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56.剑圣叛逃
    伏羿曾让‘罗网’收集过阴阳家的情报,自然知晓所谓‘少司命’乃是阴阳家两大护法之下的大长老之一,乃是一个代表着身份的特殊称谓,而非名字。

     带着青铜鬼面的少年转头静静的看着星魂,虽未再多言语,但是后者却分明能感受到他那不容置疑的坚定。

     “少司命乃是阴阳家极为重要的人物,我也无权决定她的去留,不过,”星魂话音一转,“替公子去询问一下东皇大人还是可以做到的,望公子稍候些时日。”

     “不管有多重要,她也先是我大秦子民,再是你阴阳家的人员,难道,你们阴阳家自觉凌驾于我大秦之上?”伏羿微眯起眼,随着他冷然的言语声,一股无形的压力骤然浮现,空气都仿佛沉重了一些。

     “阴阳家绝无此意,公子,是星魂表达之误。”星魂欠身行礼。

     “嗯,我刚才所言并非是询问,只是要你告诉你们当家的罢了,他同意与否,并不重要。”伏羿抬头看着檐上,挥挥手,“来人,送星魂法师。”

     星魂迈步而去,踏入院门的一刻,他往后瞥了一眼,轻轻一笑。

     月神,不知让这十三公子见到她,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呢?我想知道,你隐瞒着的,是什么。

     庭院之中,就在星魂的身影消失的时候,檐上的那道身影也转过去,似是要离开,但她刚转过身,伏羿便出现在她面前。

     “今日起,你就得随身侍奉在我身边。”伏羿看着那双紫色漠然的双瞳,那抹薄纱挡不住他的视线,一切,都是那么相似。

     但是却也只是相似而已。

     不仅是发色与眼眸的不同,她比漠要更漂亮,也更漠无表情,更难看出心思。

     但是伏羿却觉得自己能看出来,这是他的直觉。

     或许,不,是一定,她与漠有着关联,是姐姐?是妹妹?伏羿的心头浮现着这些念头。

     沉默着,被称为少司命的少女身影一晃,便侧移掠走,但她刚要踏上边墙,伏羿便已再次拦在前面。

     依旧没有说话,她只是换了个方向,却仍旧被阻拦在边墙处,如此数次之后,少司命停了下来,站在树下,抬头望着墙上的伏羿。

     “不要再…”伏羿正欲言,忽然一怔,院子中,一阵风吹过,刮下数片叶子,飘然落下,掉在少司命的脚下。

     树叶,更多更多的树叶,绕着一双芊芊玉手回旋着,少司命捏着一个手印,对着伏羿一印,手边的无数树叶仿若鞭子一般,急速掠过天空,抽向伏羿。

     树叶组成的鞭子速度极快,但是还未接近伏羿,墙上便已经不见了伏羿的身影。

     他出现在少司命的身前,靠的很近,不待她反应过来,便伸出双手,抓住少司命的双手,稍稍用力分开,往前推去,直到她的背抵住了树干。

     少司命看着自己被压在两侧的双手,却动不了,就像是失去了控制一般。

     下一秒,她那双一直漠然凝视一切的紫色双眸也忍不住睁大了起来。

     隔着一抹轻纱,按着少司命的双手,伏羿俯首轻吻,四唇碰触,探舌隔纱轻舔。

     仿佛是惊呆了一般,少司命只是睁大着双眼,一动不动,浑身僵硬的任由伏羿轻薄着。

     良久,伏羿抬起头来,看着面前表情漠然,双瞳失去焦距的少司命,话语中不自觉的带上了命令式的语气,“这是对你反抗的惩罚,若是下一次再想逃走并且对我出手,惩罚会更重。从今日此刻起,你要随身跟着我,绝不准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再见到她的一刻起,伏羿便感觉到了自己的心意——他要占有她。

     数年前曾在天佑院远远的见过一面,而后在外见到了漠,而今又下定决心占有她,到底是因为当初那一面而对具有同样气质的漠下意识的有了亲近的感觉,还是如今因为怀念漠才想要占有面前这个少女?

     谁能说清呢?

     也不需要说清,因为伏羿已经行动了。

     有些霸道,又有些不容反抗。

     有些事,就算是做错也总比错过好,若犹豫,若迟疑,也许会在日后全部化作悔恨。

     于是,从今日以后,伏羿的身边多了一个总是形影不离的人。

     而阴阳家方面则很奇怪的保持了沉默。

     ‘呛’

     武阁之中,伏羿望着手中断裂的长剑,随手丢下,拱手行礼道:“多谢盖师父的指点。”

     对面,一袭白衫的盖聂提着一把寻常的青铜剑,点头说道:“公子的剑势已经成熟,盖某现在亦不敢轻易言胜了。”

     两人的旁边,轻纱遮面的少司命静立在旁,仿若与世隔离,只是目光掠过伏羿的时候,漠然的双瞳会有一点点的波动。

     对盖聂的赞言,伏羿并不认同,从回咸阳到现在,他一直按盖聂所言练习着,比如对一只抓来的笼中鸟出剑,要在鸟惊起前出剑触到笼子;又比如斩中闭眼静立的盖聂等等,进步确实不小。

     但离着被称作‘大秦第一剑客’,在江湖上素有‘剑圣’之称的盖聂,差距仍旧不小。

     不过,也算有了还手能力,而且若是想逃的话,也绝对能逃掉。

     伏羿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玉瓶,递给了一旁的少司命,空气中,一股蜜香弥漫。

     看到少司命用手指蘸着蜜小口小口的吮食,虽然依旧漠无表情,但是伏羿能看出她的眉梢微微的上挑一点——这代表着她心情很好。

     有些满意的点点头,伏羿转过头,思索一下,对着正在擦拭着剑的盖聂开口道:“盖师父,你曾说过,两个剑客交手,若是都投入了心神精力进去,就能隐约感受到对方的内心想法,是吧?”

     “…的确如此。”盖聂擦拭剑的动作微微停滞一瞬,复又眼神专注的看着手中的剑,然后将其插入到鞘内。

     “希望,我的箭不会指向盖师父你。”伏羿深深的看了盖聂一眼,微微顿首,“盖师父,告辞了。”

     伏羿与少司命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只留下盖聂一人,他站在院中,拿起一剑,横于面前,缓缓拔出,古朴的握柄,剑身隐隐浮现的花纹,上有‘渊虹’二字。

     随着剑被缓缓拔出,寒芒内敛的剑身上反射出一双如剑出鞘般锐利而坚定的双瞳。

     “可以出发了,希望他无恙…”

     不久之后的一日,大秦第一剑客盖聂叛逃。

     月夜之下,郊外,伏羿与盖聂面对而立,一旁,少司命站在追风边上。

     (PS:具体的时间洒家一时没去整理,总之,伏羿与少羽同岁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