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6.苍狼王现
    就在流水失神之际,身边响起了动静,他醒转过来,转头一看,只见另一辆马车已被舍弃,总共四匹马改作拉着这一辆,同时有不少非必需品全被丢弃,顿时,整只队伍前行的速度变快了不少。

     “这是?”流水愣愣的看着,他的心中仍在焦虑,一时间,没有想出此举的目的。

     “后面追着的人名叫苍狼王,他在等待黑夜的到来,趁黑动手!”少羽解释道。

     “喔…”流水应了一声,过了数息,他才身体一震,醒悟过来,但随即又有点疑惑,“即使这样,我们的速度仍旧快不过狼群。”

     “这个我知道,只要在天黑前跑出狼群的领地就行了。”天明抢着道,小小年纪的他,虽有些紧张,却看不出对将要到来的生死危机的恐慌。

     “但是…”流水望了一眼天际,那轮橘红夕日已经落下大半,“万一他提前动手怎么办,不若我们先下手为强,或者分散逃走…”流水的语气稍有些急,说到后面,却突然停住。

     “要是大叔没受伤,什么苍狼王,两剑就能打败他了。”天明恨恨的道。

     “!”

     “流水!”

     “流水大哥!”

     两声惊呼,少羽跟天明皆睁大眼看着,突然抬手狠狠一口咬住手掌的流水,他似乎用力很大,鲜血从他嘴边滴下。

     松开嘴,流水闭眼深呼一口气,垂下的左手上,掌下沿处一个极深的牙印不断的渗出血来。

     “没事。”流水睁眼,对着车内的几人道,脸上复又露出微笑:“关心则乱,我只是让自己冷静一下而已。”说着,流水觉得自己的左手被一双小手握住,他转头看去,一直静静的站在他身后的漠双手将他受伤的左手捧起,漠然的小脸凑上去,闭上双眼,如玉如冰的脸蛋轻轻的,小心的抵在他手掌完好的掌背上。

     感受着手背的轻柔触感,流水的眼神变得愈发冷静,亦愈发坚定。

     对漠安危的忧虑让他焦急起来,失去了冷静,刚才的两个提议,一个风险太过巨大,比起飞蛾扑火好不太多,一个则太过自私,若是分散,那重伤的盖聂一定会是那苍狼王追杀的重点目标。

     无论哪个,都是用别人的性命来换取漠的安全。

     流水不能允许自己做出这种事来。

     若是换的话,也只能是用他自己的。

     平静的看着这一幕,盖聂的眼中似乎掠过一丝欣喜。

     天边的夕阳快要落下,车顶之上,点起了两支火把,

     狼群怕火,这样可以保护车中的天明几人。

     天边,最后一丝残阳落下,大地,陷入了黑夜的笼罩。

     车队,还是没有跑出这片平原。

     一直紧跟在后面却不超过的狼群突然加速,越过车队,将仍前行的车队包了起来。

     马嘶吼了起来,车队,停下来了。

     所有的项氏族人骑在马上,都握着长剑,围着马车,面对着不远处一双双充满野性的幽幽绿瞳,黑夜中,这些绿瞳仿若无数漂浮着的鬼火。

     提着一张短弩,流水站在车顶上,望着后方,他让漠呆在了车厢中,自己爬了上来,身后是握着长戈的少羽,他抬头四顾,黑色的夜幕下,一声声狼嚎此起彼伏,若是胆小些的人,连胆都会吓破。

     豪迈的将皮囊里的酒一饮而尽,随手丢开,少羽握着长戈,舞动几下,对着不远处的狼群大喝:“放马过来吧!”

     下方,天明握着盖聂的那把剑从车厢中钻了出来,警惕的守着。

     三个人,分别守着不同的方向。

     车厢中,盖聂静坐着,他看着对面安静坐着的漠,那张漠无表情的小脸,看不出任何的情绪波动。

     一阵风突然吹过,将车顶的火把吹灭。

     一直扫视四周寻找苍狼王的流水突然心中一个咯噔,眼神一凝,望向正后方。

     隐约间,他看到一道身影正以极快的速度纵跳着朝这边接近。

     “小心!敌人在后方!”毫不犹豫,流水发出了警戒的大喊。

     流水的提醒不可谓不快,但却仍是迟了。

     马车后面的几人听到流水的声音,稍微迟疑了一下。

     这是致命的一下。

     夜色下,一道身影恍若鬼魅,在迟疑的几人马背上纵过,半空中,一道道血液喷出。

     车顶上,流水紧握手中的短弩,他感觉到掌心有冷汗,跟冰凉的木柄交融一起,令他觉得很是不适,但是他不敢松手。

     只是极短的片刻间,数人便死在这个苍狼王手上,甚至,流水都未看清那个身影的全貌,更别提看到他是如何出手的,只看见一道道身影从马背上栽下,倒在血泊之中。

     这个家伙,比那个大块头要可怕的多!

     眼角余光突然瞟到什么,流水瞳孔猛地一缩,那是!

