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46.回归命运
    “!!”刺军明显吃了一惊,这个声音....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即使是刺军,也只觉得眼前一花,接着就看到一个面白无须的老者站在伏羿身前,那张脸上,满是皱褶,加上僵硬无情,简直像是一张死人脸一般。

     “十三公子,老奴来迟了。”这老者却正是当日处置泄漏伏羿身份的苏嫔妃的那个老宦官,自称老奴的他转身对着伏羿躬身行了一揖,就这样将背面暴露给紧紧数步之外的刺军。

     面对这个如此之大的破绽,刺军却动也未动,因为他很清楚的知晓面前这个看似老迈的老家伙的可怕。

     他一个人不是对手!

     ‘嗖’

     一句话也未言,刺军直接退去,消失在山路上,毫不犹豫。

     体内内力耗尽的伏羿站起来,缓缓走到崖边,低头看去,却只看到奔流不止的淮水,以及长在崖壁跟淮水接触线上的几棵孤零零的歪脖子树,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漠身负剧毒,已经异常虚弱,从这种高度摔下,又被水流冲走...

     伏羿默不作声的低头看了半响,开口道,那声音,却是有些嘶哑,“我该怎么称呼你。”

     “公子可以称老奴为吕奴。”自称吕奴的老宦官低眉道。

     “吕...”伏羿轻念出这个字,此时已近中午,他又呆立了片刻,突然发问:“你刚才应该早就赶到了吧。”

     “...”吕奴静默一下,才答道:“是。”

     “为何不出手。”伏羿转过身,语气平淡,但是他双眼之中,瞳孔边上的那圈极致之红简直像是两道血剑一般直指吕奴。

     “十三公子...越来越像大王了。”似是在感叹,吕奴看着伏羿,他仿佛看到了多年之前,那个亲手摔死赵后的私生子,又将吕相逼死的大王,当日,也是这个语气,这个表情,抹去了吕相的一切。吕奴又复垂下眼,平静的道:“老奴接到的命令是保护十三公子,至于十三公子想要保护的人,就需要十三公子自己去保护了。”

     目光移开,伏羿没有做声,因为,他无从反驳,他清楚吕奴说的没错,他认同吕奴的说法。而且同时,他也明白吕奴为什么不出手救漠,父尊想看到的...是一个足够理智,不被任何事物羁绊住的自己...

     所以伏羿没有怨言,但是,他的心头却好像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那感觉,好难受啊...

     “视众生为棋...”伏羿自语着,他的目光,停在上方的山壁上,那里,有一颗突出的老树,一个鸟巢筑在树干上,一只说不出名字的母鸟刚刚飞回,正在照顾着窝里的几只幼鸟,而在树根之处,一条花纹接近树皮的正吐着蛇信,慢慢的接近着。

     “一切都只因我还太弱了...”伏羿转头又看向崖下,“所以现在的我需要一点外力...吕奴,听闻我大秦也有一跟‘夜幕’一般的刺客组织,你知道吗?”

     “十三公子是在问‘罗网’吗?”吕奴恭恭敬敬的低头站在旁边,答道,“老奴正是‘罗网’的领头人。”

     “想要对付刺客,就要用更厉害的刺客才行,我会向父尊求得命令,从罗网里调集人手,吕奴,你,也要出手。”伏羿的心情逐渐归于平静,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将‘夜幕’覆灭!

     “在来之前,大王便令我一切都听从十三公子之言。”吕奴应道。

     “那...”伏羿瞥了身后的吕奴一眼,“便尽早行事吧。”

     “是。”吕奴垂首应下。

     上方处,未察觉到危险的母鸟仍在照顾着幼鸟,那条蛇,已经离它只有两尺之距了!

     “我...曾经以为自己有足够的力量能够守护我所重视的东西,所以对有些潜在的威胁都视若不见,但...我错了。”伏羿伸手将背上的长剑拔出,这把剑,虽非当世名剑,却也锋利非常,伏羿单手持着,眼神幽远,“唯一能让我重视之物安全的方法就是,将一切可能对其造成威胁的因素,明面的,隐藏的,都全部铲除!!”

     ‘呛’

     长剑脱手,一声剑鸣,钉入那上方的老树干之上,将那獠牙显露的毒蛇斩为两段!!

     “走吧。”伏羿转身朝山下走去,转身的那一刹那,一滴晶莹从他眼角滑落。

     漠......

     ++++++++++++分割线+++++++++++++++++=

     时间倒转,片刻之前,那崖底之下,淮水之上,一棵歪脖子树干上,一个一袭宫装的神秘女子站在其上,一条轻纱两端缠绕在脑后的发饰上,遮掩住了她的双眼,她静静的站在那里,脚下的淮水仿佛都被其影响,放缓了速度。

     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扑里’

     突然上方传来了声响,她抬起头,便看见一个人影在急速的落下。

     这似乎在她意料之中,她只是伸出右手,平举着朝那身影托去,那一只如玉葱白的手那般细弱,却好似巨神之手一般,平缓的止住了那掉下的身影。

     这掉下的身影右手衣袖不见,裸露在外,肌肤发黑,却正是身负剧毒的漠,此时,她已经陷入了昏迷。

     “这是...原来东皇阁下那粒药丸的祛毒之效是用在此处。”轻声自语一句,那神秘宫装女子轻轻一指点在漠的眉心之上。

     仿佛开启了什么开关,漠肌肤之中的黑气开始渐渐消散,与此同时,她的发色也在逐渐改变,一步步的化作紫色。

     抱着发生了不可思议变化的漠,神秘宫装女子脚下轻轻一点,便飘向了水面,踏水而行,顺着淮水拐了一个弯,消失不见。

     空气中,只余下一句话在回响。

     “...既然你已经跟那人见了面,那就可以回归你本来的命运了,从今日起,你便是阴阳家的少司命。”

     (PS:从开头的引子起,写到今天,终于正式的写出了少司命这三个字,洒家突然有种莫名的激动,不知看到此处的诸位,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