不管有多少仇恨值,那都是真的。

     “两位等下!”在一个僻静的转角,一位老者身披斗笠,胡须皆白,不是王允王司徒又会是谁?

     “两位此去,九死一生,黄泉路上,恕允就送到这了!”王允稽作礼,双眼之中尽是敬佩之色。

     “呵呵,能得王司徒赤足相送,我曹操虽死何惧?”曹操扶起王允,见其光着脚丫,想必是一听到消息就急忙赶来,连鞋都不顾穿,就为了给他们送行。

     “司徒大人对我恩重如山,此去不仅是了却司徒大人的心愿,更是了却天下人心愿,旭不过是一草莽,能与两位大人做这轰轰烈烈的大事,旭甚感荣耀!”王旭也是一拜还礼。

     “董卓耳目众多,两位,就此别过!”王允抱手告别,两人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两人身影越来越远,只是王允却隐约的听到,远处爽朗的笑声,这笑声听起来似欢喜至极,但只有王允看出了这其中的悲壮。

     王允眼角略有些湿润:“风萧萧兮天欲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此乃真英雄也,天下皆寒,唯尔独灼!”

     曹操不再骑马,随着王旭步行到董卓的太师府,由于曹操深得董卓喜爱,一路上畅通无阻。

     “拜见太师!”曹操跪下,行礼。

     董卓居高而坐,身披蟒袍,胡须浓密,体态威武,虽四五十岁,但双眸炯炯有神,携带滚滚煞气!

     这是久经沙场,杀过无数人的一代枭雄才能有的气场!

     “孟德为何浑身酒气,又迟迟才至,让咱家一阵好等!”董卓坐在高台之上,语气微怒,现如今天下有谁能让他这样等的?

     “太师恕罪,只是昨夜小人现一好酒,此酒浓烈香醇,如神仙佳酿,让人欲罢不能,这才不由自己的贪杯误事,望太师责罚!”曹操跪下求罚,可脸上却依旧一脸回味。

     董卓看见曹操这般姿态,不禁好奇道:“哦?这酒当真有孟德说的这般好?”

     董卓也知道曹操是爱酒之人,喝过的好酒数之不尽,但能被他如此称赞的却是第一次!

     “操见此好酒,怎敢独享,这下已命人带来二十几斤,太师一看便知。”曹操说道。

     “哦?孟德能第一个想到咱家,可见忠心,咱家也不怪你了,起来吧。”董卓满意的点了点头道。

     “谢太师,来人,送上美酒!”曹操起身道。

     随着曹操一声令下,王旭携带几个随从抬着三口酒缸上前,然后打开封口。

     随着封口打开,屋中顿时酒香四溢,用上好的杜康,加上王旭全力以赴的酿制,这酒甚至比前世一般的茅台还要香醇,没办法,这原料本就珍贵,再经过蒸馏后的升华,这酒香比之前在司徒府上浓郁几倍不止,自然让人迷醉!

     “好酒,果真是好酒!”董卓闻其香疾步走下,看着酒缸中清澈无比的酒业,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

     “如此香醇,咱家还未尝试便已确认,孟德所言非虚,此酒是咱家有史以来见过最为香醇的美酒!”董卓看着酒缸中两眼放光。

     “呵呵,太师只闻其香,不知其味,这酒最大的特点是劲大,回味无穷,让人魂飞天外欲罢不能!”曹操继续引诱道。

     “是是是,咱家当真是忍不住了,来人,拿酒樽!”董卓大喝一声。

     “太师莫急,请待我等检验一下是否有毒,再找些人试吃一番,没有问题太师再饮,现如今想谋害太师的人越来越多,防人之心不可无啊!”只见李儒上前拜道。

     “去去去,你烦不烦!快点拿来!”董卓不耐烦道。

     “请太师以身体为重啊!难道太师忘了丁原等乱臣贼子了吗?”李儒跪下继续劝谏。

     “李儒你……”董卓也是无奈,心想:这丫的脾气上来也是挺倔,算了,多耽误一些功夫也无妨。

     “太师,李大人说的也有道理,太师不必急躁,既然李大人不相信我等,我以身试酒便是,这般怀疑我的人品,侮辱我的美酒,实在让人难以忍受!”王旭知道是时候自己登场了。

     “此人名为王旭,表字东黎,是这美酒的创始人,这种美酒也只有他会酿造。”曹操介绍道,其面色也微有些变化。

     董卓看在眼里,也知道这李儒过分了。

     “我相信孟德不会害我,再说这府上有上万精兵,就算有肖小之徒敢害我也逃不了这府邸!”董卓也是不以为意。

     李儒看情形如此,虽知道自己多疑,但为了万无一失,还是让王旭试酒为好。

     “既然如此,那就请这位小兄弟试酒吧!”李儒道。

     “拿碗来!”王旭懒得多说,表面一副无所畏惧,可内心却知道这酒有多毒,而且其毒不会瞬间作,其毒会让人在三个时辰内毒身亡,过程毫无所知,再加上酒精麻痹,等身体感觉到异常,便已经毒入五脏,神仙难救,亦没有任何解药。

     王旭接过碗,朝酒缸中舀去……

     看着王旭慷慨赴死,曹操心下暗叹,汉室已然无救,杀一个董卓还会有千千万万个董卓,如今这世道必定破而后立,王允看不出,这王旭亦然看不出,如此愚忠也不是可歌还是可叹,不过忠心赫赫,却值得敬佩!

     王旭袖袍遮住缸口,在缸中轻轻一舀,谁也没看见他左手的拍了右手一下这个小动作,更没觉王旭嘴角此时已轻微上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