     原主人倒下的马背上,一个带着半张狼牙铜面具的男人悄无声息的站在那里,面具上的两个窟窿里,只看见一双跟狼一般无二的幽幽绿瞳,垂下的双手上,一对铁爪闪着冰冷的寒光。

     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这个男人,流水手中的短弩对准,但他没有射出,因为,他没有把握,而且,若是射出,那他手上便没有别的武器了。

     流水很谨慎。

     似乎抬眼瞥了流水一眼,苍狼王身影一动,在夜色的掩护下,瞬间便消失在流水的视线中。

     但仍旧被流水捕捉到了一点点。

     在下面!

     这马车的底部绝对不薄,那种武器是无法瞬间破入的,那么钻到下面会是什么目的?

     偷袭!

     流水快速转过身,往前跑去,低头一看,便正看到那苍狼王出现在站在车厢前的天明的右后方,森寒的铁爪已经举起,便要挥出!

     ‘嗖’

     一支弩箭射出。

     听到声响,那苍狼王便下意识的收手后退,后退的一瞬,一支弩箭从他眼前直射而下。

     “天明小心!”此时少羽也反应了过来。

     伸手擦擦鼻尖,苍狼王冷哼了一声,鼻尖处,一道擦痕渗出了血滴。

     身影一动,苍狼王便抱手出现在车顶,他低头注视着脸色平静的与他对视的流水,又抬头看了眼一旁的少羽,失望而又不屑的道:“首领在搞什么,这样的废物,哪值得我出手!”

     “呀!!”从车厢前跳到地面天明一声大喊,直接便将手中的剑朝着车顶的苍狼王扔了出去。

     苍狼王只是随手一挡,便将剑挡飞,落在车厢前。竟被一个小孩率先出手,他似乎有些动怒,鼻尖的微痛让他确定了出手的目标,朝着身前不远的流水冲去,刚踏出两步,他便侧身双爪朝前后同时一挥。

     ‘锵’的两声,少羽掷出的长戈与马车前范师傅射出的弩箭同时被苍狼王打飞。

     这让少羽几人不由大惊,这苍狼王,好敏锐的感官,好厉害的身手。

     “流水,退后!”少羽毫不畏惧的冲来,挡在流水的身前,但只是两招,便被苍狼王制住,单手掐住脖子,提了起来。

     “少羽!”少羽双手紧紧地捏着苍狼王的手,在半空不断的挣扎着,马车旁,项梁跟范师傅急切的呼道。

     单手提着少羽,苍狼王往后撇过头去,身后,一袭白衫,盖聂举剑指着他。

     “盖聂。”苍狼王口中缓缓吐出这两个字。

     “把人放下。”握着剑,盖聂的气势让人心悸。

     但是,苍狼王的双眼注视中,盖聂握剑之手上,一滴滴的鲜红从指缝中落下。

     “如果你让我放开他,那为何,你自己不过来?”少羽无力的不断挣扎,苍狼王却只是回头对着盖聂反问着。

     马上,项梁一惊,他看到,车顶上,盖聂背部的白衫上一抹殷红逐渐加深,心中暗道,‘不妙,盖先生的伤口又裂开了,如果他跟苍狼王交手的话,会被杀死的。’

     “你已经受伤了。”盖聂没有说话,苍狼王却继续说道,“连你自己都保护不好,还要从我手上救人。”

     “你们谁也别想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

     松开手,任由少羽倒下,苍狼王转过身,对着盖聂,“先从你开始,没有你的打扰,所有人都是我们的美味晚餐,我会慢慢享受这难得的时刻,啊哈哈哈哈。”

     苍狼王仰天放肆的大笑,他的身后,流水看着近在咫尺的苍狼王,就这样毫不在意的将他的背,无防备的对着自己。

     因为在苍狼王的眼里,自己毫无威胁吧…

     因为很弱,所以没有威胁。

     可是,真的没有威胁吗?

     在一种莫名愤怒的驱使下,流水抬起右手,对着仰天笑着的苍狼王的背部,刺了过去。

     出手的一刹那,流水的眼神变得冰冷无情,那是连他自己都陌生的眼神。

     盖聂吃惊的抬起头,这是?

     笑声在夜空回荡,苍狼王却突然感觉身后骤然爆发一股气势,那是,仿若将整个夜空染红的杀气,就像是一把染血的利剑,刺入自己的身躯。

     这一瞬息,苍狼王的余光瞥到身后流水刺出的右手。

     没有逃,好似野狼一般敏锐的直觉提醒着他,逃不掉。

     亦来不及转身,靠着直觉,苍狼王右手从肋下穿过,铁爪对着那只刺出的手迎了上去。

     没人的手能比自己这铁爪更坚硬,更锋利!这是苍狼王的想法。

     但是,下一瞬间,他那面具下的双眼便忍不住睁大了开来。

     那只手,从铁爪的间距中插入,好似一把宝剑,卡在其中,带着巨大的力道,突出的手指刺进他的背上。

     ‘噗呲’

     这是什么?苍狼王低头看着自己心口,那里,一个血洞出现,他隐约看见,血洞之处,无形的空气扭曲着,好似一把利剑。

     ‘扑通’

     死死地睁大着双眼,苍狼王倒了下去。

     保持着刺出姿势的流水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的双眼,看着自己伸出的右手,右手周遭,无形的空气微微扭曲着。

     这…是什么?自己…刚才杀人了?

     (PS:好吧,剧情的改变,将要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