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28.步步紧随
    清冷的月光之下,苍白长发散落,景天看着不远处那走廊的出口,眉毛微微皱起,眼中所视的一切告诉他,那里空荡无物,但是他的直觉却一直在警醒着他,那里,有不明的东西存在!

     一步一步,景天缓缓迈动步子,或许那里有未知的东西存在,但他有自信,无论是什么,都伤害不了他。

     近了...

     伏羿呆站在原地,并不是动不了,而是在那双仿若星芒的双瞳注视之下,他有种奇怪的感觉,若是此时自己一动,就会惨死当场,这个叫景天的男人...实力深不可测!所以他在等,等待可能的机会。

     ‘沙沙’

     庭院的一角突然响起一个轻微的响声,在这只有虫声跟风声的院中,显得很不协调。

     景天瞥了一眼,一只通体毛色紫幽,只有左眼圈毛色为白的狸花猫从那阴影中走了出来,嘴里叼着一只倒霉的鸟儿,抬着头看了景天一眼,姿态优雅高傲的扭头甩尾离去。看着那只猫,景天冷峻的面庞变得柔和,嘴角也微微上翘,然后当他将目光移回到走廊出口时,却已经不再有那种奇怪的别扭感了。

     停在走廊出口处,景天低头看了一下,走进走廊,步伐不快,似乎在寻找确认着什么。

     ‘咚.咚’

     伏羿感觉心脏在不断的激烈跳动着,刚才趁景天被那只猫吸引注意力的时候,他小心而快速的逃离进走廊,虽然急切,但他还是冷静下来让自己不要在经过的路上留下什么痕迹。

     而景天之前带给他的那种压力虽然稍稍减弱,却如芒刺在背,紧随不放,伏羿心知,那个男人定是跟了上来了,虽然有药丸护体,但在那个白发男人的面前,药丸也不能保证伏羿无恙。

     大楚相邦景天,这个男人,是跟盖聂师傅同一级别的顶尖高手!!

     伏羿从相邦府的高墙上跳下,身后隐隐的威胁感让他的额头渗出冷汗,往左是通往外城,但是那里却不好逃离,城墙之上可是有着重兵把守,若是平常倒无事,但身后若跟着那个男人,伏羿心中也无把握。

     咬了咬牙,伏羿转头看向右侧,稚嫩的面庞上充满坚毅之色,他所看的方向,是大楚皇城!

     伏羿离开后的片刻,夜色之下,一道有些佝偻的身影悄然出现在伏羿之前跳下的相府高墙之上,一头白发飘扬。

     高高的天际,繁星点点,残月当空。

     大楚皇城之内,伏羿靠在一座宫殿的围墙上,脸色疲惫,眉头紧锁,他已经在这皇城的外围圈行走了许久,但是那种如芒在背危机感却仍然存在。他对自己的直觉很有信心,这样想来,那个白发飘散的恐怖男人应该也追进了皇城之内。|

     那家伙就不怕被发现吗?即使身为大楚相邦,深夜如无紧要之事擅闯皇城也是一样大罪名,真是个固执的家伙!伏羿叹了口气,抬头看了眼高高的墙壁,也罢,只能闯进这宫殿之中了,这个地方地处偏外,应该不是要紧地方,不会有什么高手坐镇。

     伏羿学着那个夜幕刺客的动作,犹如一条壁虎般,几下便窜上了墙,跳了下去。

     片刻后,阴影中,景天走了出来。

     他停在伏羿窜上墙的地方,打量一下,陷入思索之中,其实他并没有发现什么痕迹,但却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一路而来,也是凭着他的直感行事。

     景天往前走出几步,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眼,再转头看看前面,又回身过来,抬头看看,如夜色般冷峻的脸上变得柔和,却也显得复杂,然后一跃而起,纵上了墙头。

     另一面,伏羿之前跳下墙后,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座楼阁,还有楼阁之前那一棵桃花树。

     那股笼罩心头的危机感让伏羿来不及多想,便朝着楼阁走去,走近时,他才发现,这楼阁的门,却是开着的。

     有着药丸的效果在,伏羿也不惧怕,直接从门内走入,里面却是乌黑一团,竟没有烛光。伏羿内力入眼,匆匆扫视一下,没有发现人之后便寻到上楼的环梯,脚步轻盈的朝楼上走去。

     上楼之后,伏羿便看到一道珠帘之后,一个妖娆身姿的人影正站在窗前抬头看着夜空,他没有在意,扭头打量着四周,然后便听到一个慵懒、柔和的声音,“今晚的月色不错吧,十三公子。”顿时,伏羿的脸色变了。

     +++++++++++++++分割线++++++++++++++++++

     景天从墙上跳下,他看着面前的楼阁还有那颗桃花树,面色寂寞而带有一丝哀伤,缓缓前行,走到桃花树下时,忍不住伸手抚摸着那树皮粗糙的桃花树。

     “相邦阁下,为何深夜闯入我这潨夀宫中啊。”一个景天时刻铭记的声音响起,像是美梦被惊醒了般,景天前行几步,抬头看着楼阁上,一扇打开的窗前,一个妖娆的人儿依靠在那里,面色冷然的看着他。

     “我...”景天说不出话来,看着那熟悉的人,却带着陌生的神色,一个在庭院中,一个在楼阁上,有如天渊之别。闭上双眼深深呼吸,景天的神色逐渐平静,睁目抬头,“我乃是为追寻一刺客而来,事从紧急,望勿加阻拦。”说完便抬腿朝楼阁内走去。

     “我一直站在这里赏月,夜色深了,却也只看到了相邦大人一人,不过若是相邦大人执意的话,那这潨夀宫中上下,大人也请随意,只是希望不要惊扰到后院中的下人,扰人清眠,也容易落人口实。”那美人儿轻笑一下,一手扶着窗沿,另一只葱白玉手把玩着胸前一缕青丝,若有所指的说道。