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3.流水之誓
    “古籍中记载它来由的那部分已经毁掉,对它的描述只余下了这一句而已。”端木蓉瞥了眼身后木立着的流水,“三生如梦,每一次梦醒睁开眼,便是一生。”

     “既然是梦,便是虚幻,既是虚幻,那便自当消散。”

     “如同轮回一般,每过三天,便会忘去之前所有的一切。”

     “不管是愤怒,是喜悦,是仇恨,还是悲伤,亦或是感动,都会随着梦的结束而消散在心中。”

     “这便是被称为无解的诅咒——三生如梦。”

     流水站立不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流水大哥...”天明担心的望着垂头站立不动的流水,想要上前,刚刚跨出半步便被拉住,他扭过头,盖聂对着他轻轻摇了摇头。

     每过三天,所有的记忆都会消散,再睁开眼,整个世界,都再次是陌生的。即使是以盖聂的心志,也觉得颇有些不寒而栗。

     世间最让人痛苦的,并非是死亡。

     “端木姑娘,真的没有办法吗?”流水扭头看了眼双眼茫然缩在床角的漠,转头看向端木蓉,他的声音变得有些嘶哑,带着希望,却隐含着更深的绝望。

     端木蓉摇了摇头。

     “这样啊...”流水转过头去,这些天来,他早已对端木蓉的医术有了稍许的了解,正是因此,他才会这般的觉得绝望。

     “能不能...让我和她单独呆一会。”良久,流水才开口请求道。

     众人对视了几眼,最终一一走了出去,走在最后的月儿将门关上,透过逐渐合拢的缝隙,她看着里面的二人,在心里默默的祈求着,‘流水哥,你一定会找到治好漠姐姐的方法的。’

     门被关上,屋内变得安静。

     流水呆立了片刻,才迈出脚步,朝漠走去,但还未走到床边,他便停了下来。

     床角处,漠仍旧那般缩在那里,脸上没有表情,但那双之前从未显露过任何情绪变化的眸子中,分明的带着一点点的怯意。

     她在害怕我...

     停住脚步,流水往后退了两步,蹲了下来,与床角的漠平视着,脸上努力的露出微笑,“不要害怕,我不会再靠近,更不会伤害你,无论发生了什么,我都不会伤害你。”

     “所以,请不要害怕我..那样,会让我也害怕起让你觉得害怕的自己来。”

     沉默了一下,流水笑着喃喃的自语起来。

     “前日,盖大叔问我愿不愿意跟他学剑,我说不愿意,但是,其实我说谎了,我很想学剑,学了剑,我就能让那些想伤害你的人在碰到你之前就消失在你的视线之外...”

     “但是啊...我在害怕,我的过去在记忆中仍旧是一片空白,只是,这一身的血腥味却怎么也掩盖不住,若是我学了剑,便会再次染满鲜血吧,从头到脚都是...那样的我,还能呆在你身边吗?身上的血,会弄脏你吧...”

     脸上仍旧带笑,眼角却已挂着点点晶莹。

     “那天晚上,就是你陪我入浴的时候,我回忆起了一个画面,那应该就是以前的我了,有人包围着我,想要杀我,而我却抱着一个人。我很想哭,既觉得悲伤,又觉得愤怒...悲伤是因为怀里的人,而愤怒却是对自己。”

     “怀里的那个人,我想,就是你吧...而现在,我在这里,没有任何事,你却变成了这样...我没有保护好你,是我不够强吗?若是能变强的话,怎样的后果我都可以承受...”

     喃喃自语着,泪水从眼中流下,双目无神的流水无法看到,此刻他的双瞳正发生着不可思议的变化,原本棕黑的瞳子在逐渐变得幽黑,仿佛深不见底,一如璀璨无边的夜空,连人的灵魂都会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噔’

     一声轻响,让流水回过神来,他朝前望去,顿时呆住了。

     原本缩在床角的漠,不知何时起身半跪着,朝流水这边稍稍倾斜,一只手撑着前倾的身子,一只手缓缓抬起,好似要轻抚着什么似得。

     那双眼睛,仍旧带着茫然,却紧盯着流水。

     她...

     流水的身体颤抖起来,这是太过兴奋的表现,而他原本正在变化的双瞳也停了下来。

     “你是要...”流水站起来,朝床边走去,站在床沿边,他看着仍旧半跪在床上的漠,那双眼睛,一直随着他而移动着视线。

     犹豫了下,流水的双膝碰在床沿上,往前倾下,就像漠的姿势一般。他抬起头,小心的观察着漠的神色,没有变化,他才试探性的往前挪动了一步,就像是婴儿般的爬行着。

     漠的双眼,仍旧盯着他,原先的那抹怯意,早已消失。

     放下心来的流水再次往前挪动一下,已经近了,但仍不放心的他还是再次抬起头确认漠的态度。

     她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不知是否错觉,流水好像觉得她也在期待自己的靠近。

     咬咬牙,流水继续挪动着。

     一下,再一下,随着这一下下的爬行,他那双已经变得有些幽黑的双瞳逐渐回复成那棕黑的样子,那对普通而寻常的眼睛。

     手掌最后一次放下,流水抬起脸,漠就在近在咫尺,他又闻到了那股若有若无的清香,那是叶的清香。

     微微探脸过去,流水将脸贴在漠抬起的手上,脸颊触及到的,是如玉般的清冷柔软,但他分明能感受到,从这手掌延伸过去,那颗被迫清空的心发出的求救,她在寻找着这陌生世界里让她觉得温暖的存在。

     伸出手,流水将漠揽在怀里,少年的嘴里,轻声说出他将为之行动一生的誓言:“三天过去,当太阳升起,你睁开眼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在你面前,任何的事都不能阻拦到我,从现在,到以后,直到我找到治好你的方法,或是——”

     “——我死的那一刻。”

     门外,端木蓉站在庭院中,清冷的面庞上有些犹豫,突然,身后传来‘吱呀’的一声,脚步声逐渐接近,然后一个透着坚定的声音传到她的耳中。

     “端木姑娘,你之前只是摇头,那是指没有办法,还是说有办法,只是认为我做不到?”

     端木蓉转过身,看着面前的流水,目光随即看向流水身后的漠,这一眼,令她的神色微微一变。

     漠看着她,或是看着周围的眼神,都带着茫然,唯有看着流水的时候,眼中流露出的,是依恋。

     那份依恋,绝非刚才他们独处的短短片刻就能培养出来的。

     沉默片刻,端木蓉开口道:“三生如梦,出现过八次,每一次出现,都有我师门的先辈竭尽全力想要治好它,但都失败了,不过,也并非没有收获,至少,有了一个猜想。”

     流水的神色一振。

     端木蓉却冷笑一声,“只是,我为什么要将这个猜想告诉你?我之所以摇头,并非你所猜想的那样,而只是因为我不想告诉你罢了。”

     “治好你们的盖大叔,就已经是我格外破例了,不要做过多的奢望了。至少,她还很健康。”

     说吧,端木蓉转身毫不犹豫的离去,走前又抛下一句话,“不要再提这件事,不然,将你们赶出去。”

     流水望着端木蓉远去的背影,心中苦涩,但他却也无法反驳端木蓉的话,为了救盖大叔,他已经失去了求端木蓉救治的资格。

     不过...

     回过头,流水对盯着自己看的漠露出微笑:“我不会放弃的,至少,我已经知道,有一个治好你的可能。”

     (PS:唔,漠将不会是三无了,顶多算两个半了。然后,培养感情的平淡日子将要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